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前言

近年来,电商扶贫已经由民间探索、学者呼吁到上升为国家战略,中央与国家相关部委相继为此出台了一系列文件政策,基本明确了电商扶贫的方向、重点和扶持方向。2015年8月,国务院扶贫办制定了扶贫开发十项工程,首次将电子商务扶贫工程纳入扶贫开发体系,希望借力电子商务有效提高扶贫绩效。2016年1月2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落实发展新理念加快农业现代化实现全面小康目标的若干意见》,旨在深入开展农村电子商务促进农业现代化发展和加快实现全面小康的目标。

尽管在资源和要素相对集中的城市,电商发展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然而在广大农村地方,电子商务还处于相对落后的地步,虽然市场潜力巨大和消费旺盛,但市场和资源却没有得到有效地开发,其间虽然出现了一些淘宝村或者淘宝县,然而个案并不具有代表性,农村电商发展相当滞后,与其市场容量、人口基数和消费能力有很大差距,也未能达到预期性要求。之所以如此,就在于农村电商受制于物流成本高、网络覆盖率低、区域发展不平衡、电商人才缺乏、信息不对称等多种因素,使得农村电商发展遇到了瓶颈。

现实背景是,中国的农村电子商务发展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模式,中国的农村地区幅员辽阔,农产品丰富多样,经济发展状况差距较大,各农村地区资源禀赋优势各异。各地区在发展农村电子商务扶贫的同时,往往容易忽略如何利用当地人力资源、产品资源、信息资源、物流资源等实现协同扶贫,让所有的资源禀赋发挥最大效用,因地制宜地发展成具有当地特色的农村电商扶贫模式。

基于此,本文选取单案例研究法,以安化黑茶电商产业扶贫基于安化县的研究案例,分析在实现资源协同的同时,发展农村电子商务实施扶贫的内在机理研究。并重点深入调查安化县各大黑茶厂茶农扶贫的影响,从微观、中观、宏观三个层面剖析了扶贫效应。综合运用行为事件追踪法、问卷调查法、半结构化访谈以及深度访谈。期望通过此案例深入调查研究、分析和归纳。为农村电子商务扶贫发展提供新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2文献回顾与理论框架

自上世纪70年代哈肯创立《协同学》以来,国外把协同学应用到经济管理中的研究越来越多,国外学者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供应链的管理与优化。而国内学者关于资源协同研究多集中在城乡协同发展(钟钰和秦富,2011)。还有学者将农村电商与城乡一体化协同发展结合起来,提出城乡一体化协同可以通过电子商务作为桥梁(毕鹏和赵善彬2015)。除了城乡之间资源协同,其实企业集团组建的最终目的很大程度上也是对协同效应的追求(韩静和吴应宇,2009)。

在网络经济时代,各国对农村电子商务是否能促进当地经济增长和有利于增加农民收入都给予了极大关注,国内外学者们针对各国实际情况,使用不同的实证方法,从各个方面论证了电子商务对农村经济的影响。Zahra(2009)对阿曼中小农业和食品企业的影响因素进行分析,结果证明中小农业和食品企业使用电子商务会促进经济的增长。但是目前国外学者尚未把农产品电子商务作为一种扶贫方式单独列出,国外学者更多地研究政策对扶贫的影响,例如Javed(2010)研究了巴基斯坦的贫困原因及其动态,认为巴基斯坦要摆脱贫困的桎梏,必须审慎评估经济,财政和货币政策,以及在巴基斯坦推行的行政措施。从平台角度出发,赵苹和骆毅(2011)、孙琪和李敏(2015)分别以上海菜管家和阿里平台,分析当前农产品电子商务市场发展特征、现状以及未来趋势。

也有不少学者从扶贫角度探究农村电子商务发展。胡俊波(2011)和李艳菊(2014)根据当时农产品电子商务发展的困境,结合中国国情,提出了新的农产品电子商务解决方案和农产品电子商务发展模式。易义斌等(2015)对广东省揭阳市军埔村的电商扶贫的情况进行了调研,发现广东省揭阳市军埔村自发探索出一条以电子商务发展带动农村经济发展的新路径,对开展我国电子商务扶贫工程具有重要借鉴意义。由此可见,电子商务的发展给整个社会和农村带来了深远的影响,也为我国农村扶贫工作提供了新的思路和路径(孙昕等,2015)。

