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一带一路战略与海外港口投资问题的思考  1.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经济和港口发展状况

1.1经济发展状况

一带一路贯穿亚欧非大陆,一端是活跃的东亚经济圈,一端是发达的欧洲经济区,中间广大腹地国家经济发展潜力巨大。一带一路沿线涉及60多个国家和地区,人口众多,经济总量巨大,发展潜力巨大。该地区人口约占世界总人口的63%,国民生产总值占全世界总量的44%。

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经济发展基础、产业结构、发展速度各不相同,经济发展地域性特点明显。

总体而言,东南亚地区区位优势明显,政治局势稳定,经济增长较快,产业基础相对完善,投资环境较好,是我国资本输出的最主要地区。南亚地区是全球经济增速最快地区,巴基斯坦、斯里兰卡是我国重点援建国家,正处于大型基础设施建设期,经济处在加速发展期。中东和北非地区受部分国家和地区战乱、政权更替等因素影响,经济增长有所放缓;但该地区石油、矿产资源丰富,对生活消费品需求大,与我国经济有很强互补性。欧洲虽然受欧债危机、恐怖袭击以及英国脱欧影响,GDP和外贸进出口受到影响,国外资金流入减少,但欧盟仍是经济总量最大的地区,经济总量比其他三个地区总和还要大,也是我国最大的贸易伙伴,相互经贸往来频繁,即使近年来其经济增速放缓,但仍然是对一带一路沿线经济贸易格局影响力最大的地区。

1.2 港口发展情况

一带一路地区港口保持稳定增长。2014年,一带一路沿线地区港口集装箱吞吐量达2.59亿TEU,同比增长5.1%:其中东南亚地区吞吐量为9379.8万TEU,同比增长5.1%;南亚地区吞吐量2081.6万TEU,同比增长8.6%;中东及北非地区吞吐量6096.3万TEU,同比增长4.6%;欧洲地区吞吐量8311.8万TEU,同比增长4.8%。

2015年全球最具发展潜力集装箱港口排名,其中一带一路地区港口有14个,包括中国的上海港、宁波港、青岛港,新加坡港,越南的胡志明港,印度的尼赫魯港、金奈港、蒙德拉港,斯里兰卡的科伦坡港,阿联酋的迪拜港,沙特阿拉伯的吉达港,埃及的塞德港,南非的德班港,西班牙的阿尔赫西拉斯港。

2.一带一路战略对港航业的影响

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将进一步促进航运需求提升,带来港航业发展模式新的变化。

2.1港口物流需求增加

首先,一带一路战略涉及东南亚、南亚、中东、北非、欧洲等地区,其中东南亚、南亚、中东、北非部分国家和地区基础设施还比较薄弱。通过实施一带一路战略,中国将加大对这些地区基础设施投入,从而促进中国与该地区贸易发展,创造新的海运需求。

其次,一带一路地区港口、航道、公路、铁路等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可增强这些地区空间上的可达性,间接促进了贸易的发展。建设海上丝绸之路就是要推动以海陆连接的区域及跨区域合作,通过互联互通建设把我国沿海与东南亚、南亚、中东、北非和欧洲等地区连接起来,形成一个以港口为依托,以贸易、投资为纽带的合作经济带。一带一路沿线互联互通基础设施的大力建设,将大大增加中国与这些国家地区的贸易交流。在一带一路倡议下,相关机构预计中国与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出口贸易额年均增速将达到8%左右,进口贸易额年均增速将达到6.5%。

2.2港口对外投资布局步伐加快

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推动下,我国港口企业纷纷加快走出去步伐,在日趋频繁的中外港口合作中,不仅出现了参股、参建、控股收购、委托经营、租借、缔结友好港等多种形式,而且海外码头的规模和布局也不断得以突破。我国港口企业的资金、人才、管理、技术优势正逐步夯实海上丝绸之路的基础。除传统的全球港口运营商如中远海运港口、招商局港口持续在海外进行港口布局外,地方性港口企业,包括上港集团、北部湾港口集团、大连港集团、烟台港集团等也纷纷加快境外港口布局步伐。

