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找家教》
人物:一中年妇人(女),甲、乙、丙、丁四大学生(男)

女:(挎一个包,上)孩子今年上初三,学习压力像座山。成绩总也上不去,找个家教解忧烦。
[甲,手持一个特小的纸板上,板上写有:“北国大学家教”字样]
女:你是哪个学校的?孩子。
甲:北国大学,简称“北大”。
女:高等学府的高才生,能力一定很高吧!我们家孩子吧,学习也挺用心的,可成绩就是上不去。你说,这可咋办呀?
甲:别着急,大娘……
女:你跟我叫啥?(急忙打断甲)
甲:我叫您大娘,不介意吧!我看您长得年轻桓心棠蹋么蠡锒魄疲湍庖淮虬纾南窳嗨甑娜税。?
女:好!好!我也不管你叫啥,你先说说,你怎么管我们家孩子吧?
甲:学习嘛,一定要刻苦,古人悬梁刺股终成大器……
女:哎,哎,我们家那是天花板,上哪找房梁去?
甲:那好办,你找几根木头,搭一个架子,往写字台前一放,上面拴上铁链,挂个炭火盆,盆里烧把烙铁,等那烙铁烧得(滋……)
女:打住,你那是做家教吗?那是严刑****供啊!
甲:(不好意思)打孩子是不对,总得让孩子吃一点儿苦啊!您先把台灯撤了,把****光灯摘了……
女:哎,哎,灯都撤了,那到晚上,孩子咋学习呀?
甲:有什么困难?!抓几十只萤火虫,装个塑料里,往写字台上一吊不就完了吗!
女:我上哪找那么多萤火虫去?
甲:您,白天让那孩子抓一天的萤火虫,晚上再学,不就够用了?
女:那白天咋不学习呢?
甲:这个,……我倒没想到……咋样吧?
女:我对您的教学方法不欣赏,你被拿下了!
甲:不用拉倒,大爷,您要找家教吗?
[甲跑下,女来回踱步]
女:像这种人整个一法西斯,绝不能用。
[乙,挎一个书包,手持一个较大的纸板,上书:‘北方大学家教’]
乙:(先向女深鞠一躬)阿姨您好!
女:这孩子挺懂礼貌的。你是哪个学校的?
乙:阿姨请看:北方大学,简称北大。
女:高等学府的高才生,能力一定很高吧!我们家孩子吧!学习也挺用心的可成绩就是上不去,你说,这可咋办呀?
乙:请问,您的孩子,他……他是……他是什么人?
女:你这句问的,你说我们家秀秀是什么人?
乙:秀秀!秀……秀……(声音颤抖)

[乙转身,背对女,侧对观众,眉飞色舞,喜形于色,甩头发,整衣服、搓手,从书包里找出个滚刷,刷衣服上的灰尘]
女:什么毛病?
乙:(转回)请问,你们家秀秀上高几了?
女:刚上初二。
乙:(失望)(又喜)初二也行!
女:什么叫初二也行?!
乙:我是说初二嘛,刚好十四五岁,正是豆蔻年华。那叫知识渐长,情窦初开。(笑)女孩子成绩上不去,与青春期孩子心理有关。女孩子嘛,不能太封闭了,要开朗,要热情,多与男孩子交往也没什么嘛。当这种朦胧的感情从孩子心底萌芽时,我们一定要把它引入正轨,健康发展。我想引导咱秀秀妹……
女:行了,我们秀秀啊,是男孩!
乙:男孩!男孩怎么起这么个名字?!
女:我们孩子起啥名,你管得着吗?
[女转身走,男追上拦住]
乙:哎,哎,阿姨,男孩我也能教,男孩我也能教!
[两人退回舞台中心]
乙:请问,你们家那个男秀秀,他是不是总爱和女生接近呀?
女:有点
乙:有没有早恋的迹象呀?
女:这倒没看出来。
乙:是不是一见女生就眉飞色舞的?
女:对,太对了,还甩头发,整衣服,还拿个小刷前搓搓后搓搓的。
乙:是了,你说这样的孩子能学好吗?(气愤)男孩子成绩上不去,与青春期孩子心理有关。(严肃)男孩子,不要太开放了,要深沉,要稳重,与女孩子交往只能影响学习,有什么好处?当这种朦胧的感情从孩子心底萌芽时,我们要把它扼杀在襁褓中,绝不能放任自流。
女:我听说,当这种朦胧的感情从心底萌芽时,我们应该把它引入正轨,健康发展。(盯着乙)
乙:谁说这话,谁说这话,我当面就敢踹他!怎样,阿姨,让我去试讲一次吧?
女:想到我们家做家教——打电话不拿话筒。
乙:怎么讲?
女:免提!
乙:嘿,我还不去了呢![乙甩甩头,下]
女:像这种人,找他做家教,那不等于是引狼入室吗?!
[丙,披着大衣,戴着墨镜,叼着牙签](上)
丙:(唱)啤酒它顶呱呱,雪茄……(发现女家长)哟喝,可算逮住一个,(吐牙签,摘眼镜,揣兜里,捋袖子)
女:(双手抱包,后退)你,你想干什么?
丙:(从背后拽出一个更大纸板,上书“北疆大学,家教”)干什么,瞧着。(把纸板打开)
女:(长出一口气)噢,原来是找家教的,我怎么看着跟劫匪似的。你是哪个学校的?

