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周的争诊科实习就要结束了,抱着初次实习所燃起的熊熊热情,两周来,几乎是整天呆在急诊科里,总是近至午夜才托着仍旧兴奋的身躯,在盏盏星光下,呼着夜里澈亮的寒风,充实的踱至宿舍。

感到了的成长。从最初入科时只敢静静的躲在老师背后,到开始用理解的通俗易懂的语言将老师不至多讲但患者却不曾理解的东西传达,到开始在老师繁忙时接诊病人,直到现在可以从患者来送至患者满意离开,中途只需要拿着开好的处方找老师审阅签字。

像小时候的作文中经常用到的次那样,实习的两周同样经历了好多初体验。从次为患者写病例,做接诊记录,到开始门诊查体,直到最后的外科清创缝合。都经历了从稚嫩到自信的过程。

是在一次将怀疑有食物中毒的患者,在很的临床体征,并且血象也不高的情况下,经我的仔细查体后大胆诊断为急性阑尾炎,并在几个小时候后被专科医生确诊的时候,真的有种说不出的幸福。

的学长说,现在是最初的激情,激情过后就将对失去现憧憬和热情。我觉得不会,我很难想象对这么一份每时每刻都会有挑战的工作怎么会热情。是短暂的实习年,每科的轮转更是急促,怎么会忍心丧失那仅短短几天的机会。

科里病人加书本理论,我正在以自行之的方法来贪婪的吸收着浩如烟海的医学知识,来着,也在麻痹着很快乐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