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副科钢琴课程是一项“热门”的音乐课程,针对声乐专业进修副科钢琴的教学方式,本文就其必要性、如何针对声乐专业进行相关的钢琴素质培养和有关“传统的”钢琴教育如何在副科钢琴教学中发挥效应三个论点进行了有关的研究结果阐述。

关键词:音乐教育;钢琴教学;声乐教学;接轨

一、声乐专业进修钢琴课程的必要性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音乐院校中都存在着这样一种普遍的现象,在一些非钢琴专业的院系课程安排中往往把钢琴课当作一门专业必修课程。在我国的音乐学院里,无论是作曲系、声乐系或者音乐教育系等都为学生开设了副科钢琴这门课程。实际上钢琴应用基础对于每位作曲专业或音乐理论专业的人士而言都非常重要。作曲家需要通晓数种乐器,其中一般都会包括钢琴,对理论专业学生而言,钢琴往往是要依赖的研究工具。

那么声乐专业学科与钢琴的关系又是如何的呢?在校学习声乐的学员多多少少都要学习钢琴,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在国内,当我们走进任何一个学院的声乐教室,我们会发现在房间里一定会摆设有一台钢琴。声乐老师在教授课程的时候都会坐在钢琴的面前,手指抚琴弹奏协助学生进行练声训练或歌唱。老师为学员调整音高、音准都是运用钢琴来完成的,钢琴诚然已经是课堂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在国外,并不是只有著名的卡雷拉斯或者多明戈会弹一手好钢琴,其实大多数音乐院校里的声乐教授都能弹一手好琴。

即使院校方为教授们配备了随堂的钢琴伴奏员,这也并不影响他们在课堂中施展钢琴弹奏才能,他们与伴奏员之间经常存在着协调、指导和互助的境况。很多时候他们可以像伴奏员一样弹奏钢琴伴奏,但因教务忙碌等原因不亲自担任弹奏工作。他们精通钢琴不仅是因为钢琴是一件令人喜爱的乐器,还因为钢琴弹奏的水平、能力可以直接或间接地辅助作用于他们的学术水准和音乐艺术造诣中。这件乐器可以使歌唱家为表演而做的每次声乐演唱练习变得完美而充实;钢琴部分往往是完整的作品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歌唱家们若能够将乐谱中的钢琴伴奏谱弹奏出来或者审阅清楚则能够对原著的内部轮廓和构思进行深入地了解并随之加以演练。

在歌剧院里,每当要排练上演一部歌剧时,排练时间中的相当一部分都是运用钢琴来完成弹奏乐队总谱部分的,其原因一是因为跟随钢琴演唱比乐队更容易、更简单,而且演员们通常要依赖钢琴来适应、了解乐队总谱中的各种音乐细节。试想将一位对于钢琴完全陌生的人与一位熟悉且能熟练弹奏钢琴的人相比较,要马上适应乐队总谱的各种演绎,他们中谁能更快、更好地完成任务呢?答案一定是后者。因此,这就从一个层面说明了钢琴基础的重要性和声乐学员进修钢琴的必要性。从某个角度来说,促进声乐艺术顺利继续发展的关键在于歌唱家对新作品敏锐的判断能力、洞察力和迅速的掌握能力。

当歌唱家学习一部新作品时,其强有力的音乐理论底蕴、对于各种作曲技法的理解和对作品内在种种规则的严格把控乃是确保演出成功的关键。这些现实的理由预示了也决定了学习钢琴的必要性。音乐学院是音乐家的摇篮,当每位声乐爱好者进入音乐学院,迎接他们的总会有视唱练耳课、和声课。这些理论性的课程对于钢琴基础有一定的需求和依赖性,钢琴基础几乎是确保顺利掌握理论知识的叩门石。

而本文中提及到的将声乐与钢琴作为一体艺术的各种艺术歌曲、作曲家为声乐和钢琴而作的作品,也期待着歌唱家对这种艺术内在的关联性进行学习和研究。另外,对于歌曲的即兴伴奏能力也是声乐课堂和舞台上不可缺少的技能,即兴伴奏弹奏能力是一种实用学习、表演以及教学能力,同时它也确定了声乐专业进修钢琴的必要性。

