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基于学生视角,从导师制认知程度、学生自主学习、指导态度、指导专业性、师生互动、满意度、忠诚度7个维度,选取了25个指标构建了本科生导师制满意度测度模型,并以江苏师范大学旅游管理专业学生为调查对象收集数据,最终得到总体满意度较高,且指导专业性评分最高、学生自主学习评分最低的结论。

引言

本科生导师制是目前高等学校探索教育改革的一种人才培养模式,是通过对本科生配备教师以指导其品德、学业、科研、生活等方面发展的一种针对性很强的制度。这种制度起源于牛津导师制,据唐汉琦研究,其在中国高校大规模试行始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石荣传认为,此制度在我国实施,既可弥补传统学分制的缺陷,改善师生关系,还可促使管理模式从以“管”为主转向以“导”为主。孟宏君指出,该制度实施可为学生提供针对性辅导,有助于学生拟定科学合理的学习计划,培养学生的科研能力。徐明珠以CiteSpace软件为工具进行分析,认为导师制研究主要包括教育改革研究、学生创新能力研究、学生实施学分制研究、培养模式研究等4个方面的内容。该制度在实施中也出现了种种问题,如唐汉琦、孟宏君等指出主要包括对导师职责要求过高和激励机制不完善、指导机制较为松散、效率低下和效果不佳等问题。我国旅游管理专业高等教育兴起于1978年,据全国旅游教育培训统计显示,2017年已在608所本科院校和1086所高职院校中开办。张河清认为在旅游管理专业实施导师制是必要的,其研究也是国内该领域研究的最早成果。李振东进一步指出,这种必要性是由学科属性、教学现状、教育学分制和人才培养等因素决定的。包善驹以安徽师范大学旅游管理专业为例,运用IPA分析法从“注重学生品德培养”“专业指导”“学术引导”“帮助学生提升专业技能”4个维度评价了学生对导师制实施的满意度。对于该专业实施导师制出现的问题,沈惊宏、李振东等指出主要包括导师资源匮乏和投入不够、学生学习积极性不高、指导过程随意性较大和专业性有待加强等。综上所述,从学生视角出发,分析旅游管理专业本科生导师制实施满意度的成果尚不多见,从对制度的认知、制度实施中师生表现及未来行动意愿等方面,全面系统地进行量化评价的成果更为缺乏。

一、研究设计与数据收集

本研究认为,本科生对导师制的认知及其自学能力、导师的指导态度和指导水平、师生之间的互动,将对制度实施的满意度与忠诚度产生影响。因此,本科生导师制满意度量表设计共包括导师制认知程度、学生自主学习、指导态度、指导专业性、师生互动、满意度和忠诚度7个方面。认知程度方面,靳明认为可通过对研究对象概念内涵的认知程度、等级重要性的认知程度等指标进行测量。根据哈斯巴根的研究,测量指导态度的指标主要包括认真负责、指导文件齐全,为人师表、教书育人,认真投入、热情饱满,治学严谨、严格要求4个方面。曾凯生指出,指导专业性可采用下述4个直接观测指标:在相关领域信息丰富、对相关事情很了解、在相关领域很擅长、对相关事情很在行。师生互动方面,Rugutt采用的鼓励继续深造、对学习计划给予建议、师生相互尊重、给予学生情感支持与鼓励、帮助学生实现职业目标等5个指标为本研究提供了有力支撑。采用Zimmerman构建的指标测算学生自主学习,这些指标具体如下:会在自由时间试图弄明白课堂上不清楚的学习内容;通过制定阶段性目标指导自己的学习;认真对待学习,尽量不拖延;认真对待导师布置的学习任务;克服厌倦情绪,坚持学习;努力克服学习过程中遇到的难题。在Oliver提出的满意度理论架构中,满意度主要包括经历的愉快程度、符合预期程度等两个方面。Srinivasan等指出忠诚度主要由再次购买意愿和向他人推荐意愿构成。上述7个维度的25个测量指标构成了本科生导师满意度的测量模型。对25个测量指标采用5点李克特量表(1=非常不同意;2=比较不同意;3=一般;4=比较同意;5=完全同意)进行评分赋值。项目组于2019年11月3日—2019年12月11日,对江苏师范大学旅游管理专业已实施导师制的大学一年级到大学三年级的同学进行调查,共收回有效问卷64份。

