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俄亥俄州的这个小镇上教书已经有17年了。每年圣诞节放假的前一天,我都会让孩子们亲手给妈妈做礼物,挂在校园里那些缠满彩灯的圣诞树上,然后等他们的妈妈来到学校,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礼物,并把它们摘回去。

今年,也一样。孩子们的兴致都很高,有的做布娃娃,有的做发箍,有的做纸风铃……最后做好的是一个名叫苏西的小女孩,她做的是一串金色的纸项连。

我把孩子们带出教室,来到院子里,我站在一边,看着他们专注地把礼物用红绳子绑到圣诞树上去。这时,我突然发现,只有苏西一个人孤独地站在一张木长椅旁边,手中拿着那份自己刚刚做的礼物,静静地看着同学们。

我发现她的眼神中有一丝淡淡的忧郁。我走过去问她:“苏西,你不希望妈妈收到你的礼物吗?”

“不,我非常希望妈妈能收到我的礼物,但是,她再也收不到了!”苏西落下了眼泪,眼圈也微微发红,“因为我的妈妈已经去世了,在3个礼拜之前……”

上帝!我在心里轻轻地惊叹了一声,我该怎么帮助她?一份满载着爱和思念的礼物,不应该就这样永远停留在她的手上,我想了想,有了主意,我轻轻地对她说:“上帝会保佑妈妈,你去把礼物挂到树上去,到了放学时,妈妈一定会把礼物取走!”

“真的吗?”苏西满怀期待地问。“我发誓!”

放学的时候,孩子们的妈妈陆续来到了学校,她们都从圣诞树上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礼物。而苏西,绕着许多棵树寻找自己绑上去的那份礼物,她找了好一阵之后,这才满面笑容地向我跑来:“贝蒂老师,我送给妈妈的礼物已经没有了,肯定是妈妈来取走了!”

苏西靠近我的身边后,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她愣愣地站着,一动不动,眼泪再次夺眶而出,然后她猛地扑到我怀里,大喊了一声――“妈妈”!

是的,苏西看见了,她做的那串金色的纸项链,此刻就挂在我的脖子上!我轻轻地抚着脖子上的这串纸项链,我用这个动作告诉苏西,它是如此美丽,每个人都会喜欢它。

我知道,我永远也不会真正成为苏西的妈妈,但是我想,我是可以做一回她的妈妈的,尽管,这可能很短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