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利用教材编写团队策划校本教材等衍生产品

课标教材的作者都是各学科的优秀人才,学科底蕴和实践能力兼具,将这些优秀作者充分利用起来,策划教材衍生产品,既可以为推广新版教材服务,又能丰富部门的产品结构。

1.策划介于“纯教材”和“纯课外读物”之间的课外衍生读物

目前,市场上的纯课外读物品目繁多,因此可以利用教材研发优势,转而开发依托教材、为教材服务的地方教材、校本教材,这类图书可以提供给实验学校的兴趣班使用,或者作为校本教材使用。如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语文教材编写组经多年潜心研究提出了国内首创的“批读文”,但因国标体例等原因,课标教材并没有对此进行系统讲解和学习指导,因此,可以策划一套“小学语文批读文解析”丛书,专门讲述与学生课堂学习配合的“批读文”范例,改进小学生语文阅读方法,提高其阅读能力。又如,为了进一步拓展数学教材中的“综合与实践”“你知道吗”两个栏目的知识,可以策划一套“小学数学文化”丛书,由教材主编领衔编写,依靠其影响力联合国内外数学文化方面的教育专家联合打造,探究历史、数学、游戏、生活、艺术、健康、环境、科学、自然、经济等10个细分学科中蕴含的数学文化知识,探秘生活与数学的关系,从而教给小学生有关数学文化的趣味知识。类似这样的介于“纯教材”和“纯课外读物”之间的选题,除了可以作为市场上零售的课外读物,还可以以相关课题研究为支撑,作为实验试点学校的课外活动、兴趣班使用的校本教材。

2.整合出版相关的科研理论成果

为配合教材修订,经常需要和教材编委一起组织有关教材修订的课题。课题结项后,其研究成果不仅可以作为教材编写的重要研究材料,同时也可以作为很有价值的选题,进一步开发出版后供广大一线教师、教育研究者学习使用。如,针对数学学科的“小学数学教材编写特色研究”课题,策划了“小学数学教学研究精编案例”“一线教师说教研”等选题,可供教师培训使用,虽然读者面不如教材、教辅广,但却是不可替代的服务型产品。

二、引进出版翻译教材

我国现行的国家课程标准教材,是义务教育法定许可使用的教材。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逐渐提高,教育与国际接轨的意识也越来越强。国外教材的优点,的确可以作为现行教材的良好借鉴,供教育研究者参考。新形势下,翻译教材主要有以下三种市场取向:一是满足城市高素质人群对孩子教育的需求,二是满足素质教育培训机构将翻译教材作为培训教材的市场需要,三是提供给高校教材研究机构研究人员借鉴使用。对出版社来说,做翻译教材虽然投入较大,但除了可以瞄准以上三类目标市场外,大型翻译教材的引进出版还可以提升出版社的形象,丰富产品线,增强竞争力。同时,这类大套系的图书在申请各类基金、奖项方面也很有优势。

三、开发市场类青少年读物

教材出版部门主要负责教材编写和出版,涉及的市场类选题较少。教材的开发是有阶段性的,阶段性地完成教材开发后,在比较长的一个时期内,教材的内容不太会有变化。这期间,编辑们就可以腾出手来,利用学科优势和作者资源,找准定位,多开发一些市场类的青少年读物。在选题的选择上,笔者建议,还是应以教材为依托,逐步策划和本社教材版本配套的青少年读物,做出特色。做教材配套版本的读物,一是可以发挥教材本身优势,体现核心竞争力,二是可以避免与市场上同质化严重的通用型教辅相竞争,三是可以依托教材使用地区的市场份额,盯准并优先占领这部分目标市场。

四、拓展出版相关的数字产品

近年来,数字出版发展迅速。教材因其特殊性、唯一性和资源的丰富性,在策划出版数字产品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围绕教材开发出的电子教材、电子教参、电子教辅、互动平台等一系列数字产品,也是教材出版部门应该重点考虑的教材衍生选题。

1.策划出版电子教材

21世纪的学生身处日新月异的数字时代,目前市场上各种集学习、游戏于一体的平板学习机比比皆是,但质量良莠不齐,很多甚至只是借用了数字出版这个时尚的外壳,内容并不是老师和学生真正需要的。作为教材数字产品的内容提供者,教材出版社必须承担起提供优质内容的社会责任。通过调研,笔者认为,电子教材应至少满足在以下四种情况下使用:教师上课直接使用;学生在家预习或者缺课时自学;家长辅导学生在家学习;教师备课时可以下载需要的资源。因此,策划电子教材时不仅要考虑教材资源的集合,为教学服务,还要考虑将电子教材做成有更多与学生互动功能的有声电子书。包括点读功能、习题提交及反馈功能、融游戏于一体的通关练习功能等,从而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同时也给教师上课提供参考。为适应实际需求,在策划的时候可以同时考虑光盘版本、网页版本和App版本等多种版本形式,多种版本同时策划,分步实施。

2.策划出版和教材配套的数字化教辅产品

这类数字出版物是基于电子教材开发的外围衍生产品,包括包含游戏的互动式电子类习题产品、可以找出学生薄弱环节从而进行多次巩固练习的题库平台等。

3.整合提供付费型电子教参、教案等备课资料

开发各种使用方便的付费型电子教参和教案等教学资源用书,非常符合当代教师的迫切需求,既可以免去他们携带资料的困扰,又能方便他们“选择性阅读”,足不出户即可从浩瀚的资源中获得他们需要的教学参考资料。在资料的使用上,提供部分免费资源后,可以采用网上积分换资源、付费购买等方式实现增值。

4.策划搭建基础教育数字互动平台

除了开发电子图书,笔者认为,还应策划通过整合已有资源搭建的基础教育教学专有的交互性、个性化数字平台,这也是未来数字出版发展的方向。在交互性上,学生、家长、教师可以通过这个平台互相沟通,即通过设置不同使用者的帐号,学生可以在平台上学习课程、完成并提交习题;教师可以在平台上修改、测评学生作业;家长可以在平台上看到孩子的学习情况和教师批改作业的情况;教师还可以通过上传和下载资源,达到资源共享。在个性化方面,教师能针对平台上提供的电子教材自行增加或删减所需资源、习题,以进行个性化备课;学生可以在平台上搜集自己做过的习题,并能智能检索错题集,同时提供同类题目巩固练习,做到及时查漏补缺,同时也方便老师和家长清晰掌握学生的薄弱环节和完善情况。这样的平台是为教材服务的良好载体,同时也可以逐步实现市场化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