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社会现实的物质生活是马克思哲学认识论的基础范畴,马克思生活哲学是在不断继承和超越诸多先哲关于生活哲学的优秀思想的基础上,实现了哥白尼式的革命,也正是由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紧紧把握了实践中的人的真实感性的生活史才具有了强大而持久的思想生命力。马克思主义生活哲学中蕴含着丰富的民生思想,转型期的中国民生问题已然成为关涉最大多数的尊严与幸福的公共话题,对现实民生问题的解答呼唤马克思主义生活哲学的出场,因此,系统梳理马克思对生活问题的哲学反思和沉淀,不仅可以加深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更全面而深刻的理解,更为重要的是,能够为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生话语范式提供现实启示。

一、马克思生活哲学的理论渊源

回顾西方哲学发展历程,生活始终是哲学关注的主题。在古希腊时期,虽然人们更多关注的是世界本源,尝试用水、火、气、土等实体性概念揭示世界始基,但同时也不乏关于人之生活问题的深度沉思。而在此时,哲学家们对生活问题的探讨主要集中在生活的类型与生活的至善。在《理想国》中,柏拉图除了探讨共同体的组织形式(哲学王的统治)和价值追求(正义)之外,对生活的类型也有经典论述。柏拉图认为,人的心灵可以分为三个部分:爱钱(利益)、爱敬(荣誉)和爱智(知识),而根据不同部分在心灵中所占的地位不同,人的基本类型分三类即爱智者、爱胜者和爱利者。与这三种人相对应,存在着三种不同的生活和三种不同的快乐。

二、马克思生活哲学的本真意蕴

如果翻阅马克思的诸多文本,可以发现,有关生活的论断随处可见。无论是用抽象语言阐发生产生活就是类生活,还是深刻提出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无论是批判地提出不是意识决定生活,而是生活决定意识,还是尖锐地揭示出经济学家的材料是人的生动活泼的生活抑或是历史地说明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都体现了马克思对生活问题的深切关注与深度沉思。概言之,生活哲学蕴含于马克思的哲学追问之中。

生活是世界的事实,是马克思生活本体论的首要命题。生活本体论,是指把感性生活看作世界的实存,换言之,人的具体的、感性的生活才是客观的事实。正如马克思指出,一切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是,人们为了能够创造历史,必须能够生活。

三、马克思生活哲学的民生启示

系统梳理马克思生活哲学的本质内涵,不仅能增强对马克思主义本真精神的深刻理解,尤为重要的是对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生话语范式有着重要的现实启示。

构建民生话语范式需要遵循立足现实的基本原则。马克思在对生活问题进行哲学求解之时,没有从抽象的原则出发,而是从现实的人出发,没有从空洞的概念入手,而是从具体的问题入手,没有从既有的观念切入,而是从实际的境遇切入,才能构建出体现时代精神和实践情怀的生活哲学话语范式。故而,在当代中国,构建民生话语体系首先要从我国的民生境遇和民生问题出发,才能使之呈现中国特色。当前,中国的民生诉求主要呈现三个特点:首先,民生诉求突显的范围和程度不断加深,即不仅涉及教育、医疗、就业、养老、住房等多个领域,而且民众对生活改善的预期也从生存型向发展型转向;其次,民生诉求的差距不断拉大。如果按照马克思提出的三个依赖理论对当前人们的现实境遇加以解析,那么中国人的生存状况处于现代化转型的过渡历史阶段,即三种依赖状态共时性并存,换言之,不同阶层群体的生存状态差异极大,进而对生活的诉求也相差甚远,利益冲突、利益矛盾和利益摩擦也在所难免;其三,新的生活诉求不断出现。当前,民众诉求不仅包括物质性生活诉求,而且也包括社会性交往生活诉求(如广场舞的出现)、多样精神生活诉求(如网络虚拟生活的出场)以及公共利益诉求(如生态意识的突显)等。因此,充分考虑现实民生境遇,不断扩展理论视域,成为构建民生话语体系的关键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