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思想,是彻底唯物主义者的思想品质之一,是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根本动力之一。胡锦涛同志在提出科学发展观的同时,重提解放思想,无疑有着极为深刻的历史转折意义。

他使改社会主义之革的反动势力在人民的质疑面前一片惊慌,表现出赤裸裸的最后疯狂。他们已不再掩饰其复辟资本主义的企图,甚至公开为压迫中国人民数千年的地主乡绅主导的封建制度翻案,要“彻底摆脱传统社会主义的束缚”;他们加速投靠帝国主义和国际资本,为了保护自己非法掠夺人民所得的财富,竟然不惜拱手让出国家对于金融、矿山资源的控制权;他们打出修正主义头子伯恩施坦的旗帜争取所谓马克思领域的话语权;鼓动金融资本瓦解农村公有经济的最后阵地,借口“行政垄断”瓜分公有制企业的最后蛋糕。

然而他们内心又极其虚弱,担心形势“有逆转的可能”(吴敬琏语)。两种解放思想观、两种改革观空前严重对立,官僚资产阶级及其附庸大资产阶级的倒行逆施,和工人、农民、劳动知识分子的解放要求;民生、社会两极分化、信仰危机、三农等社会问题,日益明显地集中在要社会主义还是要资本主义、要人民当家作主还是要官僚、资本当家作主、保卫还是践踏社会主义宪法这样一个根本问题上。

这是中国两种前途、两种命运的决战,这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个阶级的决战,这是人民保卫数千万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胜利果实还是听任其丧失的决战。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每一个人都毫无例外地要表示自己的鲜明立场,现在党和国家的所有领导人都要在实践中接受检验。资产阶级的每一个细胞都已经调动起来,无产阶级正在以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为内涵的“科学发展、解放思想”的大旗下集结。

资产阶级害怕人民的思想解放,而我们的一些同志也还心存顾虑,这是非常危险的。必须看到,从一九五六年开始到文化大革命,毛泽东领导的社会主义改革和人民思想解放运动及其思想成果,已在实践中凸显其真理性,成为人民手中锐利武器;近三十年来备受压抑的工人、农民、革命知识分子反帝国主义和卖国主义、反官僚特权和资本特权的斗争重新高涨。

在这样的形势下,解放思想更对人民有利。彻底唯物主义者是一贯欢迎思想解放的。

思想解放的方向是由社会发展规律决定的,并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所谓思想解放,不是一部分人的思想可以解放,另一部分人的思想不可以解放;更不是少数人的思想可以解放,而大多数人的思想不可以解放;特别不是官僚巨富的思想可以解放,而工人阶级为核心的广大人民的思想不可以解放。

思想解放愈广泛愈充分就愈对大多数人民认识真理有利,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普及有利,对社会进步有利。

一,思想解放运动的历史回顾

历史上的思想解放运动总是伴随着新兴阶级登上政治舞台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而开展起来的。中国新兴地主阶级的思想解放运动是在反奴隶主专制的斗争中发展的,经历了春秋时期和战国时期两个阶段;欧洲资产阶级的思想解放运动是在推翻封建教会专制和皇权统治的斗争中前进的,经历了文艺复兴时期和启蒙时期两个阶段。

其间虽然穿插着多次旧思想的复辟,但最终都无法改变新阶级思想解放的进步方向。现代思想解放运动是以《共产党宣言》发表为标志,从一八四八年正式开始的。

他以摧毁私有制消灭一切阶级对立为最终目标,以建立和巩固无产阶级专政为现实目标,是工人阶级为核心的广大人民的思想解放运动。无产阶级为核心的广大人民的思想解放运动同样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即夺取政权阶段,以苏联社会主义国家建立和社会主义阵营形成为标志已经初步完成,其思想成果为历史唯物主义、剩余价值理论和一国可以建成社会主义学说。其历史文献有《共产党宣言》、《资本论》、《帝国主义论》《论列宁主义基础》《新民主主义论》等。

第二阶段即巩固政权并向共产主义过渡的阶段,以五六年开始的社会主义改革运动和毛泽东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为实践正在前进中。这个阶段还远远没有完成。

其思想成果有两类不同性质矛盾学说和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学说。已产生的历史文献有《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和《毛泽东文化大革命中的讲话》。

尽管在毛泽东逝世后,无产阶级思想解放运动由于叛徒的出卖再次遭遇重大挫折,但历史在试错以后又要继续前进。文化大革命作为无产阶级思想解放运动的第二阶段还没有结束,在这期间,任何脱离无产阶级领导的其他阶级的思想解放都只能引起社会倒退。

历史发展规律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更不以一小撮叛徒的意志为转移。

自从共产党宣言发表、科学社会主义与工人运动结合,就标志着人类社会已经进入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马克思恩格斯头脑里想出来的,而是生产力发展的必然结果,是阶级斗争发展的必然要求。

从此,在这个世界上,工人阶级广大人民应该不应该、能不能、怎样当家作主就成为人类思想交锋的焦点和思索的中心,就成为革命与反动、进步与落后的试金石和分水岭。现代世界和中国的根本问题,都不过是支持还是阻挡无产阶级思想解放的问题,要资产阶级专政还是要无产阶级专政的问题。

这就是我们在当今世界划分进步、落后和反动的唯一标准。毛泽东一九三九年在纪念五四运动时就明确指出:“所以我们看人的时候,看它是一个假三民主义者还是一个真三民主义者,是一个假马克思主义者还是一个真马克思主义者,只要看他和广大的工农群众的关系如何,就完全清楚了。

只有这一个标准,没有第二个标准。”这段话,今天仍是真理。

只有用这个标准看事看人,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解放思想大讨论心得体会--论解放思想】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