2.3促进港航企业联盟化

一带一路战略下,国际间物流通道建设越来越重要,物流链越来越长,需求越来越精细化,市场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任何一家企业都难以做到物流链全过程控制,必须要与供应链各个环节的物流企业纵向联盟。同时,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航运企业、港口企业相互之间的横向联盟也在不断加强。

3.我国对外投资港口区域及模式分析

3.1投资区域

从目前中资企业在海外港口投资的情况来看,主要以中远海运港口和招商局国际的规模最大,此外,我国地方港口企业不断活跃于海上丝绸之路沿线港口的投资建设中,除了招商局国际、中远海运港口等常年有港口投资传统的企业,也有上海港、北部湾港也已在海外投资。投资范围分布在东南亚、南亚、中东、非洲、欧洲地区中政治经济形势发展稳定的国家。其中东南亚、南亚、北非这些一带一路沿线中经济增速相对较快、与中国有大型产业合作项目的区域成为投资热点。

3.2投资模式

中资企业海外投资港口的模式主要有合资合作、兼并收购、BOT、特许经营权等,整体上看,在经济发达地区的港口投资大多以合资合作和兼并收购模式为主,能够充分利用已形成的优势资源;在经济欠发达地区,由于资金不足,则多以BOT模式为主。

4.海外投资项目应关注的几个风险问题

我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港口投资日益扩大。但由于海外港口项目投资规模大,回收期长,存在资金和经营上的风险,同时也存在政治、法律、文化差异等方面的风险。

4.1政治风险

我国企业海外投资开展时间短,国际合作经验不足,缺乏对东道国政治、经济、劳工政策的深入了解;我国一些企业的投资是在国家战略的背景下开展的,以资本雄厚的国企为代表,这更容易被东道国民众视为意识形态入侵和政治干预,尤其是在关系国民生计的港口、公路、铁路、机场等投资领域。因此,我国企业在投资过程中,更应该坚持国际化视野,淡化民族企业的宣传,更好与当地融合,降低政治风险。

4.2经营风险

目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和投资环境差异较大,贸易壁壘和准入条件各异,部分国家和地区市场经济环境不佳,资金实力较弱,产业基础不强,金融系统不完善。港口基础设施资金投入多,建设周期长,投资风险极高。在当前形势下,需要关注净投资效益问题,避免为了国家政策盲目投资,为了走出去而走出去。

4.3法律风险

我国企业对外港口投资的风险防范法律体系有待健全,一些领域缺少明确、系统的对外投资法律规划,对外港口投资的法律体系有待完善。同时,我国尚无有效的投资风险预警机制、监督机制和保障机制,对港口对外投资的扶持政策尚不明确,如没有明确中国海外港口投资准备金制度、海外港口投资税收优惠制度、海外港口投资保险制度等。

5.一带一路沿线地区港口发展投资机遇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虽然经贸潜力与投资风险迥异,但通过分析梳理,依然可以发现部分风险相对较低、投资相对稳定的港口和地区。其中,在东南亚地区以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港口投资回报高于风险层级;新加坡以低风险、中回报最适宜稳健型投资,而马来西亚与印度尼西亚虽具有较高回报,但同样投资与经营风险也略高于新加坡;南亚地区港口风险与收益均相对平衡;西亚地区的阿联酋、土耳其、沙特阿拉伯、阿曼、卡塔尔、科威特等较适宜投资,但其风险与收益程度仍需按投资偏好进行选择;除此之外,东北非地区以及苏丹等国也具有一定投资价值。

从港口投资类型来看,大部分地区都适宜优先进行从事商品贸易的集装箱码头建设,而且有利于提振双边消费市场,进一步促进经济发展,推动合作迈向深水区;同时,东南亚地区的越南、印度尼西亚、柬埔寨、缅甸,南亚地区的印度、巴基斯坦,西亚地区的土耳其、沙特阿拉伯,以及东北非地区的埃及、苏丹等国建设需求较大,大宗散货码头的建设值得青睐;相对地,原油等液体散货码头随着油价持续下行,国际需求不断增长,沿线国家对油品码头的需求也日益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