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 要: 理论家的盛行,可以说是当代艺术界的一大景观,是艺术史上的一个奇迹,理论家是当代艺术的权威,是当代艺术的策划者,画家在理论家的指引摆布下,演出了当代艺术的闹剧。由于理论家的操纵,使美术由审美而转向了观念,评价作品的高下,已不再取决于艺术水准的高低,而是取决于所关注问题的轻重。艺术不再是对真善美的表现,艺术家类似新闻记者,关注了社会问题,而忽视了对生活与艺术的美好感受。

关键词: 建筑艺术,建筑文化

艺术理论家们大多数是喜欢艺术但又少了些艺术天赋才搞上艺术评论的,甚至有些理论家原是学历史或哲学等专业的,对艺术本一窍不通,不争气的画家却反求理论家来提携,画家为使理论家满意,便随应了理论家的思想。有些艺术理论按逻辑是极为合理的,只可惜艺术不是逻辑的产物,逻辑思维的误导,使艺术偏离了本体。不懂画的理论家竟把这些低劣的艺术,甚至一些非艺术的东西包装成精英艺术、前卫艺术,真让人哭笑不得。

艺术品必将成为商品,随着画家的名声大噪,其作品的价格也就成了天价,这是艺术行为的规律。可当代某些艺术家,首先是卖画发了财,然后才能成为名画家,画家依照金钱的指向,寻找着艺术的方位。商家是左右艺术市场的上帝,但商家并不完全是懂艺术的人,画家在随应商家口味的过程中,便失去了自己的追求目标,使艺术自然地流向俗媚平庸。在市场中摸爬滚打出来的“艺术家”,以极高的“智商”获得了成功。 这是一个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时代,当戏唱起来时,这台子已在人们的视域以外了。

展览是当今美术的主要宣传手段,在短期的展示中,视觉的夺人是至关重要的。艺术家们由于过分追求作品的展示效果,便产生了大批的故作大器之作和艺术的怪胎,当代艺术则以假大空、狂怪丑成为时尚。再加上非艺术的炒作效应,使一些朴实、平和、内在、品味十足的作品黯然失色。就像在闹市中低婉超逸、清雅脱俗的箫声已被小贩们的叫卖声所吞没,小贩们还嫌吵得不够,又安上了扩音喇叭,只有吵起来,才能火起来。

在人群中,一个大个子高出一头,你自然先注意到他,当你与他们长期相处,或许有个小个子会慢慢地征服你。如果你在其中不受人重视,迫不急待地在人群中大喝一声,或者做出一些反常的怪相,马上就会引起大家的注目,但这种注意是一时的,即使在这一时,也未必让人有何好感。当我们走在大街上,恰逢一个疯子狂舞作态,只要没有要紧的事,都会停下来看看热闹。可当这疯子闯进你的家时,你又是如何对待呢?如果把那些丑陋狂怪的作品挂到家里,恐怕连作者本人也难以接受。所以,只有博物馆才是这些怪物的归宿。

艺术家越来越被动了,他们在竞争中失去了尺度,在讨好理论家,讨好权贵,讨好商家的过程中失去了可贵的自性。只有少数自我意识非常强的艺术家不肯加入这畸形的队伍,他们尽管也受着各式各样的干扰,但他们以淡泊的心态、投入的状态,顽强地坚守着这片净土,保持着独立的人格魅力。 当社会法规逐步完善之后,自然会重新进入秩序化,艺术也会自然地回到它的本位,恢复它审美的属性,回到有美感有构图上来。就像人生,人会有胡闹的时候,但闹过之后,还得踏踏实实地过日子。

牟嘉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