基于上述理论综述,可以提出资源协同下农村电子商务扶贫大致作用路径为:各农村地区依据当地的自然条件和历史条件,因地制宜地发展起来某些传统产业,或者政府结合当地资源禀赋和区位优势引进某些产业在当地发展起来;并协同利用当地主体资源、关键资源、动力资源共同作用于产品资源,发挥它们的最大优势;资源协同发展使得农村电子商务迅速崛起,并成为扶贫攻坚的有力推手。这个过程遵循的是因地制宜的传统产业资源协同发展传统产业与农村电商结合实现电商扶贫的路径模式,详见图1。发展农村电子商务扶贫,一方面国家要实现信息化、产业化和现代化,实现电子商务扶贫可持续发展,就离不开农村资源整合与协同发展,这是一种现实选择,也是一种战略要求;另一方面,农村资源协同最佳路径之一是通过传统产业与电子商务相结合,扩宽农产品上行渠道,培育新的消费市场而扩大农产品销售总量,从而提高农民可支配收入。

3安化黑茶农村电子商务扶贫案例讨论

安化县地处湘中偏北,雪峰山脉北段,资水中游,是山区林业大县,其自然资源丰富,生态秀美,森林覆盖率达76.17%,是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被誉为中国黑茶之乡。安化县也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和革命老区县。2013年,安化县总人口102.9万人,GDP总量为146.5亿元,人均GDP仅为16071元。安化县总体贫困程度较深、基础设施薄弱、产业发展缓慢、返贫现象突出。

为了保护耕地资源和当地环境,改善农民收入水平,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和基础设施建设。2013年起,安化县依托山水资源及自身特有的茶叶优势,和互联网+时代背景,把茶产业作为推进绿色崛起战略核心载体和富民强镇的支柱产业来打造,并鼓励黑茶企业开展安化黑茶电子商务,协同利用各种资源,助力安化县实现产业扶贫与脱贫。

大力发展黑茶电子商务后,扶贫效应显著,全县贫困农户中,80%的农户种有茶园,从几亩到几十亩不等。截至2016年底,安化黑茶产业帮助5万余人脱贫。安化县GDP总量为196.3亿元,人均GDP为21499元,较2013年增长33.7%。

3.1资源协同

安化县在发展黑茶电子商务扶贫过程中,高效合理地利用了各种资源。包括主体资源: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关键资源:技术资源和资金资源、动力资源:政策资源和物流资源、核心资源:产品资源。各种资源合理搭配及交互融合,使得资源协同效应发挥到最大。

首先,安化县发展黑茶电子商务扶贫的首要原因是由该县自然资源决定的,安化县内多山区,种植农作物的产量低,经济效益差,但是安化县是茶叶生长的理想之地。安化县又盛产楠竹和粽叶,楠竹和粽叶是包装黑茶的优质原材料,发展黑茶产业后,这些原材料被合理利用起来,提高了楠竹和粽叶的产品附加值。除了自然资源优势,因为安化种植黑茶历史时间长,安化县发展黑茶产业的人力资源也十分丰富,黑茶电子商务的发展,又吸引了有文化有知识和能力强的年轻人和外出务工青壮年劳力就业与创业。

其次,安化县政府有效地利用了技术资源和资金资源。发展茶产业,茶苗的质量是关键环节,安化县采取政府投资的方式,规划种苗基地建设,并积极争取中远集团扶贫小组援建,整合资金200万元,建成无性良种茶苗繁育基地近300亩,苗圃出苗率达到了85%以上,有效解决了茶苗供不应求的问题。同时,优化品种,提升茶叶利用效益,积极引导农民科技致富,加快农民增收,聘请农业技术专家指导农户生产,为茶叶栽培技术开办培训班。另外,安化县还积极组建了安化黑茶科技创新中心,提高科技创新能力,确保技术领先,并加快黑茶科技成果转化。

再次,安化县政府积极为发展黑茶电子商务提供了政策资源和物流资源。在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全面推进茶叶产业提质升级的意见》和《湖南省茶叶产业发展规划》的指导下,组织编制《安化黑茶产业发展规划》,并逐步落到实处。安化县不断加强物流基础设施建设。全面推进高速公路、干线公路、农村公路等交通建设,建设物流货运专线。支持梅城工业园发展,引导电子商务企业、商贸企业、物流企业集聚。

