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别三年,导演赵宝刚携其首部軍事题材电视剧《深海利剑》荧屏归来。该剧由海军政治部、北京电视台、鑫宝源影视、星梦工场、北京完美影视联合出品,7月27日登陆北京卫视、浙江卫视黄金档,献礼建军90周年。CSM52城数据显示,自开播以来,《深海利剑》北京卫视的播出成绩基本稳定在同时段全国前三。

以海军377潜艇官兵先进事迹为素材创作,《深海利剑》讲述了我国海军为抵御外来潜艇的屡次侵犯,火速制订T计划召募精英人才,为正在研发的新型潜艇培育指挥型军官的故事。该剧由高旻睿、刘璐、徐洋、金禹伯、王佳宇等一众新人演员担纲,以潜艇兵为切入点聚焦90后军人。

赵宝刚式军旅故事模式

当下的军旅题材有其流行的叙事模式,但赵宝刚却在心里另外搭了一个架子,他把《深海利剑》的剧本糅入了这个架构之中。对于军旅题材,我的故事模式可以分为三个层面,一是抒发家国情怀;二是刻画人类感情,包括亲情、爱情,以及战友之情等等;第三是表现当代军人面貌和现代化国防力量。

在国家情怀方面,赵宝刚表示他不会处理成为高高在上的口号式表达,而是找到个人与国家之间真挚的情感共振。就如女排获得世界冠军,所有人都欢呼;当五星红旗升起,所有人都情不自禁流下眼泪。

对于剧中主人公的爱情、亲情、友情的处理,《深海利剑》既接地气又不落俗套。开拍之前,赵宝刚和他的团队对官兵们进行过深入采访,所问的问题都是几岁谈恋爱?媳妇怎么追到手的?结婚之后,爱人对你常年在部队这件事有什么看法?这些问题了解了,可以设立一条很丰满的情感线;而另外一条线是集体生活,一堆哥们儿、兄弟在一块天天混,部队中的兄弟之情是怎样的?赵宝刚说。

不同于其他军旅题材常见的硝烟与尘土,《深海利剑》的画面永远都干干净净,潜艇兵一个比一个白。由于常年航行,潜艇兵的特质就是干净整洁的;而潜艇默默无声长航于大海深处,有一种神秘性,《深海利剑》也要把这些表现出来。赵宝刚表示。潜艇内部宛如一个巨大的科技空间,有各式各样的管道与设备,而潜艇兵们经常说着一些高深的术语进行各项操作。未来的新型战争就是如此,依靠的是科技手段与大脑智慧,我想把当下国家国防力量的科技感拍出来。

为了拍摄这部剧,赵宝刚几乎把全世界的潜艇片都看了一遍,我敢说在全世界我把潜艇拍得最美!《深海利剑》共用了50多个升格慢镜头,表现潜艇的出水入水、死亡、军姿以及一些爱情戏。赵宝刚表示,这些升格镜头有很强的渲染力,能够表现出部队以及军人的帅气、坚韧,同时又富有浪漫诗意。 90后潜艇兵

卢一涛呆萌、高智商,但同时又有些自闭,不懂如何与人相处;姜耀阳光开朗,但遇事容易着急且有些自私;富二代鹿宁嘴贫又八卦,但听觉异于常人《深海利剑》中展示了一批性格鲜明的90后潜艇兵,他们各有禀赋,但每个人亦有自己的弱点。这批来自不同背景、不同地域的年轻人因为T计划齐聚于同一个部队,进而战斗于同一艘潜艇。对于他们的部队集体生活,赵宝刚处理得轻松有趣。相互吐槽,吹嘘自己曾经的女友T计划学员训练之外的相处方式完全是一副大学宿舍生活的样子;但在军营的锤炼下,卢一涛与他的战友们最终克服自身的弱点,成长为有责任、有担当的潜艇兵甚至是潜艇指挥官。

与赵宝刚以往拍摄的电视剧相同,《深海利剑》也大胆起用了一批新人演员,但对于这次的演员选择,赵宝刚却表示有些无奈。虽然有3年时间不曾导戏,但赵宝刚并未赋闲,他一直在剧组,且把全国的年轻演员摸了一个底。赵宝刚最初也想找明星,接触了几个当红小生、小花却都是档期不合适,而流量明星们繁忙的日程安排也让赵宝刚打了退堂鼓。我们这个戏去年11月1日开机,今年4月关机,如果用明星,他们有代言、要上真人秀,可能还有些演出,我得怎么给他们排档期?基本就成了一个会计。最终,赵宝刚与该剧总制片人同时亦是他的妻子丁芯商量决定了几大主角全部使用新人。

新人演员没有太多经验,他们入戏的过程比较艰难,但最终呈现出的效果我觉得还不错。新人演员会显得比较青涩,但这种青涩也是他们的优势。赵宝刚解释,让一个观众熟悉的明星演一个部队新兵,观众很有可能会出戏,但如果是一张陌生面孔,观众反倒比较容易相信他在剧中的形象。

对话《深海利剑》导演赵宝刚:我所理解的主旋律是真心、真情地对待生活

《综艺报》:你希望这部戏向观众传达什么理念?

赵宝刚:第一是让观众对我们国家的潜艇兵有个认识,同时对军旅戏有新的认知原来军旅戏也可以这么拍,原来当代军人生活、工作的环境是这样,军事院校已经发展到了这个程度。通过这部戏让观众了解我们国家的海域情况,了解军队,了解国防科技的发展,很有必要。

《综艺报》:剧中有几条感情线,对于这种新时代军旅爱情的处理,与之前在《奋斗》《北京青年》等剧中呈现的都市爱情,有什么不同吗?

赵宝刚:差别比较大。在这部剧中,男女主人公全剧仅有一次拥抱。那是男主人公失踪了很多天回归,女主角没能控制住自己扑到了他的怀里。《深海利剑》通篇爱情谈的实际上更多是心里的爱情。在日常生活中,如果俩人特相爱却要分手,可能会拥抱、接吻、难舍难分;但在这部剧中,没有。只是男女主角你行军礼,我行军礼,口琴一吹,那个小味儿出来特别神,这也是一种煽情的办法。

《综艺报》:就你的经验来说,怎么把主旋律题材处理得让观众更易接受?

赵宝刚:首先我做这部戏时,并未把它当成主旋律来做。什么叫主旋律,只要这部戏对国家有好处,对人类有好处,对青年人有好处,我觉得就是主旋律。《北京青年》不是主旋律吗?《奋斗》不是主旋律吗?《老有所依》不是主旋律吗?它们都是主旋律。我所理解的主旋律是我们的作品真心真情地对待生活,真心真情地表达所有的事物。做这部戏找点的时候,我们就是在去伪存真,找到那些能够让观众相信的故事。在这部戏里,有恋爱的泪点,有战友情、兄弟情的泪点,我们还糅进了很多幽默、喜剧的因素,把战士的生活拍得丰富一些、多彩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