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学英语毕业总补考案例举要

按照学校学籍学历管理规定,学生在毕业离校之际有必修科目没有拿到应有学分,需要参加毕业总补考。2016年,全校参加大学英语毕业总补考的学生共有128人,大学英语补考科目共有8门,含大学英语A1,A2,A3,A4(普通非英语专业本科学生参加)及大学英语B1,B2,B3,B4(本科艺体类考生)。学校每年一度的毕业总补考对促进高校学籍学历管理,培养合格人才,保证人才质量具有积极意义,但仍有一些问题值得思考。

二、大学英语毕业总补考存在问题

1.毕业总补考存在时间冲突

毕业总补考是在学校正常教学期间,考试时间不能安排太散,且考试不只有英语科目,还有专业课和其他公共课的补考,所以所有大学英语的毕业总补考安排在一个下午进行,即仅能安排两场考试。笔者进行了统计,128名学生中有20名学生有两场或两场以上的考试安排,有3人有3门课考试,1人有4门课的考试,而且大学英语课的补考含有听力考试。这样有的学生补考科目恰巧在同一时间段,如A1与A2安排在同一时段,则学生只能选择其中一项,难以兼顾,这些学生占补考学生数的近20%。不能参加补考的科目则只能通过延长考试时间,或者学生在几个考场间窜考,破坏了补考管理的严肃性。

2.毕业总补考违反学习规律

学生大学英语学习是在大学英语一年级和二年级,毕业前进行大学英语补考,已经是他们停止英语课的学习两学年后了,进行大学英语毕业补考的学生往往是英语学习困难生,之所以在正常学习期间英语学习不能合格,是因为英语学习能力或英语学习自觉性和主动性都较差引起的,对于本来英语学习就困难的学生来说,需要他们在不开设英语课及无人督促和监管的情况下,自主有效的坚持两年大学英语学习不现实,大学英语学习效果更无从谈起,补考结果可想而知,本次补考的128名学生卷面成绩及格率仅为57%。由此可见,毕业总补考环节更多意义上被疑为走程序,不利于人才培养及质量提升。

3.毕业总补考不利学风建设

从学生层面来看,部分学生自身不够重视毕业总补考,部分同学存有侥幸心理,认为学校不会不让他们毕业,抱着碰碰运气差不多就能过的思想,甚至考试前找任课老师,软磨硬泡,曾有学生甚至说出老师,只要您帮忙让过,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极端话语;还有学生说出我专业课都过了,就您大学英语不让我毕业刺激话语,给任课老师带来一定压力。从教师层面,部分教师认为毕业补考就是给学生一次通过考试的机会,所以在课程考核中会出現试卷题目难度降低、监考不规范、阅卷标准降低等,使部分学生觉得毕业补考容易过关,助长了学生对日常学习不重视,对毕业补考敷衍了事之风,严重扰乱了学校学风建设,不利于学籍管理的规范性建设。

三、大学英语课程重修的设想

1.明确大学英语重修对象

对大学英语考试课程不及格的学生给予一次补考机会,补考仍不及格的课程须通过重修并再次参加考试通过方能获得本门课程学分。另外除了课程不及格的学生可申请重修外,部分需要提高考试成绩准备留学的学生等也可以申请重修。

2.构建大学英语重修方式

一是跟班重修:需要重修人数(少于30)不能组班的可以跟班重修,对于跟班重修的学生尤其要注意过程性学习的监管和考核;二是组班重修:重修学生人数较多(超过30人)课程可以组班重修,组班重修要注重老师的选拔,教材和教学方法的选用,考核方式的改革和监管以及教师工作量的认定,教学过程的管理;三是网络平台重修:对于重修人数较少跟班课程又冲突的学生可以通过网络平台进行学习,但要有指定大学英语学习导师进行学习监管和考核;四是在前三种方式都难以安排时,可以由教务处或大学英语教学部门指定学习导师,时间由学生与导师之间互相协商,以单独辅导的形式完成学习,单独辅导要有计划,有过程性支撑材料,有考核。

3.探索大学英语重修管理

因重修学生仅仅是学生行政班级的少数人,具有分散性,难以形成整体的规范管理,且重修学生往往是自我管理,自我约束能力弱,学习自觉性,主动性较差,给教学管理带来巨大挑战。重修学习的有计划、有秩序,是学生学习质量的重要保证,要从教学过程来分析,要从管理规范科学入手。在重修课开课之前,重修人员名单,重修课程内容设置,重修课教师安排,时间、地点安排都要提前细致做好,重修课过程性材料管理,重修课考核成绩评定都要统一规范。同时,对于重修学生收取一定费用,一是具有惩戒作用,让学生认识到日常不认真学习会有一定惩罚,二是解决费用问题,经济社会,谁受益谁回报的原则,重修学生应该给与授课教师一定合理回报。

随着学校学分制的逐步推进,重修课程的设置已成为正常教学的必要的延伸与补充,重修教学质量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学校的教风与学风建设,因而重修教学的管理和监控应作为常规教学管理和监控的重要组成部分。学校要制定相应的重修管理和监控条例,在教师选任、学生选课,教师工作量认定、教学过程管理、课程考核、教务管理等方面有章可循,确保重修质量不低于正常修读的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