小品《买证》

这是我们小品的视频,这个视频会更完整的表现这个剧本的内涵,希望大家多提宝贵意见谢谢!

作者:侯越刘洋陈帅王宏飞辛秀史秋雨

拍摄: 吴英玲

人物:四人,同学甲、乙;骗子师、徒 ;招住宿老太太、卖卡大妈(徒客串)。

道具:桌子一张碟片若干简历两份证书若干旧款墨镜一副近视眼睛一副头巾一条马扎一个运动帽一顶人民币250(一张100三张50)电话卡一连布兜一个

首演演员:

同学甲——王宏飞(饰)

同学乙——刘洋(饰)

师傅——陈帅(饰)

徒弟——史秋雨(饰)

招住宿老太太、卖卡大妈(徒弟客串)。

剧本正文

(飞手拿简历上场,兴奋)

飞:同学们,晚上好。今天的相声由我来给大家说,什么?你问刘洋去哪啦,这小子找着工作兴奋的好几天睡不着觉,见面就是一句“听说了吗?我签了!”。连十五舍六个楼层打扫卫生的大妈他都通知个遍,没工夫跟我说相声了。没关系,我自己也能把相声说好,因为大家都知道,无论到哪,我都是主要演员!他一个配角,有他没他都无所谓。今天的相声,我主要是说呀……

洋:(拿简历,从观众席入场)同学们,我在这呢,听说了吗?我签啦哈哈哈(夸张的大笑),***听说没,我签啦!老师,知道了吧,我签了!(飞在台上无奈的数数)

飞:诶诶,刘洋,过来!

洋:大飞,听说了吗?我……

飞:我知道我知道,你签了对吧!

洋:诶,我告诉你了吗?你咋知道呢?

飞:行啦,就你这么咋呼,地球人都知道了。

洋:我是不是太招摇了?

飞:我就不明白了,今天好不容易有机会我自己跟大家说段相声,你非上来跟我捣乱。

洋:啥,说相声?那哪能少了我呢?大家都知道,无论在哪,我都是主要演员啊!

飞:你得啦!我现在看见你我就闹心。

洋:你闹什么心呢?

飞: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别人面试过,唯独我命苦。

洋:王宏飞,为什么脸红?

飞:找工作累的!

洋:怎么又黄了呢?

飞:简历被单位给毙了(极度悲痛)。

洋:怎么回事?

飞:我就不明白了,咱也不是不努力,花了不少时间做简历,你看学的什么photoshop、cad、ufo、cctv啥的,人家怎么就相不中我呢?刘洋,这是为什么呢?

洋:这个问题比较尖锐。难道是简历有问题?

洋:(接过飞的简历,仔细翻看,然后点头)明白了。

飞:怎么回事?

洋:你缺!

飞:你们才缺呢!

洋:我们是说你的简历,缺内容!

飞:没有啊,我觉着我这简历挺充实啊!你看看,这字,密密麻麻的

(洋翻开自己的简历,逐个展示)

洋:那咱们就看看,奖学金证书,有吗

飞:(无知的摇头)没有~

洋:学生干部证书,有吗?

飞:没有。

洋:三好学生证书,有吗?

飞:没有。

洋:(翻自己简历)我再找找看,诶,新生才艺证书,这张总该有了吧?

飞:这张啊(抖包袱)——我都没见过

洋:乱七八糟证书,你总该有几个吧?

飞:那个,那个,教师资格证、毕业证啥的我倒是有。

洋:看了我证书,发现自己的问题没有?

飞:发现了

样:说说。

飞:我缺啊!!!!平时没努力,现在也没辙啊!

洋:不,有辙!

飞:有辙,那么多证书,上哪弄去啊?

洋:买呀!!

飞:这奖学金证书,是教务处发的;三好学生证书是校团委发的;优干证书,是学生处发的。咱倒是想买,人家学校也不卖啊!

洋:学校不卖,自然有卖的地方。

飞:那上哪能买到啊?

(雨扮一老太太上台戴近视镜,围头巾,东张西望)

洋:诶,你看没,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飞:这就是买假证的,我咋看不出来呢?

洋:这就不知道了吧,咱哥们上了四年大学,没学会别的,就学会看人了!这眼睛,看人一看一个准,看看她挺大岁数还带着副眼睛,一定是个有文化的人,出入校门甬道十分熟练,可见多年在学校活动。

飞:恩,我看她鬼鬼祟祟,东张西望的,一定是做贼心虚!

洋:你看你都看出来了,有文化,常年在校活动,做贼心虚,那必然是卖证的无疑!!

飞:有道理,兄弟真是好眼力。走,去看看!!

雨(主动迎上来,神神秘秘的):同学,住宿吗?

洋:(惭愧,生气)住——

雨:咱这条件……

洋:不起啊(下台)

雨:诶,大屋、实墙、有电脑,便宜……(追下台去)

(洋飞匆忙离开,后面雨追赶下台,洋飞二人上台)

飞:你不是这四年就学看人了吗?你不是看人一看一个准吗?

洋:飞,这马有失蹄,咱不是看走眼了吗。谁还不能犯点错呀,下次一定不会错!

(雨戴一顶运动帽和墨镜提着布兜拎着马扎上台,坐下)

洋:飞,这回不会错了,你看那位大妈,这站相,这气质,一定不是普通老太太。看她戴那副墨镜,绝对是作保密工作的,这个一定没错!

飞:再相信你一回,去问问!

雨:(从兜里拎出电话卡)200,200

飞:你怎么回事?

洋:这怎么回事,又走眼了?不对啊怎么又错了呢?

