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在一档电视的娱乐节目上听到一个新的词汇,中女人。版权所有者是那个高高瘦瘦的歌星——梁咏琪。当记者采访她时,她灵机一动,没有小女人如水的温柔,没有大女人精明独立的高傲和冷漠,那理所当然就是中女人了。   其实很早就有人预言。以后社会会向中性化迈进。前几年,女权运动还轰轰烈烈地进行着。大街小巷,报纸电视,哪里都是关于女人经济的独立,关于女性的解放,关于吃饭付钱的AA制,关于让男人来承担生儿育女的责任。而社会体制的形成并非是一朝一夕的,改变也非轻而易举的。什么观点视角刚出现的时候总是会略带激进色彩的,慢慢地,就会逐渐步入正轨。我想就是中性时代的来临,而中女人就是中性时代的一个特征,或者还会出现中男人。   中女人集合了小女人一点点的温柔,大女人一点点的独立,不用像小女人一样细声细气地说话,不用在男人面前鞍前马后地微笑,不会在漆黑的夜,孤独落寞地彻夜守侯不归的男人,然后嘤嘤哭泣。也不用像大女人一样整天地挺直瘦弱的脊梁骨,穿着中规中矩的职业套装穿梭在谈判桌上,眼神凌厉。也不会在男人面前表现出咄咄逼人的气势,而内心的脆弱和柔软无处可去。中女人自爱,不过分要求自己,也不过分要求别人。她们善于平衡,不隐藏自己,真实坦率。   在这里,我们假想一个中女人的模特。她们崇尚张曼玉的穿衣哲学,把不同的元素糅合在一起,比如一套比较正式的服装会加一些柔软的点缀,丝巾,绣花的腰带,流苏,可爱的小背心,薄薄透透的蕾丝,于正统中稍露一些俏皮和妩媚。比如穿一条柔和的连衣裙会外加一件帅气飘逸的风衣,或者在上面点缀一些硬朗的配件,闪光的金属物件,稍硬挺的皮片。看上去温柔却不失刚劲。她们不会像小女人一样整天逛街,去健身房,讨论化妆品的价格和效用,也不会为了一个毫无意义的节日,把自己的一整天埋在厨房。他们也不会像大女人一样连看一下自己疲惫表情的时间都没有,在电脑面前毫无节制地虐待自己的肌肤。对着自己的丈夫和孩子虚弱地道歉。她们把时间分成两半,一半给自己,一半给社会和家人。她们有足够的能力让自己游刃有余,不强求过多,也不贬低自己。在工作中,不需要别人的期待和施压就可以干得很漂亮,却不会为工作委屈自己,随时都有离开的勇气和条件。   或者中女人只是一种理想状态,在小女人和大女人的中间,毫不偏离。而已经有很多的女人已经处在小女人和大女人之间。有自己的经济基础,有一定的生活品位,最重要的是自爱。她们是生活重心不是男人,不是工作,而是自己。   中女人任性但不蛮横,她们明确地知道自己需要多少分的浪漫,多少分的轻松,多少分的责任。于是就像知道要在自己的那杯咖啡里加多少白糖,加多少奶精,加多少伴侣,然后在喝着咖啡的时候在慧智的嘴角缀一枚笑意。   一张加薪的通知,一杯香醇的咖啡,一场风花雪月的电影,都可以让中女人很开怀,中女人的欲望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的幸福和快乐,成就和满足。   说着说着,很多人就问这不是小资吗?小资是一种形式,一种生活态度和状态的概念,已经有很多人站起来说小资虚伪,矫揉造作。或者是有人冒用了小资的名义故作纯真。生活有多种形式,只有真实的,顺应人心的这种才会得到认同得以普及。而中女人比小资更内在,可以不讲形式,像枝蔓一向随你延展,只要你是健康生长。 中女人会像茉莉的清香一样,在你的不经意间,窜向你的鼻子,让你无法抵挡。会像冬日午后的阳光一样,把温暖和光亮毫不掩饰地带给你。因为她们不必难为自己就可以照耀他人,于是她们的目光自得,言语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