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介就职导致债务缠身

这年头“好”工作难找,社会上有托关系找工作的风气,河南省郑州市也不例外。1949年出生于郑州的崔喜莲原本是名普通工人,但头子活络的她却发现了“职业中介”这个生财之道。2003年,崔喜莲因帮一些人“猫”到了工作,渐渐小有名气,于是来请托的人也多了起来。陌生人社会,许多人并不直接认识崔喜莲,而是拐弯抹角地托人找到了她。经手的人多了,这“请托”事先准备的“公关费用”有时就成了一笔糊涂账。

话说,其中有个找崔喜莲帮忙找工作的“上家”忽然亡故,其妻整理遗物才发现家中有崔喜莲写给死者的欠条,于是引发了一场死无对证的民事官司。

崔喜莲的这个“上家”叫刘其,生前经常有人找他帮忙找工作。刘其自己帮不了,就找到崔喜莲帮忙。2014年8月,刘其去世后,老婆袁芳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了四份借条,出具人均为崔喜莲。两年后,袁芳拿着这四份借条,以崔喜莲及其前夫李治为被告,诉至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要求崔喜莲、李治二人偿还借款37.5万元。

为证明自己的主张,袁芳向法庭提交了四份出具人均为崔喜莲的借条。但借条的内容却令人匪夷所思。一张2012年2月13日出具的借条(以下简称借条1)写道:今借刘其(李中明)现金9万元,四月底还清;另一张2013年6月出具借条(以下简称借条2)这样表述:今收到刘其现金3.5万元,办王星事务管理局工作之事。此外还有一张2012年2月24日出具的借款12万元的借条(以下简称借条3)等。

借条的内容如此与众不同,承办法官觉得其中似有蹊跷。崔喜莲为什么要借刘其的钱?奇特的借条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承办法官思忖着,并四处奔走调查取证。几个月后,法官收集了大量证言和物证,希望能够弄清其中的来龙去脉,从而理清借条背后的真实情况。

法官首先通知崔喜莲应诉并向其核实情况。崔喜莲在应诉过程中道出事情的原委,其称该四张借条所载款项并非刘其本人的,而均系他人经刘其介绍委托自己帮忙找工作产生。崔喜莲称相关款项系由他人通过刘其转交给自己,而刘其作为中间人并未将全部款项支付给自己,还存在“吃差价”行为。最后因为事情没有办成,崔喜莲只得全额将所涉款项退还给委托人,崔喜莲在庭审中称上述借条记载的所有款项均已偿还。

随着庭审调查不断深入,四份借条的形成逐渐露出庐山真面目。崔喜莲称借条1记载的9万元和同年借条3记载的12万元都与一个叫朱运志的人有关。此人为帮儿女安排工作,找李中明帮忙,李中明又找到刘其,刘其最后找到崔喜莲。后来因事情未能办成,崔喜莲遂将自己从刘其处拿到钱全部退还给了朱运志,朱运志也出具收到退款的字条,且明确表示借条仍在刘其手中。崔喜莲称其他两张也是类似的情况,事情没办成,钱就退还给了请托人,但自己写的借条却还在刘其手中。崔喜莲的陈述,在法院收集到的借条1的复印件中得到了印证。

李治在法庭答辩时称,自己与崔喜莲离婚时约定,婚后无共同债权债务,若有债务,由女方承担。

不仅如此,崔喜莲在庭审中还提出反诉,认为非但自己不欠刘其的钱,刘其却还欠着自己的钱,故反诉要求判令袁芳返还刘其生前借款38.5万元。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综合全案证据,于2017年1月判决如下:崔喜莲、李治共同偿还袁芳本金13万元及利息;袁芳偿还崔喜莲本金14.5万元及利息。

至此,双方在这场死无对证的官司中差不多打了个平手,崔喜莲似乎还略占上风。但崔喜莲因常年帮人介绍工作惹来的麻烦远远还没有结束,她不但因此欠下了巨款,也正是为了还这些钱,崔喜莲走上了巨额诈骗钱财的不归路。事实上,在打这场民事官司的时候,崔喜莲已经被关押在了看守所,正等待着法官的刑事判决。 雇人出演千万购房骗局双簧戏

2013年7月,崔喜莲已背负千万债务。为了还债翻身,她迫切地想找到一条生财捷径。这时,她听说尚庄村有便宜安置房,为了能尽快偿还欠债,崔喜莲便谋划通过介绍他人购买从中挣取好处费。年底的时候,崔喜莲电话告知郑爽、周程等人可以购买便宜安置房,并授意通过二人收取他人购房款。

有些细心的购房人提出要看安置房平面图纸,这可难不倒崔喜莲,她找到了录二孩,授意其想办法弄到尚庄村和聂庄村的安置房图纸。录二孩果然神通广大,他以承包工地做防水为由,轻易从拆迁指挥部要到了一套安置房平面图纸,并交由崔喜莲应付购房的人。