(雨不时念叨200,配合飞和洋的对话,于是洋飞相当气氛,走到她面前)

洋:多少钱?

雨:20

飞:10块钱卖不?

雨:卖

洋飞:不买!

(洋飞下台,雨追下)

帅:(帅悠闲自得上台)经商,经商,全凭眼光,看准了你就赚,看不准你就赔个精光,什么?你问我是干什么的?我给你介绍一下吧,02年我山西卖过假酒,03年广州卖过口罩,04年安徽卖过奶粉,瞧您这意思不相信啊,中国有句俗话啊,叫人不可貌相 ,海水……老凉了,还有点咸,自从我搬到师大商圈,也就是小市场附近,我的生意是越做越大,大一的我卖他镜子窗帘接收机,大二的卖他考试资料复习题,大三的卖四二级答案,大四的我还有一些新的打算……

雨:(雨抬桌子上场出厂,)师傅,跟着你我是倒了大霉了,你看你整天啥也不干,就耍嘴皮子。(放下桌子)你做生意不就是十六个字吗?信口胡诌、拼命忽悠、借坡下驴、顺水推舟

帅:这你就不懂了,做生意凭的是智慧,没智慧的人就要多出力气,要不我用你干吗?

雨:就你那智慧,上次咱进的那几张盗版碟,现在你一张还没买出去呢!

帅:你着什么急,那得等机会嘛。

雨:啥机会啊,你说人家卖盗版碟,都整点电影,大片什么的,你倒好,弄了一堆老掉牙的动画片,我看你卖谁去。

帅:不给你亮亮本事你还瞧不起我,今天,我就把那几张破碟给你买出去!(洋飞上台)看见没,生意来了。快上去接客@!

雨:(抗议的)师~傅!!

(雨过来招呼洋飞)

洋:停,我们不住宿!!

雨:住宿?

飞:我们不买卡!

雨:我不卖卡呀!

帅:回来,你这完蛋玩意儿,怎么这么笨呢,话都不会说。(对二人)来,两位兄弟,要买东西吧。

飞:这个,我们主要是想要买……

帅:等会,你不必告诉我,我知道你要买啥!

飞:这倒挺新鲜,那我要卖点啥呢?

帅: 西服倍挺,脑门倍亮,看起来还挺像,怎么着兄弟,文化人啊?

飞:是(得意的)

帅:既然是文化人,那你就得买点高雅的东西!

飞:(对洋)证书高雅吗?

洋:不知道,是吧。

帅:那我知道你买什么了,(口气确定的说)你买碟,对不对?

飞:碟?(意外,不屑)

帅:你不用解释,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到桌子前,从底下拿出几长碟片)。看看没有?肯定适合你,(拿出一张碟) 《变形金刚》。

洋飞:啊?

帅:这不太合适。这个《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

飞:这也看不懂啊,能不能整点成熟的(狡黠的)?

帅:我知道了,你要的是这个(躲出去很远,小心翼翼打开衣襟,里面露出几张碟片)看看,《一个女人和七个男人的故事》。

洋:你太了解我们飞了!这都看出来了?

洋:飞啊,让你平时收敛点,你就是不听,这都让人看出来,色即是空啊!

飞:哪有,(问观众)有那么明显吗?

洋:(点头)恩!!

飞:拿来我看看!

帅:(马上躲开)不,不能看,这玩意能在这看吗?这些人呢,拿回去慢慢看呗。

飞:是哈,那多少钱?

帅:(伸手,伸出五指)50!

飞:(觉得有点贵)50块钱……这……

帅:(对洋)你看你这位兄弟,一看就是讲究人(洋惊诧),有钱(更加惊诧)你说我就要他五十,我要是要一百,他能不给吗?我就是要……

飞:行了,五十,就五十了,在说就一百五了。拿过来吧,我要了。给你钱。(付钱拿碟)

洋:快拿过来看看。

飞:你急啥,比我还急。恩?《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葫芦兄弟》、《八仙过海》?

洋:(掰手指)我算了,果然都是一个女人和七个男人的故事啊。

飞:这不是动画片吗?我还以为三级呢。

帅:没错啊,我这不就是上集、中集、下集三集吗(飞翻看三张碟片)?

飞:这都什么什么啊,咱走吧。

帅:(对洋)别走,我看出来了,这位哥们,你要买东西。

洋:我咋又要买东西了?

雨:(把帅拉到一旁,小声对师傅说)师傅,我寝室还有个宠物,因为那东西,查寝的时候,还被罚了20块钱呢,帮我把它处理了呗。

帅:没问题,这事师傅给你办了。

洋:那你看我……

帅:(手指洋)王八!

洋:诶,你怎么骂人呢你

帅:不是不是,我不是说,你是王八。

洋:这才对呢

帅:我是说啊,你是乌龟。

洋:对,诶,你怎么又骂人啊?

帅:不是不是,你得买乌龟。

洋:我没事我买什么乌龟呀我?

帅:我先问你几个问题,往那边看,**(指男主持人),什么感觉?

洋:没感觉。

帅:旁边,穿裙子那个,***(女主持人),什么感觉?

洋:(呆,流口水)

帅:(没注意洋的变化)什么感觉,诶呀诶呀,怎么回事这是(拿出纸巾擦洋嘴角)

雨:师傅,他怎么流哈喇子了?真恶心!

帅:大家都有这个常识啊,流口水,那就是有胃病啊!

洋:流口水就是有胃病?

帅:对,没错!

雨:师傅,那我看你那胃也不太好啊(用手擦帅嘴角)

帅:一边去,说啥玩意呢?

【小品《买证》】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