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 要 “光谱方案”是美国心理学家霍华德.加德纳和塔夫茨大学的费尔德曼教授进行的一项研究,为学前教育的改革提供了新的视角。从“光谱方案”的角度审视,幼儿园课程开发需坚持素质中心、综合化、个别化、生成性的原则,同时“光谱方案”对幼儿园课程目标的设定、课程内容的组织与实施以及课程评价也很有启示。

关键词 光谱方案 幼儿园课程开发 课程目标

中图分类号:G610 文献标识码:A DOI:10.16400/j.cnki.kjdks.2018.02.066

Kindergarten Curriculum from the View of "Project Spectrum"

DENG Li

(Hu'nan College for Preschool Education, Changde, Hu'nan 415000)

Abstract Project Spectrum is based on the Harvard psychologist Gardiner's theory of multiple intelligences and the Tufts University psychologist Feldman's non-universal theory of cognitive development as a study that seeks to provide a new perspective to pre-school education reform.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Project Spectrum", the development of kindergarten curriculum should adhere to the principle of quality center, integration, individualization and generative. At the same time," Project Spectrum" is helpful to the goal of kindergarten curriculum, the organization of content, the implementation and evaluation of curriculum

Keywords Project Spectrum; kindergarten curriculum; curriculum objectives

1 关于“光谱方案”

“光谱方案”是哈佛大学“零点方案”的组成部分,建于1984年,由哈佛大学和塔伏茨大学的两位教授:加德纳教授和费尔德曼教授率领其研究小组共同完成,这项研究长达十年,从多元智力理论和非普遍性发展理论的核心理念出发,研究学前教育和初小教育的课程改革,其中设计了运动、数学、语言、机械和建构、自然科学、社会理解、音乐、视觉艺术等八个学习领域,旨在满足不同儿童发展的需求,尊重儿童的个性差异性,为其提供多元的成长环境。

光谱方案的特点主要有两个:一是课程和评估相结合,其课程内容源自评估的八个领域,教师根据这八个领域设计相应的活动,这些活动材料既是幼儿学习的内容,又是教师评估的内容,课程内容本身为评估提供了依据;二是课程的综合性,光谱方案不是一味凸显幼儿的某种特殊能力,更不是通过标准化测验测查幼儿的缺陷,而是强调每个幼儿的强项及如何运用这些强项进行优势互补,因此它为幼儿提供了源自各个领域的丰富材料,鼓励幼儿积极参与、大胆探索,以自己独有的方式展示强项,并将其强项迁移到其他领域的学习中。

2 从“光谱方案”审视幼儿园课程开发的原则

“光谱方案”既不是一种课程,也不是一种评价体系,而是一种运用在课程开发过程中并试图为课程开发提供指导策略的工具。从它的内容上看,光谱课程是学术型课程和建构型课程之间的过渡,它综合了学术型课程对基本技能的直接教学的强调和建构型课程对儿童的自发游戏和自动发现的重视。[1]也就是说,在幼儿园课程开发的过程中,我们既要考虑到课程内容的知识结构、系统和逻辑,注重课程内容的学科性;也要考虑到不同幼儿的认知发展的方式、倾向和过程,注重幼儿发展的主动性。在幼儿园课程开发的过程中,要体现这一理念,笔者认为要做到以下几个方面:

(1)素质中心,光谱方案认为,对儿童而言,具体技能的习得并不是首要的,因此,幼儿的学习不是集中在读写算的技能上,而真正重要的,是让幼儿成为未来能立足社会的人。因此,幼儿园课程开发过程中,重视幼儿素质的发展显得十分重要。当然,这并不是对学科中心、社会中心甚至儿童中心的幼儿园课程开发主张的全盘否定,而是强调将三种主张加以整合,我们不能将课程的开发局限在对语言和数理逻辑等认知能力的开发上,还应该注重幼儿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意志品质、情感和社会性发展等,我们不应将幼儿园课程开发局限在传统智能的开发,而是要注重幼儿的全面发展,立足于每一个幼儿独特性,尊重幼儿的需要,以幼儿的素质发展为中心。

(2)综合化。在光谱方案的实践过程中,一般会在教室里开设8个学习中心,其中包括语言中心、数学中心、 机械和建构中心、自然科学中心、社会理解力中心、艺术中心、音乐和运动中心,这些学习中心是从八个评估领域中引申出来的,其中又包括15个评估方面和8套关键能力,可见光谱方案凸显的不是某一种智力,而是对幼儿认知整体性的理解,课程的综合化程度非常之高。因此,我们在幼儿园课程的开发过程中,也应该以综合化的要求对教育内容、教育方式等进行有机整合,不能将健康、语言、科学、社会和艺术领域割裂开来,而是统整五大领域,实现幼儿整体和谐的发展。

