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羊病的探索

胡适说考古和文献的整理需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科学也需要如此。贝内茨在疯羊病病因的探索中,就遵循了这一工作方法

大自然有时会不小心地留下一些破绽,给有心的人们一个被发现的机会。如果有心人发现了大自然的破绽,抓住这个破绽,顺藤摸瓜地搜索,一层层深入,最后就会逼得大自然不得不交待出自己的秘密。

澳大利亚科学家贝内茨就是这样一个有心人。他寻找羊的神经性疾病——疯羊病的过程就是一种创造性思维的过程。

有一年,澳大利亚的牧场上的羊群失去了往日的喧闹,变得寂静起来。但不一会儿,羊群突然地亢奋起来,一只只的叫着、跳着、斗着、疯着,就是在夜里,也会突然刮起一阵羊儿发疯的喧闹。牧羊人对此束手无策。

这是一种羊病,它使羊群整天躁动不安,变得衰弱不堪,最后大批地死亡。这批奇怪的病扩展着,传播着,昔日健壮的羊群,一批批地病倒了。

是什么原因引起了这种奇怪的羊群病症呢?贝内茨百思不得其解。

羊的这种病肯定是神经系统的病,而金属铅会引起中枢神经系统的损害。莫非羊吃了含铅的草,患了铅中毒症?

这是个大胆的假设。贝内茨按照这一设想,想到了铅的抗毒剂——氯化铵。他给病羊进行氯化铵注射,又在草料中拌入药物。不久,实验有了成效,病羊的症状明显减轻,贝内茨十分高兴。

但是,对第三批羊进行试验时,却一点作用也没有,羊依然疯叫。

为什么前两次的实验有效,而第三次却无效了呢?

看来,自己并没有找到疯羊病的真正病因,更没有找到治疗疯羊病的办法。

究竟是什么原因使羊发疯了呢?这不像一种传染病,但真的是铅中毒吗?如果确实是铅中毒,那么氯化铵疗法为何失效了呢?疯羊病的发生可能是另有原因的。

他想到,某种元素的缺乏也会引起疾病,羊会不会因为缺乏某种元素而生病了呢?第一批、第二批氯化铵中,正好有着某种羊所需的元素。这样,羊病在

无意之中被治好了。

他的心头一亮。找出羊病的线索不在于羊,而是第三次使用的氯化铵。

于是,他将三次的氯化铵样品进行分析比较,发现前两次使用的样品中含有丰富的铜元素。这表明,似乎是铜元素的缺乏引起了羊的疯病,而主观地想用氯化铵治疗所谓的铅中毒症时,却歪打正着,碰巧补充了羊所缺乏的铜元素,侥幸地治好了羊的疯病。

贝内茨同时发现,第三次的样品中没有铜元素。根据这些实验,他初步断定,引起羊病的原因是铜元素的缺乏。

为了进一步证明这个结论,他对病羊进行补充铜元素的实验,患疯病的羊竟渐渐地好了。

他想,很可能这些羊所在的地区是铜元素比较贫乏的地区,牧草中的铜元素含量比较少。铜元素与羊的大脑的功能有着密切的关系,铜元素的缺乏能引起脑功能的失调。在羊的饲料中补充铜元素成了问题的突破点。果然,在补充铜元素之后,羊的疯病竟渐渐地绝迹了。

贝内茨探索疯羊病的过程,采用“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在不断否定中寻觅科学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