二、结果分析

测度模型7个维度的分值区间为4.25~4.62分,25个评价指标的均值为4.41分(表1),分值普遍较高,说明学生对制度实施较为满意。这与相关研究结论基本一致,如包善驹等以安徽师范大学为例得出,在旅游管理专业本科生制度实施的满意度评价中,很高和较高者合占50%,一般和较低者合占50%。但本研究与唐汉琦获得的,我国高校学生对导师制实施成效的满意度评价结果较为一般的结论相比要略好。这除了与学校、个人等层面的因素有关之外,还与该专业依托较多的国家级科研项目,实施“项目带指导”密切相关。从维度层面看,分数由高到低依次为指导专业性、指导态度、忠诚度、师生互动、满意度、导师制认知程度、学生自主学习。最高评分来自指导专业性,达4.62分,说明学生较认同导师专业水平,或者说学生觉得导师的专业水平能基本满足指导需要。指导态度评分位居第二,达4.50分,说明在学生心目中,导师指导态度端正,工作认真负责。忠诚度分值为4.43分,位列第三,高于排名第五的满意度的4.38分,但二者差距并不明显,说明学生对制度实施现状较为满意,对未来更充满期待。除师生互动评价中等外,评分最低的维度有两个,分别为学生自主学习和导师制认知程度,均为4.25分,这说明导师制对学生自学能力的推动作用较小,也说明了作为一项实施历史较短的制度来说,学生对其了解较为有限。沈惊宏认为,由于目前本科生导师制推广程度较低,很多师生对导师制价值的认知不足,今后需明确制度的核心价值和内在精神。综上所述,排名前两位的维度来自教师,排名倒数两名则来自学生方面,但这些维度都受师生双方的影响。从指标层面看,最高评分来自“师生相互尊重”,达4.72分,说明实施过程中师生双方彼此十分尊重。排名第二的“导师对旅游管理相关事情很了解”的分值达4.64分。最低评分来自“对本科生导师制内涵的认知”,为4.06分,这意味着学生对该制度的内涵了解不甚清楚,需师生双方进一步加强认识。自主学习相关内容的评价值也较低,为4.09分。

三、结论与讨论

(1)根据量表所有测量指标的均值来看,旅游管理专业学生对本科生导师制实施的总体满意度较高。制度的实施已基本得到了学生认可,取得了初步的成效,对学生专业观、事业观、人生观的形成也具有重要帮助。制度的实施,可增进师生间关系的融洽,是对现行学生管理工作的有益补充,与高校现行的学分制可相互配合、相互补充。

(2)从维度视角看,学生自主学习和学生对导师制的认知评分最低,导师指导专业性和指导态度评分最高。虽然目前各维度评分都较高,但未来仍需进一步强化优势,克服劣势。考虑到学生自学能力略显不足的状况,沈惊宏提出需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和自学能力。针对学生对导师制认知程度较低的状况,今后需加强对制度重要性和内涵的学习和认识,学生在思想上能重视制度推行,还能科学全面深入地理解推行的作用。指导态度方面,导师需坚持认真负责的态度,以饱满的热情投入指导中,严于律己,从严治学。为进一步加强指导的专业性,导师需在业务能力上苦练内功,与学生分享自己对旅游发展前沿态势的收获,帮助学生掌握旅游基础理论,关注学生专业思维方式的养成。在这方面,可以采用陈俊安提出的大力引进行业专家作为兼职导师的构想,还可加强指导实践专业性。师生互动方面,需师生双方就学生的学习、生活和职业发展等方面,开展深入有效的交流,坚持以情感人、用心育人。满意度方面,考虑到导师制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与学生的期望具有一定差距的实情,今后在制度实施过程中需及时根据学生的期望进行针对性调整。忠诚度关乎导师制的未来命运,而目前学生基本是导师制的忠实顾客,因此,让学生进一步通过导师制持续成长,让导师通过导师制提升指导的层次水平,有助于师生双方的共同发展,有助于制度的持续推行,有助于教学和科研相长的实现。

(3)设计量表仅为阶段性成果,后续研究可在此基础上收集足够大的样本数据,运用结构方程模型进一步分析这7个维度构成的外生或内生结构变量之间的关系,即分析导师制认知程度、学生自主学习、指导态度、指导专业性、师生互动对满意度和忠诚度的作用机理。该量表虽面向旅游管理专业设计,但在专业性方面设置的指导专业性实则不拘泥于某专业,也就是说,量表对其他专业导师制满意度研究也具参考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