最后,协同利用各种资源促进产品资源的发展。各级镇政府在工作统筹上,成立了由书记任组长,镇长、人大副主席等各部门负责人为成员的茶叶产业化建设领导小组。将茶业开发工作列入领导干部绩效考核和村级目标管理考核,严格奖惩兑现,确保责任落实。最终,2015年安化黑茶公共品牌荣获百年世博中国名茶金奖,使得安化黑茶名声大噪。安化黑茶、安化千两茶、安化茶三个公用品牌的估价达35.81亿元,安化黑茶成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目前,全县茶叶行业拥有中国驰名商标4个、省著名商标12个,湖南名牌8个,中华老字号1家、湖南老字号2家。安化黑茶入选米兰世博中国名茶金奖,白沙溪、华莱健、烟溪功夫、国茯等茶企品牌入选中国名茶金骆驼奖。

3.2农村电子商务

农村电子商务的兴起为黑茶产业快速发展提供了契机。受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深刻影响,利用互联网平台覆盖性广、交易便利的特性是推行黑茶消费,开拓市场、打响品牌的最优途径。

以白沙溪、怡清源为代表的黑茶龙头企业等,基于新型互联网消费者消费能力、消费行为和消费需求开发了一系列高质量的产品,并及时跟进售前服务和售后服务,为消费者讲解喝茶的益处,冲泡的方法以及一些注意事项。2014年,怡清源首次推出实物交易、增值可回收創新理财概念推出会赚钱的安化黑茶产品,赢得了互联网消费者的青睐与口碑。再通过整合官网、淘宝、天猫等平台的数据,进行分析与预测,又能进一步把握新的消费趋势,进行精细化研发、标准化生产、以及新媒体的营销方式。如结合黑茶网络销售,设置二维码系统,记录产品品种、品质、产地等信息,为消费者和生产者提供详细的信息查询服务,提升消费者对产品与品牌的信任度。最终,形成黑茶电子商务发展良性循环。

3.3扶贫效应

从微观层面来说,有利于提高农民收入、提高当地土地资源利用率、为年轻人提供了更多就业机会。在发展黑茶产业之前,大部分年轻人选择外出务工或是去更大的城市寻求就业机会,镇上的中老年人则选择在山地种粮食来获得收入,但收入微薄。黑茶电子商务发展起来后,不仅为电子商务相关及关联行业的年轻人提供了众多就业机会;且全县大量农村劳动力从传统的种养殖业转移到绿色包装、茶叶加工、现代物流、营销仓储等行业,以及茶馆茶楼、茶旅餐宿等行业;全县从事黑茶及关联产业人员从2010年到2016年的20万人增加到的30万多人。

从中观层面来说,有利于调整产业结构、推进农业现代化进程、缓解人口老龄化。安化县发展黑茶电子商务,带动了相关产业发展,形成了以茶业、电子商务、旅游业为主导的产业结构;在茶饮料、美容、保健、医药等方面不断推出新产品,改善产品包装,提高了产业资源利用率,提升综合效益;吸引了有文化有知识和能力强的年轻人和外出务工青壮年劳力就业与创业,有效缓解了人口老龄化。

从宏观层面来说,有利于统筹城乡发展、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加快了城镇化进程,2016年末,全县城镇常住人口28.28万人,城镇化率达30.95%,比2013年提高了3.49%。小城镇建设步伐加快,水利、电力、信息等基础条件持续改善,包括全力开展交通大会战、电力建设和电网整改,兴建希望小学等,取得了良好经济和社会效应。

4结论与讨论

本文以安化县为研究案例,分析和归纳了基于资源协同背景下,农村电子商务扶贫过程机制。我们发现在电商扶贫过程中,资源协同发展推动了农村电子商务发展,并发挥了各种资源的最大效用,达到一种接近帕累托最优的状态。而农村电子商务的迅速发展,带动了黑茶热销,使得黑茶毛茶销售量和收购价逐年上升,切实提高了农户收入,增加了电子商务扶贫效应。通过对益阳市安化县案例分析,我们得出了以下结论:

(1)益阳市安化县农村电商扶贫实践了因地制宜的传统产业资源协同发展传统产业与农村电商结合实现电商扶贫的扶贫模式。由政府和企业共同监督管理,协同利用各种资源,带动了安化县茶业、农村电子商务、旅游业和流通业等行业的发展。在资源协同背景下,自然、人力、技术、资金、政策。物流、产品等资源为电子商务良性循环发展保驾护航,最终增加黑茶产业扶贫效应。

(2)政府和企业大力发展黑茶电子商务扶贫取得了良好经济和社会效应。不仅实现了资源合理利用,提高了当地农民收入;调整了产业结构,推进了农业现代化进程;完善了基础设施建设,提高了城镇化水平,促进当地经济发展。还实现了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为更多人提供了就业机会;有效缓解了农村空心化和空巢家庭等不良社会现象,有利于缓解人口老龄化,更有利于社会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