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文化的现代转化或创造性转化,是近代以来我国思想文化界长期思考的理论话题。如今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提升,我们不仅增强了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也必然增强了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高度重视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使其继续成为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是人们的广泛共识。但在今日这个高度全球化、信息化的现代社会,人们的衣食住行的日常生活日益趋同,文化日益商品化、市场化、娱乐化。我们如何能使传统文化在现代社会中得到传承和弘扬,如何使其在现代性转化中永葆青春?一百多年来的思考和争论难有广泛共识的解决方案。按照我们的想法,可能仍需重提文化自发和自觉统一的辩证法。从自然的观点看,一方面,任何民族的文化都是一个自发的自然演进的过程,类似于生物基因的文化基因在自然演进中造就了文化的多样性,因此应尊重文化自然演进的客观性,不能拔苗助长:另一方面,文化的自然演进是通过人自觉的文化活动实现的,任何民族都会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历史境遇中自觉地反思自己的民族文化,尝试以不同的文化形式如神学的、哲学的、社会学的等形成某种统一的文化自觉,借以实现对民族文化的调整和再造。中国传统文化的现代转化,大致仍不能离开这种文化自发自觉统一的辩证法思考框架,只是需要面向事情本身的真切的思想内容。

一、后哲学文化的自然主义的文化观

中国传统文化的自觉反思,始于近代以来列强入侵、中国落后挨打的全面危机,从而西方文化特别是西方哲学的视域就是反思中国传统文化的既定前提。无论是坚守传统还是反传统,都只能在中西比较的框架中言说,这似已是历史的定命。但从20世纪以来,西方哲学自身变移了它的现代视界,从反叛黑格尔开始的现代西方哲学在拒斥形而上学的努力中不断宣告哲学的终结。尽管各学派对哲学终结的理解不同,如分析哲学和科学哲学认为形而上学不够科学而终结,海德格尔认为哲学的终结恰是在当代科学技术中得到实现和完成,阿多诺和利奥塔等从哲学同一性所造成的死亡和屠杀指责中宣告其终结,罗蒂则从一种自由主义的文化观谴责哲学的文化霸权和学科帝国主义。所有这些论调都在宣告后形而上学时代的到来,或如罗蒂所说的后哲学文化的到来。

二、寻找中国传统文化活着的本体

自近代以来,中华民族遭遇了三千年未有之巨变,。五四新文化运动激烈地反叛传统,马克思主义的广泛传播和新中国的建立,终于把古老的中国带入到当代世界的政治话语和政治制度之中,中国传统文化赖以存在的制度条件和政治生态均已不复存在。学者们以魂不附体的游魂表达中国传统文化的现实处境。不能否认,与科举制度相关的官僚制度是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精英文化的政治制度基础。在长达一千多年的历史中,无数寒门子弟萤窗雪案,刻苦攻读,为的就是出仕入相,治国平天一道德文章的取士标准,不仅造就了绵延千年一代代优秀的官僚队伍,也使普通百姓形成了对文化的敬仰和崇拜。按照社会学的观点,文化也成为社会分层的主要机制,成为民间社会治理的主要资源。少时我们都曾熟读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其中说滕子京滴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具(俱)兴。我们相信范仲淹虽受好友请托写记,但不会无中生有,信口胡说。那么,滕子京如何能在短短的一年时间改变一个地方的社会面貌?当时他所能调动的组织资源、财政资源等可能很有限,他如何做到百废俱兴?我们只能推想,可能是滕子京的道德文章真的很好,受到地方官员特别是地方乡绅的真心爱戴,所以他凭借自己的文化优势和影响力做到政通人和,进而靠一种文化执行力取得杰出的社会治理效果。果真如此道德文章就不仅是科举取士的标准,而且是与官僚制度的统治效率密切相关的官魂,国魂,这种魂体统一的政治制度和政治文化曾经造就了中华文明的辉煌。但如今体已不在,魂归何处?

三、自觉的文化批判和理解的同一性

五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是自发和自觉统一的发展过程道德文章的主流政治文化作为福柯所理解的知识和权力密切交织的权威话语,是一种类似西方文化哲学中心主义的政治中心主义文化,在现代多元文化的发展中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和消解。马克思和恩格斯早在《共产党宣言》中就敏锐而深刻地指出: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无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于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我国自近代以来的现代化求索过程,也不可避免地受到资本逻辑的强烈冲击,即使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中,利己主义、拜金主义的意识形态也难免有所兴起。作为我们所说的中国传统文化活的传统的家庭观念,也难免利害关系、金钱关系的侵蚀。资本逻辑批判,是马克思以来一直延续到现在的哲学、社会学、文化学等最重要的主题,资本也许可以说是比形而上学、政治中心主义更强大、更实在的新的中心主义,伴之而兴的商业文化、品牌经济、符号经济等是我们今天所要面对的新的霸权文化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