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 要]针对婴幼儿对象的特殊性,基于大阅读的理念,从公共图书馆婴幼儿阅读服务的责任和使命出发,探讨婴幼儿大阅读服务的对象和需求,并从大阅读的服务空间、服务资源和服务活动三个层次分析公共图书馆如何开展婴幼儿大阅读服务。

[关键词]图书馆;大阅读;婴幼儿阅读

1 引 言

当今社会是阅读的时代。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以及各种新技术在阅读领域的应用,阅读的内涵和外延日益在扩大。阅读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我们称之为大阅读的时代[1]。婴幼儿是大阅读时代里的一股新生命、新势力。婴幼儿阅读的重要性越来越得到认可,公共图书馆如何为其服务是一个需要深入研究的课题。美国很早就开始重视婴幼儿的阅读服务,他们认为,0~3岁是养成儿童阅读兴趣和学习习惯的最佳时期[2]。英国99%的公共图书馆都开展了面向婴幼儿――“蠕动读者”的服务[3]。国际图联为婴儿和学步儿童专门制定了图书馆服务指南,并介绍了发达国家图书馆的婴幼儿阅读服务,如美国的“出生即阅读”和“做好学习准备”、英国的“阅读起跑线”、日本的“与宝宝共享儿歌”、德国的“宝宝爱读书”等[4]。在我国内陆,婴幼儿这一群体往往被遗漏或边缘化[5],公共图书馆很少面向3岁以下的婴幼儿开展阅读服务,图书馆界尚未意识到婴幼儿阅读的重要性。

本文从公共图书馆婴幼儿阅读服务的责任和使命出发,探讨婴幼儿大阅读服务的对象和需求,并总结其特殊的服务特点,在此基础上,从大阅读的服务空间、服务资源和服务活动三个方面提出公共图书馆如何针对婴幼儿的年龄特点,开展婴幼儿大阅读服务。

2 公共图书馆婴幼儿阅读服务的责任和使命

0~3岁是培养儿童阅读兴趣和阅读能力的关键阶段。《公共图书馆宣言》将“从小培养和加强儿童的阅读习惯”列为十二项使命之首。根据《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的目标和要求,促进0~3岁儿童早期综合发展;广泛开展图书阅读活动,鼓励和引导儿童主动读书[6]。面向0~3岁婴幼儿开展阅读服务,既是图书馆的责任和使命,也是实现社会价值的需要。

3 公共图书馆婴幼儿大阅读服务的对象和需求

婴幼儿大阅读服务的主要对象应包括:婴幼儿、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员、法定监护人、看护人员、教育工作者和其他工作内容与婴幼儿有关的成年人(如表1所示)。婴幼儿的阅读特点会随其月龄增加而出现显著变化, 同时婴幼儿获取图书馆服务需要依赖其父母或其他监护人。

婴幼儿喜欢阅读。0~3个月的宝宝会好奇地注视颜色鲜艳的物体。6个月以后的婴儿喜欢抓握有玩具性质、特殊材质的书。1~2岁后,幼儿喜欢翻书、搬书甚至撕书,此时给“幼儿阅读的过程就像是一个与家长共同游戏的过程。既让幼儿享受到阅读的乐趣,也让幼儿享受到父母的爱”[7]。进入2~3岁,幼儿喜欢与生活相关的故事和儿歌[8]。而有阅读障碍的弱势群体,如有视觉、听觉障碍的婴幼儿,更需要特殊的阅读服务。总之,针对0~3岁婴幼儿的阅读服务要“量体裁衣”,要研究其成长发育规律,才能实现有效的阅读指导。让父母等抚养人认识到早期阅读的重要性也是婴幼儿阅读服务的重要部分。刚出生的宝宝在阅读方面就像一张白纸,爸爸妈妈只有经过精心设计才能在上面画出最美丽的图画。图书的选择、讲读的技能,都需要图书馆人员的积极引导和帮助。

