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音乐的省思(初论) 教会音乐的省思(初论) 教会音乐的省思(初论)

一、教会音乐的现况

教会音乐的省思(初论) 教会音乐的省思(初论) 教会音乐的省思(初论)恩》及其创作理念」。

[6] 引自「基督教圣诗史略」,陈罗以著,第19页,道生出版社出版。

[7] 「颂主新歌」第450首,浸信会出版部(香港)。

[8] 教会音乐与神学观念的结合,因篇幅因素暂不于此探讨。

[9] 张真光牧师于怀宁浸信会讲授「司琴的预备」一题时,强调「好的音乐教育系统必须能提供学生不受限制的发展空间,并引领学生进入水深之处,发掘神所赐的才能,协助学习将最好的献给主;而许多速成的教学方法,易使学生的天赋能力遭埋没。」殊不知自己拥有群牛的财力,仍以为是个仅有两只鸽子的穷人家,试问当奉献时会拿出什么呢?鸽子或牛犊。[11] 此处的概念性及经验性,参考国立交通大学应用艺术研究所吴丁连教授「音乐中无声表情与创作」的

(二)音乐的材料─概念/经验,第3页,他是以概念世界/经验世界来称呼。

[12] 在此引用「当代音乐崇拜」第48至49页,赫士德(Donald P. Hustad)著,谢林方兰译,校园书房出版。[14] 师徒制的学习请参阅2000年四月份的台湾浸信会神学院院讯,由谭国才牧师撰写的「学院式神学教育的教义与重要性」,提到学徒式(师徒制)及学院式两者之间不同的学习,本文不再此处论述。

[15] 这一点是透过怀宁浸信会诗班顾弟兄的提醒。之前自己曾担心过多的要求,会使人在服事上裹足不前,甚至造成伤害。其实教导专业的部份,需要以高标准严谨的方式教导,让服事者明白什么是将最好的献给神;严谨的教导并不意味著必须行为严厉(如斥责方式等),只要言语用得当,用爱心以温和平稳的态度要求弟兄姊妹,同时也建立了良好的机会教育。

[16] 初次到教会服事,私下与张真光牧师聊天时,他谈论到:「教会应该提供弟兄姊妹有学习的机会,以建立他们的自学能力。」[17] 这当中有些是诗歌作曲者,对于中国语文在音乐创作处理上的缺乏,而导致弟兄姊妹凭著一般说话的词句声调唱诗歌,而与原谱有些出入;例如节奏与歌词的安排,中文的咬字、音韵等等;因限于篇幅,所以在此申述的目的是提醒领会者在诗歌方面的选择,而非本文探讨的范围。

[18] 引用国立交通大学应用艺术研究所吴丁连教授「音乐中无声表情与创作」的

(三)结构化表情,第15页。[20] 作者目前服事的教会,正尝试将头影片的字幕上标出简谱或五线谱,实际在主日崇拜当中做出来,尚需要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