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齐步走,积极训练一星期,累的脱了一层皮b:俺们连各项训练走在前,考核比武得第一c:训练过后多休息,三三两两做游戏d:看那边,他俩正在下象棋合:嗨,俺们赶快到俱乐部,打开电视机,看――电――视,中央五台把球踢放一段足球开赛词合:噢―――a:中国队大战澳大利亚b: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c:中国队一连赢了好几场啦!d:这一次可能有意外a:怎可说这丧气话c:中国队如果输了呢?d:这能怪我吗,这能怪我吗?ab:合:不怪你怪谁?d:看电视也得有秩序b:中国队开球e:长传边路a:下底传中d:杨晨头球合:头球,头球,哎呀―――d:杨晨他没进球,我脑袋碰破了一层皮回到底线c:哎!b:常香玉演的豫剧a:你这人怎么不讲理啊?c:我怎么不讲理啦b:爱看豫剧你到别处去,俺们不爱看豫剧c:哎――别动,不但俺爱看豫剧,咱连长也是个豫剧迷b:那…….咱就看豫剧?e:不行,今天咱们是在俱乐部看电视,就是团长来了咱也看球赛d:看电视也得按顺序,就是连长现在来,我告诉你―――(连长进来)他说怎样就怎样。连长:同志们,在看电视啊,哦!河南梆子,好啊!连长:同志们,你们怎么啦?合:没事连长:不爱看?合:爱看连长:唉,对喽!要我看河南梆子地方戏,既消遣,又有益,花林兰替父从军,常香玉又扮男来又扮女,百看不厌,正好咱们搞训练,老科目也能搞出新课题,大李,张文,我说的对不对?ac合:对连长:刘浩,四喜,我说的对不对?bd:对c:连长的意见很正确,是应该看看河南梆子和豫剧连长:河南梆子和豫剧是一回事。

大李,你说说a:叫我说,常香玉虽说豫剧唱的好,最好也得把球踢bd:唉,对连长:常香玉是豫剧大师,踢什么球啊?不懂装懂,瞎编e:唉,他是说中国队要有常香玉唱戏那个水平,肯定能胜意大利合:唉,对呀!连长:我说这跑那去啦?和踢球有啥联系?a:有联系,连长连长:坐,坐――e:中国队对抗澳大利亚,应该去请常香玉,如果让她去参加啦啦队,一边唱戏一边唱豫剧。让对方听着听着入了迷,帮着俺啦,一下把球踢进去。

合:唉,对对。咣啷一下把球踢进去。

连长:噢,我明白了,你们刚才在看足球,我这一来换豫剧了,你们几个合着劲把我往沟里带,让常香玉不唱豫剧当球迷b:连长,你可别这样说,我们大家都喜欢你家乡地方戏,你带我们训练太辛苦了,难道说不应该让你看看常香玉啊连长:同志们比我更辛苦,再说啦,咱们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好,咱们合:看豫剧连长:看足球合:看豫剧连长:唉――这风格还挺高的,我告诉你们现在是休息,咱们不分什么上下级,在爱好方面咱们都一样,都应该完全平等,官兵同乐好传统,咱们现在猜捶打捶合:好,手心手背是依据捶abcde合:看豫剧连长:好啊,你们几个合同一气,不过,民主还得要集中,什么都得分个上下级c:对对,什么事都得分个上下级连长:听我的命令,快行动,把刚才的足球频道调整回去合:看足球

【《看电视》军人对足球的争论。】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