(3)个别化。光谱方案是以多元智力理论和非普遍性理论为基础的,其核心理念是:每一个儿童的发展是独特的,在其智能发展的过程中,有劣势领域,也一定有优势领域,而光谱方案中,教师通过让幼儿接触广泛的学习领域而发掘其优势领域即强项,并通过教师的帮助和指引,将幼儿的强项迁移到其他领域(即弱势领域)中去。可见,光谱方案并不是强调幼儿在活动过程中获得普遍性的发展,而是注重每一个幼儿在特定领域的强项和优势互补。这提示我们,在幼儿园课程开发的过程中,应注意到幼儿的个体差异性,课程内容既要保证丰富性,又要兼顾个性,尤其应注重以儿童的兴趣和特点为中心,那么这不可避免地应该强调个别化的原则,尊重幼儿的个体差异和特殊性,l展幼儿的强项。 (4)生成性。“光谱方案”实行的过程中,兼顾了“预成”和“生成”的价值。一方面,在开展教学之前,它会把所有的课程囊括在8个关键领域中,为幼儿提供相应的活动场所和材料,预先对课程计划和活动方案进行了设计,并且教师在活动的过程中,扮演着指导者的角色,一定程度上掌控整个教学过程的进程。但另一方面,“光谱方案”中,教师一旦发现了儿童的强项,便会提供一定的“支架”,支持和引导幼儿这一强项的发展,整个活动中的过程,就是教师根据儿童的智能、风格、倾向及发展需求,不断生成新的课程。因此,在幼儿园课程开发过程中,我们也要从传统的“预成”课程编制模式中跳脱出来,处理好“预成”课程和“生成”课程的关系,更好地体现课程的生成性。

3 从“光谱方案”审视幼儿园课程开发的程序

课程开发的理论模式中,为课程学家们普遍认可的具有代表性的模式主要有两种:一是目标中心的课程开发模式,另一种是过程中心的课程开发模式。目标中心的模式强调目标,即在课程开发过程中,教师要以明确的行为目标为指引,不注重课程开发的过程。而过程中心的模式重视过程,强调幼儿的内在需要和自主性,但是在实施过程中,其价值的相对性使教师很容易出现混乱。

“光谱方案”实际上对两种课程开发模式进行了整合,既强调目标对课程开发的指引和导向作用,又注重通过课程开发的过程不断对目标进行调节和修正,使课程开发成为一个动态螺旋上升的过程。这种不断修正螺旋上升的开发模式给我国幼儿园课程开发的程序提供了很好的借鉴和指导,我国幼儿园课程开发的程序主要包括:课程目标的设定、课程内容的组织与实施以及课程的评价。从“光谱方案”的视角出发,审视我国幼儿园课程开发的程序,笔者有以下启示:

(1)课程目标的设定。《幼儿园工作规程》指出,幼儿园的任务是:贯彻国家的教育方针,按照保育与教育相结合的原则,遵循幼儿身心发展特点和规律,实施德、智、体、美等方面全面发展的教育,促进幼儿身心和谐发展。由此可知,我国幼儿园课程开发的总目标是面向全体幼儿,促进幼儿德智体美诸方面的全面发展,但是在不同省市地区的幼儿园中,由于类别、层次、办园理念等的不同,每个幼儿园的园本课程开发的目标设定是不一样的。“光谱方案”启示我们,无论是哪一种具体的培养目标,我们都应在尊重全体幼儿、为全体幼儿提供广泛的学习领域的基础上,更加注重挖掘幼儿的个体差异及其优势领域,并根据优势领域灵活制定相应的课程,注重幼儿的普遍发展与个性培养相结合。另外,从课程开发的过程来看,还应该将“预成”目标与“生成”目标相结合。

(2)课程内容的组织与实施。光谱方案中的活动设计与组织,并不注重为儿童提供新奇别致的活动名称、绚丽花哨的活动材料,而是关注幼儿真正的需要,根据其需要来组织活动内容,激发幼儿热情,引导其积极地参与活动。这启示我们,在进行活动设计和组织的过程中,应关注幼儿的需要和兴趣。 在提供活动材料时,大多数“光谱方案”都没有预先设定哪种操作方式是对的,如儿童在故事板活动中可以根据不同的操作编出各种各样的故事,在沉浮活动中也可以进行不同的操作和实验。在此基础上,“光谱”还会突出学科的特点。那么,在幼儿园课程内容组织的过程中,我们要注重预先准备环境。注意材料的丰富性,强调幼儿在活动中的主动参与,并真正激发幼儿的兴趣。

在课程实施的过程中,“光谱方案”似乎与那些着重技能和知识的教学、为小学学业目标积极准备的传统教育模式毫不相干,但它也不完全是“生成课程”,[2]它在偏向以学业为中心的教学方法和偏向以儿童为中心的教学方法之间形成一种连接,它最初旨在全面地激发儿童的认知技能,但后来它使我们对J知技能的认识扩展到各种领域。因此,在实施幼儿园课程的过程中,幼儿个体的探索和体验显得尤为重要,它以一种实践性活动的方式将幼儿的生活经验融入其中,促进幼儿的自主性学习。《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 指出: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由此可见,幼儿的直接经验是其学习的方式和特点,课程内容的组织过程中应注重幼儿的已有经验与相关知识的联系,通过引导幼儿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建构起新旧知识间的桥梁。这一过程中,教师不仅是幼儿学习的观察者、组织者,更应该是指导者、促进者,以幼儿自主性活动为主,兼顾与幼儿认知发展有关的集体教学。

(3)课程的评价。“光谱方案”选定的评估领域是旨在对儿童的智能进行全面评价的,因此涵盖了前文中提到的八个领域,试图以特定的文化背景为基础,对幼儿进行综合性的评定,但是与此同时,它又非常关注个别差异性,关注每个儿童个体独特的能力强项和潜能,因此其评估领域扩展到学科范畴甚至是独特性范畴。这启示我们,在进行幼儿园课程评价的时候,我们不妨借鉴“光谱方案”的评价方法,注重幼儿的个体差异性并挖掘幼儿的优势智能,因材施教。

参考文献

[1] 王春华.光谱方案述评――看实践中的多元智力理论.学前教育研究,2001(6).

[2] 朱家雄.超越儿童认知发展的普遍性――从“光谱方案”看当今学前教育发展的新动向.学前教育研究,2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