二、如何针对声乐专业学员进行相关的钢琴素质培养

大部分声乐学生已经在参加“艺考”前的学习阶段针对钢琴进行过一定程度的训练,他们大致上已经掌握或接近掌握了车尔尼作品599的钢琴弹奏技能,少数人甚至已达到849、299或更高的水平。在国内音乐学院里,通常情况下,钢琴课的授课课时量是半节课/每周,也就是说每位学生每周有一次不多于25分钟的钢琴课程安排。这样的课程内容安排表现出一个问题或现象,就是对于那些已具备有一定钢琴弹奏水平的同学来讲,在钢琴学习与声乐学习之间搭建桥梁的关系显得不直接。鉴于此,本研究认为副科钢琴课的学习目的应该以其实用性为基础,在教授副科钢琴这门课程时教师需要关注声乐专业学生的独特性,应该尽量将学习钢琴的前瞻性与利用钢琴课程互助发展声乐学习相结合。

此外,副科钢琴课程的授课大纲不应在授课曲目等方面完全地等同于专业钢琴或业余钢琴学习的规范及安排。在研究过程中,笔者仔细查阅了声乐专业的教学专用谱集丛书,这些声乐授课用教材一般包括有尚家骧编订的《意大利歌曲集》、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的高等师范院校试用教材《声乐曲选集》、上海音乐出版社的《外国歌剧选曲集》,另外还有不同作曲家的艺术歌曲集等。在将它们与钢琴授课教材相比较后发现,这些常用的书籍里不乏有众多乐谱适合声乐学生用作钢琴课程的学习对象,因为丛书中一部分作品的钢琴伴奏部分并非是对弹奏技术要求很高的作品。这些伴奏乐谱中的技术含量一般包含弹奏变化不算快的和弦和八度音程、由不复杂的八分音符或十六分音符组合成的伴奏性音型。

比如,以几乎是声乐必学曲目的歌曲《假如你爱我》和《让我痛苦吧》为例,它们的钢琴伴奏琴谱对弹奏能力水平的要求只是介于车尔尼599与849之间,作为车尔尼练习曲的代替品,它们是更好的弹奏练习对象。通过学习这些伴奏乐谱,同学们不仅可以在钢琴弹奏技艺方面获得提高,而且还可以帮助学员对歌曲的音乐组成部分有更为全面的了解。与此同时,在同学可以顺利地弹奏伴奏谱后,他(她)还可以与其他同学进行合作,为其他同学的歌唱弹奏伴奏。这样可以一举两得,与单一地学习演唱一首作品相比,学员因此得到了对于作品更为深入的了解并尝试了如何与演唱合作的伴奏工作。

因此,在声乐教学丛书的基础上本研究还添加了更多的谱集,就外国艺术歌曲而言收集了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世界音乐大师声乐经典系列”中的《卡契尼艺术歌曲选上下册》《莫扎特艺术歌曲44首》和尚家骧先生的《意大利歌曲集》等。在教授这些伴奏乐谱的过程中,教师需要做的工作包括为乐谱标注指法和制定如何简化乐谱的计划。大部分的声乐伴奏乐谱上都没有指法标注,而正确的指法是弹奏的关键环节,它有利于确立正确的手位、弹奏习惯并防止养成“偷懒”性的无理指法等现象的发生。在教授学生某首歌曲的伴奏谱之前,教师应该仔细揣摩合理的指法并在乐谱上标注必须的指法标记。

简化乐谱的工作也是必要的,这是因为歌剧咏叹调的钢琴伴奏谱是根据交响乐队总谱改编的。而学生的双手大小条件的限制、弹奏的舒适情况或者根据演唱者的需要等因素,决定了对乐谱进行简化的方式、方法以及必要性。这样的情况也适用于一些意大利歌曲等等,而贝多芬、舒伯特、舒曼等作曲家的德奥艺术歌曲和一些18世纪以来的作曲家为声乐与钢琴创作的艺术歌曲则不应被包括在内。即兴伴奏是声乐学生学习钢琴课程中很受关注的焦点,因此很多学生都对之感兴趣。

