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建设单位(业主)与建筑企业,施工总包与分包方,包公头与建筑工之间,能明言的潜规则。

出借、挂靠资质

指拥有资质的企业参与竞标承揽项目,无资质企业通过交纳管理费挂靠获得工程。

被挂靠的一方出借自己的无形资产———资质,赚取管理费,并在不增加人员、设备和投资的情况下积累了工作业绩,为企业的升级打下了基础;而无资质单位通过借用资质达到承揽本工程项目,获得利润的目的。“但随之而来的必然是,建筑市场上工程质量的每况愈下,建筑施工现场事故的层出不穷,以及不符合资质要求的队伍低价参与竞争导致的建筑市场的非正常发展。”

建筑领域的“挂靠”事实上是没有法律保障的,靠的就是双方的信用和良心。不出事大家可能都好,一旦出事尤其是当遭受重大损失的时候,良心和信用都靠不住了,从而导致了大量的社会矛盾。

一旦这种非法挂靠合作关系破裂,工程账面上的款项被冻结,最终殃及的是干活最脏最累的农民工们身上,许多人工资被长时间拖欠。

工程项目层层转包

因为害怕垫资和拖欠工程费,建筑市场转包成风,其中就创造出不少索贿的机会。如,北京某区建委手里有政府投资的农村新居的建设项目,该项目的负责人先把项目总包给有区建委背景的下属公司,再由下属公司也就是总包把项目分包给不同的企业。业内人士分析,这样做好处有二:一是可以最大限度地拿回扣。因为回扣的多少和项目大小有关系,比如资金大的项目回扣一般是工程预算的2%左右,而资金量小的项目回扣能到5%左右。资金越大,回扣的比例就越低。这个大工程如果分成若干个小工程,那么,每个小工程的回扣都能拿到5%,这比包给一家的2%回扣能高出两倍多。

另外一个好处是可以通过总包控制付款,保证回扣能安全到手。而且这样做比较安全。当然,总包也是无利不起早,它一方面可以吃下面分包企业的管理费,另一方面可以从预算价格上扒一层皮。因为好处费是总包从分包的企业拿来的,一切在总包的账上都不反映。万一事情败露就说是总包和分包之间的事,可以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按照业内规矩,建筑企业都是等到首批工程款到账后付给回扣。如果接活的企业不给好处费,那么总包就不给它拨其余的工程款,所以有了总包这个环节从中控制,好处费不会落空。

承包人垫资施工

开发商负责拿地,承包人垫资施工,农民工垫付劳动力成本,项目落成开盘销售后,资金快速回拢到开发商手中,开发商并没有将工程款付给承包人,而是利用这些资金继续拿地,迅速扩张。最终,垫资的承包者和垫付劳动力的农民工都成为了牺牲者,总包拿不到工程款,无力支付给清包,清包只好拖欠农民工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