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领导、各位评委、各位来宾:

大家上午好!

我是来自松柏中心学校的王艳,我演讲的题目是《家访触动心灵的旅程》。

1993年我师范毕业,成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从事教育工作近二十年了,担任班主任工作也近二十年。家访对我来说并不陌生,不过过去我的家访对象大多是调皮捣蛋或是成绩差的学生。

去年秋季,开学伊始。我校“课内比较学,课外访万家”的活动就轰轰烈烈开展起来,按照学校统一安排,我、柯贤杰老师、王康老师我们一起走访我班的19个学生家庭。

韩欣雨,我班个子最高的女孩子,特别不爱说话,和同学也不大合群,见到老师总是脸一埋低头就走。我们三人决定先去她家看看。下了一个星期的雨,天终于放晴了,趁着周末好晴天,我们一行三人来到韩欣雨家,她家在一个小山包上,有十来户人家散居在小山包上,家家都是小洋楼,就她家还是三间老土坯房。因为下雨房内潮湿,道场的铁丝上晒满了衣服被褥,连走道都没了,一踏进她家门,一股霉味扑鼻而来。对于我们的突然来访,韩奶奶显得十分高兴,连忙招呼我们坐,韩欣雨懂事地端来茶水。倒是他的妹妹韩佳欣,好像很怕人,躲在奶奶身后,露出一双眼睛怯生生的瞄着我们。当我们说明来意,老人打开了话匣子,为了挣钱盖房,韩欣雨刚上学时,她妈妈就去武汉打工,一年也就回家过年。他爸爸也到处打零工,只有没活干时,才回来几天。姐妹两个跟着快七十岁的奶奶,奶奶算是文化人,年轻时当过代课老师,但家里地多活多一人白天黑夜连轴转,也无暇顾及姐妹俩。韩欣雨就充当了妈妈的角色,洗衣做饭做家务,照顾妹妹的生活。

“那您和她妈妈谈过要求她回家吗?”我急切的问。听到这个问题,老人显得很激动,忿忿地说:“怎么没说过,可她总是说钱没挣够不回来。现在两个孩子连她妈妈的电话都不接,都不认她那个妈,只巴恋我。”老人疼爱地摸摸小孙女的头,接着说,“只是可怜了我这两个孙女,小孙女从一岁多到现在和她妈妈呆在一起的时间还不足五个月。”说到这儿老人哽咽了,我的心不由得揪成一团,()我女儿和韩佳欣同岁,她五年了才见过妈妈几次面,而我每天下班回家,女儿做完作业,都还要向我撒撒娇,要我背一背或者抱一抱……看看低矮潮湿的房屋,看看年老的奶奶,我们能说些什么呢?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们三个沉默了,都在想着各自的心事,我在心里只懊恼:为什么韩欣雨把头发绑得乱七八糟时,我不能帮她把头发梳顺,而是要批评她呢?为什么她不爱说话,和同学不合群时,我不去和她谈心引导她,而是对她不闻不问呢……

家访在继续,我的心也一次一次地揪起来,我班19个学生,两个孩子没有妈妈,一个无父无母,三个长年跟着爷爷奶奶。彭菲菲,一个刚转入我班的女孩儿,一岁多时母亲离家出走,至今未归,十年来她和爸爸相依为命,爸爸已经五十岁了,颈椎、腰椎都有严重的毛病,做一天活得歇好几天。每天放学回家做完作业,她还要做饭做家务,照顾爸爸的生活。但这并未影响她的成长,她乖巧懂事,学习自觉,成绩较好。是老师得力的小助手。

……

说实话,从教以来,我的心灵没有受到如此强烈的震撼,总以为感动离我们很远很远;总以为孩子们还没有长大,不谙世事;总以为父爱母爱给他们撑起了心头的荫凉,他们正享受着童话般的幸福……一次次家访的经历,颠覆了我心中许许多多的“总以为”。从此,我的课堂有了更多的关爱,事实上,我态度的转变也很快从韩欣雨同学的表现上显示了出来,下课了,她常和同学跳皮筋,踢毽子,见到老师主动打声招呼,而我,作为他的老师,又何尝不是有了长足的进步。

家访是一次心灵的旅程,它让我走进了孩子们的故事,被故事中的人物感动着。我要做一个坚定的麦田守望者,撑起一把爱的绿伞,跟孩子们牵手走过童年岁月。

“访万家”活动还在继续,我也会将我的家访活动进行到底!我深知来回的路很长很长,但我坚信路的远方一定有灿烂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