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参加了市小教培训中心举办的作文教学培训班。昨天是第一天的培训活动,聆听了两位专家的讲座。一天坐下来,五六个钟头,腰背多少有些不适,但心中却是充实的。

夜深了,思绪万千,无法入眠。

想的最多的,竟然是个人成长的“写作”历程。

小时侯,父亲是晓师的语文教师,三年级起,他就要求我写日记。起先,觉着新鲜,每天一篇;后来,不知要写些什么,变为周记;再后来,成了月记;再再后来,无疾而终。好在父亲一向开明,并不逼着我去写。

从上初中起,并没有人要我写,我却一天一篇写的很勤。最期待的生日礼物,便是一本硬壳的有着好看印花的日记本。到了读师范时,居然一天不写便无法入眠。工作后,可写的东西更多了,日记本越积越厚。

生了孩子后,开始写“宝宝日记”。没写几篇,被婆婆发现了,坚决不让写,说会伤了眼睛、累了身子。老人的话不敢不听,只好停了。开始几天很不适应,毕竟是十多年的习惯了。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人也懒惰了。一晃孩子十多岁了,日记的事儿再也没续上。

工作后,写了些论文,在省市区级都获过奖。后来,论文满天飞了,便没有了兴趣。

有段时间遇到些事,居然写起诗来,在乡镇杂志上发了十来篇,因为停刊,也便歇了手。

有时候,有感于时事,便写自己的想法,拉拉杂杂的,怕树敌太多,只自己看看。

现在的我,经历了一些事情,心态平和了,少了些棱角,也不想去争什么,便又记起了曾经的梦想:写故事,为孩子写故事。只是还未曾好好的思索,不知该从何入手。

可能是家的温馨滋长了我的懈惰,真的应该做点事了。

看到袁浩老师仍在为小学教育事业奔忙,心底升起丝丝敬意,同时也深感惭愧。作为一名小学语文教师,正当发奋的时候,我应当为作文教学做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