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艳羡于腰缠万贯的商贾一掷千金的潇洒。

也有人,惊奇于香车宝马绝尘而去的豪迈。

而有人,在物欲横流的滚滚红尘里,苦苦追寻:幸福的真谛是什么?

虽然,曾经的意气风发豪气干云已被岁月的风沙无情的侵蚀,渐渐消弥在无痕的风中。但每天面对数十双灿若星辰的眼睛时,我仍不敢有一丝一毫懈怠,认真负责地教好每个孩子的信念如根植于大地的幼苗,在我的心中茁壮成长。

躬身杏坛十七载,无数次面对朝气蓬勃一如初阳的孩子被远离社会,头颅被深深地埋进了书山题海,没有了星期天,没有节假日,没有了本该具有的少年锐气和青春活力,甚至还有人发出“宁可坐牢不愿读书”的悲叹时,我迷茫了。为什么?为什么承载着为学生一生奠基的学校,竟让孩子畏如牢笼?为什么本应让孩子充满快乐的学习,被异化为简单的灌输?为什么亲如伙伴的书本,让孩子们变成了无数飞散在空中的白蝴蝶?

面对这一切,我苦苦思索:教育的原点在哪里?我的幸福又在哪里?难道我们教师仅是一个“知识的二传手”?难道我们的工作仅是涛声依旧的摆渡?难道“时间+汗水“是我们教师唯一的法宝?

直到20XX年冬月,我接触了高效课堂,它的出现给我迷茫的心灵打开了一扇亮堂堂的大门,它的出现让我这位迷途的苦行僧找到了心中的圣境,它的出现为我多年的探索明确了方向。“知识的超市,生命的狂欢。”“教育即人学”“相信学生,解放学生,发展学生,利用学生,成就学生。”这些震耳发聩的理念如一个个火种点燃了我心中的激情。《杜郎口旋风》《我给传统课堂打零分》《高效课堂22条》《高效课堂九大范式》等书籍如一股股清泉流入了我干涸的心田,我一次次被震撼了,激励了,点燃了……

无数个静寂的夜晚,我远离白日的喧嚣,独坐灯下,进行着每天的静修。逛论坛,写日志,探理论,诉衷情。银屏闪闪神思动,翰墨飘香独烛明。

课改,光有理念是不够的,课改更多应是一种行动研究,“坐而论道”不如“做而论道”。我率先在自己的班级进行了课堂研究和实践,在我的带动下全校11个班级都积极参与了课改。现在我校已确立了以“135高效课堂为主阵地,以自主管理为核心”的自主教育体系。“让每位孩子在追求完美的过程中体验成功的快乐”已成为全校教职工共同的信条。以博客和博客圈为载体的样本研修方式已初具规模。省市县多家媒体已先后多次对我校课改进行了报道,我校已成为崇阳课改的窗口学校。时至今日,已有天城、青山、众望、白霓、武汉二十三初中、通山杨芳等学校近400余人次到我校学习和交流过,高效课堂的影响已辐射到周边县市。课改让我校成为崇阳教育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第斯多惠说过“教学的艺术的本质不在于传授,而在于激励、唤醒、鼓舞。”当孩子们在课堂上自主学习、热烈讨论时;当孩子们在课堂上大胆发言、阳光展示时;当孩子们把课堂当成青春牧场自由驰骋畅想欢歌时,当孩子们享受学习的乐趣、体验到成长的快乐时,我陶醉了。一种幸福的感觉充盈着我的全身。我想,教师的幸福莫过如此吧!

我的幸福已经来临。虽然它来得迟了点;但毕竟,它来了!

向幸福出发,与课改同行,一路泥泞,一路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