4 婴幼儿大阅读服务的目标和特点

婴幼儿是一类特殊的未成年人,美国凯瑟琳・斯诺教授曾描述0~3岁婴幼儿的阅读能力:能够通过封面认识不同的图书,能够指认书本上的物体,逐渐有目的地涂写等[9]。为了达到这些目标,婴幼儿阅读服务也有其特点:1)宽泛性。婴幼儿大阅读服务对象不仅包括可以正常阅读的婴幼儿及有阅读障碍的特殊弱势群体,还需要将相关人员包含进来,尤其是对婴幼儿父母正确的阅读理念和讲读技能的普及。2)介入性。不同于成人阅读的个性、自主选择,婴幼儿及其父母在图书选择、阅读方式上都有很大的困惑。这个陌生的领域,需要图书馆馆员积极主动介入,让家长等相关人员明确阅读的重要性,引导其正确阅读的方式。3)玩乐性。婴幼儿大阅读服务强调阅读活动的玩乐性、趣味性,希望孩子在阅读中感到快乐。爱玩是孩子的天性,要设计具有吸引力的阅读活动,让其享受阅读。4)动态性。婴幼儿不同月龄,其阅读内容和目标都不一样,是动态变化的,阅读服务可以连续、系列地开展。随着月龄增大,可以一直参与图书馆各年龄阶段的阅读活动。

5 婴幼儿大阅读服务的内容

遵循婴幼儿的阅读特点,从空间场所、大阅读资源、大阅读活动三个层次给孩子营造阅读氛围,带来美好的阅读体验,激发阅读兴趣,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

5.1 空间场所

图书馆是人与人交流的空间。图书馆可以激发人的阅读兴趣,启发人的智慧和灵感,开拓人的视野和胸怀。[10]开展婴幼儿大阅读服务,需要充分挖掘其作为空间场所的价值。图书馆可独立开辟0~3岁婴幼儿的低幼服务区域,围绕“安全、童趣、温馨”来营造出一种“阅读家”的感觉。比如选择大开间的房间,保证光线充足,区域利用软隔断划分,选择安全的装饰材料,色彩鲜艳,使用活泼有趣的桌椅、书架、阅读标记。如英国拉夫堡儿童图书馆里的婴幼儿活动区,任由孩子做着各种攀爬、跳跃、唱歌、读书。日本的儿童图书馆普遍设有婴幼儿阅览专区、玩耍区域,供孩子们使用的洗手台、饮水机、小马桶、给宝宝喂奶的房间,非常人性化。

除了开辟低幼服务区域,还可以 “空间再造”,打造婴幼儿主题空间,如玩具馆、绘本馆、涂鸦馆。玩具馆里放置滑梯、木马、跷跷板等游乐设施让孩子玩耍。绘本馆,以绘本借阅、讲故事为核心业务,通过阅读的引导,互动的剧场表演,用立体交互形式去培养孩子主动阅读的能力和探索知识的热情。通过空间再造设计主题性婴幼儿空间,既可以使去图书馆阅读内化为孩子的习惯,又可以给孩子提供活动和交往的空间,创造社会经历,还可以使孩子在这个空间里与专家、家长交流,增加见识,得到阅读指导。此外,还需要拓展服务的辐射范围,延伸至儿童保健医院、早教中心、孕婴商店、儿童游乐场以及社区居民的生活中。 5.2 大阅读资源

5.2.1 图书馆为0~3岁婴幼儿合理配置各年龄阶段以及指导父母亲子阅读的馆藏必不可少,如为6个月之前的婴儿准备对比强烈的卡片、发光读物,培养孩子初期的认知能力;为6个月至2岁的婴幼儿准备立体的触摸书、玩具书;为2至3岁的幼儿准备涂鸦书、绘本。如英国公共图书馆“阅读起跑线”项目,为不同年龄段的婴幼儿发放一个免费的阅读包,里面一般有硬纸板书、童谣书、绘本、父母阅读指南、推荐书目等 [11―12]。另外,大阅读不应局限在纸本书,听音乐也是阅读,是“听读”。ECRR曾提出发展婴幼儿阅读能力的5项活动,即唱歌、对话、阅读、写作和游戏[13]。阅读是从躺在妈妈怀里“听读”妈妈哼唱的儿歌开始的。