即兴伴奏在声乐课堂上是一个有用的技能,有很多创作歌曲都来自电影、电视剧等,它们中的很多都是以简谱等简易歌谱形式出版的,因此需要编辑伴奏。这些歌谱中往往标记有和弦标记,但是我们需要具备将和弦标记转化成伴奏织体的能力。因此培养即兴伴奏能力是本研究的中的一项重点,在教学过程中需要借助于一些即兴伴奏教程。辛迪老师著有《钢琴即兴伴奏速成教程》(上海音乐出版社)、《钢琴即兴伴奏经典民歌118首五线谱版》(上海音乐出版社)、《简谱钢琴即兴伴奏歌曲108首》(上海音乐出版社)等多套乐谱书籍,它们详细讲解了各种歌曲的即兴伴奏弹奏方式。

在本研究的课堂上,这些丛书十分受欢迎,无论是作为老师还是作为学生都从中得益匪浅。这些教程中的每首歌曲都包含了歌曲的歌词,在学习的过程中,学生不仅可以练习弹奏伴奏而且还可以了解了歌曲的歌词内容。在弹奏中,学生可以按照歌词含义安排伴奏音乐的乐感处理。在教授即兴伴奏过程中,本研究还同时解决了另一个重点:对移调能力的训练。

这是因为歌手能适应的舒适歌唱音域有所不同,于是对歌曲进行移调是声乐学者常常需要面临的一项工作。歌谱中的每首歌曲一般都保留着作曲家在创作时采用的原调记谱,在简谱里则使用了首调来完成记谱。运用正确、舒适的音域歌唱歌曲是非常必要的,所以本课堂要求学员就此进行练习。对歌曲的原调进行移调这项工作是这样进行的,若是歌手不适应用歌曲的原调歌唱则需要选择舒适调性。

在本研究过程中,笔者引导学生在纸面或五线谱纸上进行歌曲旋律的移调处理,最后将辛迪老师教程中的和弦标记,比如C、F等,改写为了罗马数字的Ⅰ、Ⅳ等标记,就此完成了书面的移调。

三、“传统的”钢琴教育如何在副科

钢琴教学过程中发挥效应本文所谓“传统的”的钢琴教育是指与主科钢琴或者业余钢琴考级有关的钢琴学习,它更注重钢琴独奏演奏能力的训练。由于一部分的声乐学员入校时也有钢琴基础水平几乎为零的情况,这就意味着这些学生需要接受一些“传统的”入门阶段的钢琴课程训练。本研究认为在这样的训练过程中应该纳入的主要教学内容应该包含基础的钢琴五指弹奏能力培养和视奏能力的训练。特别是视奏训练比较重要,它必须包含在日常的课程练习之中,其培训的内容主要是五线谱视奏和一些针对节奏的练习。

这样的训练有益于防止学生因为读谱速度缓慢而导致的学习进度迟缓这类问题,敏捷的读谱能力一贯是确保学员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足量任务的关键所在。本研究借助了有关这一领域的一些书籍,如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出版的海伦玛莱斯与凯文奥尔森的《钢琴视奏与节奏训练教程》。该教程详细地阐述了拍号、调号,乃至各种节奏、连奏和跳奏、各种音乐符号等等知识,可以说是各种细节内容应有尽有。这样的书籍大大地提高了学习速度,使学生得心应手地熟练掌握了知识要点。

而对于已具备初级或初级以上钢琴水平(这里是指已达到车尔尼849或299水平)的学员来说,“传统”钢琴教育中所惯用的手指练习比如音阶及琶音练习应被适量地纳入学习范围中。它们能较好地促进手指机能的发展,并且这些练习可以帮助学生更好地熟练掌握钢琴的各种琴键位置、角度和增强学生对于和声的认识。另外,“传统”学习内容中的一些节点,比如练习曲、复调曲以及奏鸣曲等可以根据需要而纳入到学习的范围中,这样会有助于提高学员对于不同风格作品的接受能力和理解能力。在这样的过程中应该关注的则是有关背谱的问题。

由于篇幅较长的作品不易在短时间内被完全掌握,而背谱对于一些人来说则是更难在一定时间内完成的任务,所以背谱变成了十分消耗时间、有时候甚至是难攻克的难点。对于这一问题,在本研究的课堂中,我们时常故意地回避了背谱这个学习点。其实,在19世纪以前的音乐会上音乐家在演奏键盘乐器时是没有背谱这种惯例的,音乐家们不必背谱弹奏而可以看乐谱演奏。所以本研究认为,在副科钢琴课程中,背谱并不是必须完成的任务,学生可以在不背谱的情况下顺利完成弹奏所学习的曲目就可以算是已经完全达到教育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