丙:这不写着的吗?!北疆大学,简称北大。
女:高等学府的高才生,能力一定很高吧。我们家孩子学习挺用心的,可成绩就是上不去,你说这可咋办呢?(愁,叹气)。
丙:别着急,大姐
女:先来个叫大娘,后来个叫阿姨,现在又叫大姐,我是越活越年轻了。(面向观众)
丙:学习嘛,不能埋头死读,要讲方法讲效率还得摆脱思想上的包袱。
女:嗯,有道理。哎(↑),对了,我们秀秀,是个女孩,上高三了,她不太习惯和男孩交往,你能教吗?
丙:男孩女孩无所谓嘛,(面对观众)不敢当师生关系,就算是兄妹吧。她要真不习惯男家教,对不起,你去找个女大学生吧。
[丙转身走,家长在后恐吓]
女:站住,跟我走一趟!
丙:干啥呀,干啥呀?
女:到我们家讲课去。
丙:谢谢!我一定努力!
[电话铃响,丙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机]
丙:(对,女)稍等一下。(走开几步,对观众)喂,您好。噢,是蜜儿啊!有事吗?什么,陪你看电影?马上?不行,现在我有事……
女:你到底去不去?
丙:(转身对家长,但电话还在耳边)等会儿,姐。
[丙转身对观众,才发觉一声“姐”被蜜儿听到了]
丙:什么,跟谁叫姐?当然跟你了,我不是说过吗?不敢当师生关系,就算是兄妹吧。
女:你还去不去。
[丙转身,拿开电话,手捂话筒,对家长说]
丙:算了,我不去了。
女:这是什么人这是!
[家长愤愤而下,丙转身指着家长背影大吼,但电话还在耳边,话机未关]
丙:你什么人?我说过我不去了!你爱找谁找谁!没你张屠户,咱也不吃带毛的猪!
[继而转身,接着和蜜儿聊,话筒始终贴在耳朵上]
丙:嗳,蜜儿(柔),……不是!蜜儿!我不是说你!蜜儿!蜜儿!……(对方已挂)
丙:嗨!家教没找着,女朋友也黄了!
[丙气急败坏地奔下][家长唠唠叨叨上][街接紧凑,不可空场]
女:这找个家教也太难了
[丁背着一个特大的牌子,上书“北域大学 家教”](上)
丁:犯难了吧,抓瞎了吧,费劲了吧,冒汗了吧,找我呀,一切问题全部解决。
女:你是干什么的?
丁:(从背后翻出牌子,向观众示意)做家教的。
女:牌子倒挺慎人,你是哪个学校的?


丁:(嘲笑)一看您就没有经验,你们这些家长都这么问:(学)你是哪个学校的?
人家回答:北域大学,简称北大。(对众)您又说了,高等学府的高才生,能力一定很高吧!还说什么,我家孩子,学习也挺用心的,可成绩就是上不去,这可咋办呢?(对家长)像这样,那家教能找着吗?那钱能少花吗?
女:那依你说,该怎么问啊?
丁:你得这么问:你多大了?几岁上的学呀?上没上幼儿园?进没进托儿所?有多长的团龄?写过几份入党申请书
女:我又不是档案局的,查人档案干嘛?
丁:当然要查,思想作风更得查。你还得问,你迟过几回到?***豕富乜危****际宰龉富乇祝苛艄富丶叮磕慊沟梦省?女:行了,行了,你先说你能教啥吧。
丁:我啥都能教!把孩子交给我,他就是个猪八戒,我也能教成个孙猴子。
女:我们孩子,上课总迟到。
丁:我送他去
女:我们孩子,上课不注意听讲
丁:我帮他听
女:我们孩子,老是完不成作业
丁:我替他做
女:我们孩子,中考希望不大了(摇头)
丁:我代他考
女:我看出来了,你对做家教那是——贴年画光往中间抹浆糊``````
丁:怎么讲
女:不沾边儿。拜拜了,您的。(转身走)
丁:哎,你不要我没关系,那边有个哥们儿等半天了。(叫远方的人)嘿,快来,这儿有找家教的!
[甲跑上,与丁两面夹击家长,围追堵截]
甲/丁:大娘/阿姨,您要找家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