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业身悬四大命门

零售业作为我国最先放开的领域之一,事实上在入世前人们已经感觉到了诸多的变化,但是,随着入世的到来,中国零售业的市场格局无疑还将经历一个急速的洗牌过程。中国的零售业若想在此旷世之争中稳住自己的生存空间,目前突出的是要解决自身的四大命门:
体制 此时不理顺,更待何时?中国零售企业家的能力难以衡量,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体制方面的诸多问题束缚了他们的手脚。比如,企业家应该听命于市场,但我们的零售大王们还得听命于政府。有些企业产权问题到现在还是一笔糊涂帐,更是一件让人挠头的事情。WTO的到来,将改变我们的法制环境,改变政府的工作流程和作业透明度,我们的体制问题,也到了该解决的时候了。

供应链 零售商和生产商并未形成良性的共生状态。生产商是零售商的上游企业,是供货方,是零售商的弹药生产基地,通常我们会认为中国的经销商和中国的生产商是坐在一条船上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而且我们也没有理由去怀疑这一点。但事实恰恰相反,生产商提起经销商都有一种既爱且恨的感觉。个中滋味,也恐怕只有沉浸其中才能体会。其中进场的障碍和回款的信誉,已造成了厂商之间众人皆知的裂痕。目前,国内商业企业最最偏爱的价格战,也变成了生产商的坟墓,看一看2001年中国彩电企业的年中报表,那一行行亏损的数字清楚无误地告诉了你这一点,虽不能将根本原因归咎于经销商,但许多价格战是因销售商挑起却是不争的事实。外资零售大鳄的到来将有力地改变这一现状,对于生产商而言,分销渠道将有更多的选择,爱将不再是惟一,销售商那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时代将一去不返了。

营销能力 世界级企业的营销能力,中国企业具备了几成?既然WTO了,家门口的商战就变成了国际商战的一部分。既然面对的是世界级的企业,那么我们就得有应对世界级企业的魄力和能力。在商场上,我们得有人能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什么企业战略和策略、营销策划、企业文化等等,我们都得有超一流的水平。我们得学会从不同的文化中找出商战的哲理,得到商战的真谛,占领思想的至高点,用创新的思维来应对未来世界的挑战。但至今还在打低级价格战的零售商们不能不让人忧心忡忡,这是一种说不出的痛。人们都说,中国企业擅打价格战。这句话关起门来讲似乎还可以,敞开门讲似乎就过了一点。请算几笔账:价格战是消耗战,拼的是资金实力,但中外零售商的实力对比岂可同日而语,我们去年全国最大的100家零售企业的销售总额比之美国沃尔玛一家如何?说多了恐怕也就是一半吧。拼得起吗?再说,前些年打价格战的结果又如何?销售额确是上去了,但利润额却下来了,相比之下,企业实力也削弱了。第二,中国企业的价格战拼的是地区最低价,最多也就是全国最低价,但外资企业由于是全球采购,打的是世界最低价,这样一比,我们好像又输了一筹。但不打价格战行吗?恐怕也不行。看一看已经进入的外商姿态就明白,对方已是咄咄逼人,自己亦退无可退,出路恐怕也只有一条:不在价格战中获得新生,就将在价格战中永久地消亡。价格战,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服务 中国零售业的软肋,一个再怎么强调都不显过分的话题。零售商随同商品一起销售的除了商品,还有它提供的服务。

很显然,拼实力,中国零售商不是对手,靠拼实力恐怕死得更快一点。那还拼什么?答案也只能有一个,只能拼服务。靠着在本地市场好歹已经混了几十年,闹了个脸熟,结了几分好人缘(如果几十年中真的结了几个好人缘的话),这恐怕也是我们最大的资本了。但我们的服务水平到底怎样?只要问一个简单的问题:中国企业,你会笑吗?答案就出来了。在零售业界,微笑服务、企业形象已经提了多年,但当消费者走进商场,放眼泱泱大国十三亿人口,享受过真正让你舒心的微笑服务的又有几人?更遑论其它了。既然服务是我们最值得一拼并能拼得起的地方,国内企业也只好照方抓药了。但路漫漫其修远兮,国内零售商们将上下而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