5.2.2 专业人员。开展婴幼儿大阅读服务,要激活人的资源,包括专业馆员、婴幼儿研究领域专家、志愿者等。为0~3岁婴幼儿进行阅读服务,需要提高馆员全面的专业素质。馆员充满爱的眼神和行为是提高服务质量的前提。懂得婴幼儿的心理发展规律,知道如何与婴幼儿相处、沟通,不仅是引导其阅读、培养阅读兴趣的基础,还是与父母们沟通交流的共鸣话题。图书馆可以招募早教志愿者,定期为婴幼儿服务,为父母提供亲子阅读技巧。这不仅可以提高图书馆的吸引力,还可以补充图书馆馆员婴幼儿方面的知识,提升服务能力。

5.3 大阅读活动

现代图书馆是以人为本的图书馆,要让人走进来,在这个第三空间交流和互动。应根据婴幼儿的发展特点,联合多方机构创新活动,打造经典服务产品,不拘泥形式,不带商业性,吸引更多的父母及婴幼儿参与,让孩子们有丰富有趣的阅读体验。

5.3.1 提供经典形象的大阅读服务产品。可爱的小动物、憨态可掬的卡通让婴幼儿充满亲切感。“图书馆”这个抽象概念,如果能具象化为可爱的、充满童趣的经典动物或卡通形象,无疑对孩子具有极大的吸引力。如英国“阅读起跑线”中的蓝熊俱乐部设计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卡通蓝熊作为代言人,并建立起品牌开展丰富多彩的互动活动。

由于婴幼儿群体的特殊性,图书馆要更主动介入其整个阅读过程,量身定做阅读服务产品。如“阅读起跑线”为婴幼儿发放的阅读包帮助婴幼儿家庭参与到项目中;美国图书馆协会发起的“出生即阅读”项目,制作了《出生即阅读: 多早开始都不算太早》图书、培训手册、推荐书目和视频[14―15]。阅读礼包、宣传手册、阅读指南、指导手册,都是公共图书馆服务婴幼儿阅读的经典产品,不仅吸引婴幼儿及父母参与到阅读中,还可以潜移默化地普及和指导科学阅读。

5.3.2 组织适合婴幼儿的大阅读活动。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是婴幼儿大阅读服务最主要的内容。服务活动化、活动品牌化,需要设计创新的阅读活动,并推广至家喻户晓。如“阅读起跑线”项目中针对婴幼儿及家长开展的儿歌时间活动,儿童通过声音和动作的模仿,练习发声,理解词语的含义,体会节奏的概念以及增进亲子之间的感情。再如针对不同年龄段幼儿的故事时间活动,活动内容包括经典童话、新奇故事和与其他婴幼儿家庭共同在精彩的故事中探险。儿童在专注力、想象能力和沟通能力方面得到提升,培养了和书之间的感情。

图书馆可以举办亲子读书会。亲子阅读是婴幼儿最容易接受的阅读形式,也是增进亲子关系的渠道。亲子读书会以童书为媒介,运用多种方式开展阅读聚会活动,可以培养孩子阅读的兴趣,扩大孩子阅读的视野,增进家长和孩子的感情,锻炼孩子与别人相处的能力,鼓励其积极参与集体活动等。策划组织亲子读书会可以选择合适的主题,如节庆、四季、花草树木、动物等,也可以选择合适的书籍。活动的方式可多种多样,如手工制作、诗朗诵、玩偶表演、参观实践等;也可以是一场综合艺术的展示,比如播放童谣,请民间剪纸艺人教大家剪纸。提倡大阅读理念,相关的艺术形式都可以借鉴。图书馆还可以举办故事会,讲述者在一定的空间区域内,为孩子们讲述各类有趣的故事。讲述者可以是教师、退休老人、早教工作者等组成的志愿者队伍,也可以是大一点的儿童、学生。还可以进行“花样阅读”,比如做小头饰,借助小玩偶来演绎图书,分角色阅读图书,分享图书中的事物景色等。通过形式多样的“花样阅读”,孩子读书的兴趣会更浓厚,而且会建立一种大阅读观念,让他们感受到阅读不仅仅是捧着纸质书在看,还涵盖很多内容,与生活息息相关。除此之外,还可以举办早教阅读指导培训,为父母们提供推荐书单,播放早教电影,让家长了解阅读的重要性;举办婴幼儿读物漂流,通过分享,让家长和孩子体会阅读的乐趣等。

