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目中的共产党员


我现在还不是共产党员,但我渴望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为什么?因为共产党员在我心中实在是太光荣、太崇高、太伟大。
光荣,她不仅仅是一个形容词:她浸透了革命先烈的鲜血,她是宝贵生命的结晶。 1948年5月25日,进攻隆化县城的战斗打响。董存瑞所在的6连,遭到敌人隐藏的桥形暗堡机枪突然开火,部队伤亡严重,派去爆破的战友一个个在中途倒下。面对敌碉堡的凶猛火力,董存瑞再次请战,在战友们的掩护下冲到桥底。董存瑞用身体做支架,左手托起炸药包,右手拉燃了导火索。他用自己年轻的生命为部队的胜利开辟了道路。他的牺牲是那样的光荣。
崇高,她不仅仅是对山的形容:她是新中国建设者们泰山般的理想,她是对新中国美好未来的不懈追求。
1959年,我国工人阶级的先锋战士,大庆油田的英雄代表,铁人王进喜同志第一次到北京出席全国群英会。他看到大街上的公共汽车,车顶上背个大气包。被没有汽油烧煤气的落后激怒了。他发誓"宁可少活二十年,拚命也要拿下大油田!" 他在豪迈的诗篇中写道:"北风当电扇,大雪是炒面,天南海北来会战,誓夺头号大油田。干!干!干!" 、"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 这是为了什么?为了泰山般崇高的理想,为了新中国美好未来的不懈追求。
一九六二年冬,焦裕禄同志怀着改变灾区面貌的雄心壮志,来到了兰考。 展现在他面前的兰考大地,是一幅严重的灾荒景象。横贯全境的两条黄河故道,是一眼望不到边的黄沙;片片内涝的洼窝里,结着青色的冰凌;白茫茫的盐碱地上,枯草在寒风中抖动。这一年,春天风沙打毁了二十万亩麦子,秋天淹坏了三十万亩庄稼,盐碱地上有十万亩禾苗被碱死,全县的粮食产量下降到历史的最低水平。这个贫农出身的共产党员坚信,这里有三十六万勤劳的人民,有烈士们流血牺牲解放出来的九十多万亩土地。他说,只要加强党的领导导,就是有天大的艰难,也一定能杀出条路来。“请组织上放心,不改变兰考的面貌,我决不离开这里。”这是为了什么?为了泰山般崇高的理想,为了新中国美好未来的不懈追求。
伟大,她不仅仅是对事物的赞美:她是新世纪共产党员们实现抱负的真实写照,她是实现中华民族崛起复兴的誓言。
1988年,山东省再次选派进藏干部。组织上决定让孔凡森带队第二次赴藏工作。当问他有什么困难时,他依然还是那句老话:“我是党的干部,服从组织安排”。他默默地来到老母亲的面前,又一次为老人家梳理着那稀疏的白发。他贴近母亲的耳边,声音颤抖地说:“娘,儿又要出远门了,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要翻过好多座山,过好多条河”。已是风烛残年的老母亲,她抚摸着儿子的头问:“咱不去不行吗?”孔繁森哽咽着说:“不行啊娘,咱是党的人,咱得给公家办事啊……”“那你就去吧,俺知道公家的事儿误了不行……”老母亲心疼地认可了。孔繁森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扑通”跪倒在老母亲的面前,流着眼泪对母亲说:“娘,儿走了,您可要多保重啊!”给老母亲磕了一个头,便毅然踏上了西去的征程。他为了什么?他为了西藏人民,为了实现共产党员的伟大抱负;为了西藏的崛起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他们抛头颅洒热血,为了人民的翻身解放;他们艰苦奋斗无私奉献,为了新中国的繁荣富强;他们心系人民,呕心沥血,为了新中国的和平崛起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他们都是铁骨铮铮、顶天立地的共产党员,他们就是我心目中的最光荣、最崇高、最伟大的共产党员!


我心目中的共产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