2015年10月,购房人发现收据上盖的公章是假的,知道上当了。于是许多受害人上门催促崔喜莲还钱,崔喜莲被催债催急了,再次找录二孩假扮项目工程师帮忙圆场。录二孩只得再次在这个诈骗大剧中扮演第二个角色,他按崔喜莲的指使负责接听购房人的电话,并向对方称自己是项目工程师,说崔喜莲买的安置房没有问题。

但许多受害人并不买账,继续上门讨债。崔喜莲心想冒充工程师不相信,冒充村主任总该会相信了吧。于是2015年8月,崔喜莲找到另一个朋友刘功成,称其前几年投资损失惨重,为了翻身,以能协调购买尚庄村安置房为由收了几个客户的预付房款,收的钱做了其他投资。崔喜莲说,现客户逼着要求退钱,想请刘功成帮忙冒充尚庄村村主任,继续维持骗局,帮忙先把这事瞒过去,过一段时间后再退钱。

为了帮崔喜莲暂渡难关,刘功成遂按照崔喜莲的授意与其搭档演双簧。他先冒充尚庄村村主任与几个购房人通了电话,帮崔喜莲圆谎。郑爽、李兵等人还不相信,刘功成索性干脆和崔喜莲一起会见了购房人郑爽等人。会见时,崔喜莲介绍刘功成是尚庄村委刘主任,刘功成则以村委主任的名义,对郑爽等人说购买的安置房是尚庄村委预留部分,手续正在协调办理。后刘功成还按照崔喜莲的安排给客户周程打电话,自称尚庄村委刘主任,说安置房的事情村委正在协调。

而此时的崔喜莲为了还债,只能编造同一个诈骗理由拆东墙补西墙了。于是她继续以能买便宜安置房名义直接诈骗齐浩等多人购房款。崔喜莲收取的购房款除退还部分购房人外,其中约1000万元用于归还欠债。 最大受害者组团购房被骗

郑爽可以说是崔喜莲诈骗案最大的受害人,其因轻信崔喜莲的谎言,发动自己的亲友“组团”购房30余套,仅定金就交给崔喜莲1600余万元,后崔喜莲退款822万元,实际被骗778万元。

2014年2月,崔喜莲对受害人郑爽说,自己跟尚庄村书记李兵关系很铁,可以买到尚庄村便宜安置房,郑爽信以为真。5月,崔喜莲带郑爽到尚庄村看房,并打通一名自称尚庄村书记李兵电话,让其接电话,对方称一切没问题。后在崔喜莲的鼓动下,郑爽主动大规模发动自己的亲友购买所谓的廉价“安置房”,并陆续将购房款通过银行卡转给了崔喜莲。

后郑爽找崔喜莲要购房款收据时,崔喜莲找到录二孩,让其帮忙提供安置房设计图纸和开预付款收据的相关印章。录二孩遂又找人私刻了尚庄村、聂庄村的行政章以及开发商银基公司、鼎盛置业公司的财务专用章。崔喜莲拿到假冒的公章后,将盖好假冒公章的收据填好后交给郑爽。

2015年4月,崔喜莲交给郑爽尚庄安置房征集表和户型设计图、聂庄安置房设计图纸,说是安置房工程师录二孩提供的,表示房子都没有问题。郑爽后来还按崔喜莲给的号码,打电话给录二孩询问聂庄村安置房的情况,录二孩说留的房子没有问题。

其间,郑爽向崔喜莲提出要求见尚庄村书记,于是崔喜莲带刘功成与其见面,介绍称刘为尚庄村刘书记的弟弟刘功成,是村党支部副书记,刘功成也说11月交房并可办房产证。11月中旬,很多购房者到尚庄村询问才得知收据是假的,郑爽又向崔喜莲提出要求和刘书记见面,崔喜莲再次带着刘功成与郑爽等人见面。刘功成拍着胸脯,说村委答应先协调15套房子,但此后迟迟未交房…… 诈骗团伙主犯被判无期

案发后,崔喜莲、二孩、刘功成三人分别于2015年年底陆续落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2013年以来,被告人崔喜莲为了偿还自己之前所欠债务,对外声称可以购买到郑州市管城区尚庄村、金水区聂庄村的便宜安置房,通过郑爽、周程、李兵等人介绍,以帮助购房为名骗取被害人购房款共计3491万余元,案发前已归还被害人1358万元,其余款项用于归还其个人债务1554万余元,用于个人消费385万余元,尚未归还的被害人购房款共计2133万余元。

2017年7月5日,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被告人崔喜莲犯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被告人录二孩犯诈骗罪、非法制造发票罪、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以被告人刘功成犯诈骗罪、伪造企业印章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3年零9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8万元。宣判后,三被告人均不服,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于2017年10月24日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

(本文除被告人外,其余相关人员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