5.3.3 寻求多方合作。寻求各界支持和合作,扩大宣传途径,是开展婴幼儿大阅读活动不可或缺的环节。图书馆需要努力寻求政府支持,努力打造品牌,并通过互联网、媒体等力量宣传,提升知名度,开辟更多的公益服务项目,为婴幼儿提供更广阔的成长空间。图书馆还需要加强与社会阅读机构、私人图书馆、民间读书会等合作,相互学习,积极推动婴幼儿大阅读服务的发展。在我国民间存在着一支自发推广儿童阅读的队伍,他们有的向大众推介童书、介绍阅读方法,有的侧重于儿童阅读的课程化[16]。而婴幼儿读物的创作人、出版商和婴幼儿玩具销售商等能够提供资金支持的商业机构也是重要的合作伙伴。

另外,图书馆应联合早教机构、儿童医院和孤儿院等机构,通过走出去、请进来的方式,一方面发放婴幼儿阅读推荐书单和婴幼儿读物,另一方面邀请阅读专家和老师为父母和孩子进行阅读指导,为婴幼儿讲故事、一起做游戏,树立图书馆良好的社会形象。

6 结 语

书籍是照进生命的阳光,可让宝宝这颗稚嫩的小苗茁壮成长。良好的阅读习惯需要从宝宝出生就开始正确引导和培养。本文着重讨论了0~3岁有正常阅读能力的婴幼儿的大阅读服务。目前,国外公共图书馆还为有多动症、综合能力失调、自闭症、抑郁症、阅读障碍症等疾患的儿童提供服务,并已经成为一种传统。公共图书馆对弱势群体的关爱和服务研究内容很丰富,需要高度重视和深入研究。 [参考文献]

[1] 吴 .大阅读时代和图书馆阅读推广――在湖南省普通高校图书馆2013年馆长年会上的报告[J].高校图书馆工作,2014(2):79―84.

[2] 陈 锋.从美国公共图书馆服务看“以人为本”的服务理念[J].福建图书馆理论与实践,2005(4): 63―65.

[3] 张 丽.英国图书馆关怀“蠕动读者”[N].中国文化报,2012-09-21:3.

[4] IFLA. 婴幼儿图书馆服务指南[EB/OL].[2014-12-22].http://archive.ifla.org/VII/d3/pub/Profrep100.pdf.

[5] 王 琳.婴幼儿阅读推广策略研究――基于英国“阅读起跑线计划”案例[J].图书馆建设,2013(3):39―42.

[6] 中国新闻网.国务院印发中国未来十年儿童发展纲要(全文)[EB/OL].[2013-02-18].http://www.Chinanews.com/gn/2011-08-08/3242359.shtml.

[7] 伍新春.早期阅读应从“分享”开始[J].早期教育,2004(7):12―13.

[8] 李麦浪.2―3岁婴幼儿阅读的特点及影响因素的分析[J].学前教育研究,1999(4):31―34.

[9] 周 兢.造就成功阅读者的培养目标――美国幼儿早期阅读教育目标评析[J].早期教育,2002(7):2―4.

[10] 吴建中.拓展图书馆作为社会公共空间的功能[J].公共图书馆,2011(1):3―5.

[11] 陈永娴. 英国“阅读起跑线”(Bookstart) 计划及意义[J].深图通讯,2006(4):65―70.

[12] History of Bookstart [EB/OL].[2012-10-10].http://www.bookstart.org.uk/about-us/history/.

[13] Building on Success:Every Child Ready to Read.2nd edition[EB/OL].[2012-12 -27].http://www.everychildreadytoread.org/project-history%09 /building-success-every-child-ready-read-2nd-edition.

[14] About ALSC [EB/OL].[2012-12-27].http://www.ala.org/alsc/aboutalsc.

[15] 张慧丽.美国图书馆界儿童早期阅读推广项目管窥[J].图书馆工作与研究,2012(11): 113―116.

[16] 王 琳.英美国家婴幼儿阅读推广项目研究及启示――基于拉斯韦尔5W传播模式[J].图书情报工作,2013(6):8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