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年,田园综合体成了一个热名词。不少仁人志士开始在农村安营扎寨,依托农业龙头企业、合作社、特色产业等资源禀赋,筹划建设各种形式的乡村田园综合体,探索农业和农村经济的转型升级,非常值得关注。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对田园综合体建设大力支持。有关部门明确指出,田园综合体建设是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是探索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新模式、新业态,应把田园综合体当作“引爆”旅游业乃至整个经济的新的增长点,认真研究政策,积极申报,重点培育具有地方特色的田园综合体。要把现代农业作为主导产业,通过与工业、旅游、文化等产业的融合,实现城乡联动发展。

从农业综合体到田园综合体

田园综合体首次出现在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它是这样表述的:在保持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的基础上,特别注重抓手、平台和载体建设,即“三区、三园和一体”。“三区、三园和一体”建设将优化农村产业结构,促进三产的深度融合,并集聚农村各种资金、科技、人才、项目等要素,加快推动现代农业的发展。其中“一体”即田园综合体,提出“支持有条件的乡村建设以农民合作社为主要载体、让农民充分参与和受益,集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农事体验于一体的田园综合体”。

“田园综合体”概念提出后,多方对此进行了解读。从其内涵和外延上来看,田园综合体并不是一个新词,它是在原有的生态农业和休闲旅游基础上的延伸和发展。从业态上来看,是“农业+文创+新农村”的综合发展模式,是以现代农业为基础,以旅游为驱动,以原住民、新住民和游客等几类人群为主形成的新型社区群落。

而纵观我国农业园区的发展历程不难发现,田园综合体并非凭空产生,是在农业现代化、新型城镇化等发展历程基础上,结合新形势下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和农村生态环境保护的多重客观需求而提出的,有其具体的现实背景。事实上,它更接近于我们常说的农业综合体。

而“农业综合体”这一概念,最早是由陈剑平院士在2012年11月3日农民日报上发表的《农业综合体:区域现代农业发展的新载体》首次提出的。它是在借鉴城市综合体概念的基础上提出的现代农业发展的新型载体形式,通过农村一二三产业的相互融合和农业多功能拓展,延伸a业链,提升价值链,增加农民收入,促进新农村建设,并逐步推动农业发展方式的根本转变。

农业综合体的基本内涵是以农业为主导,以科技支撑和文化创意为两翼,融合农产品加工、商贸物流、科普会展、教育培训、休闲观光、文化创意等多个相关产业,构建多功能、复合型、创新性的产业综合体,它是伴随着区域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和对长期以来农业园区实践不断总结的基础上提出的一个现代农业发展新概念,既脱胎于农业园区,又高于农业园区,可以说是现代农业园区的“升级版”。

由此可以看出,田园综合体的内涵与农业综合体基本一致,不同的是,田园综合体更多的是从地域空间开发和农村发展角度提出的对乡村资源的合理性开发,建设集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农事体验于一体的地域综合体。

田园综合体是以农业为主导,以农民充分参与和受益为前提,是以农业合作社或农业龙头企业为主要建设主体,以农业和农村用地为载体,融合工业、旅游、创意、地产、会展、博览、文化、商贸、娱乐等3个以上产业的相关产业与支持产业,形成多功能、复合型、创新性地域经济综合体。

更直接地可以说是“离土不离乡”,那就是在一定的作业半径之内,依靠产业的支撑,依靠农业龙头企业的带动,充分释放中央关于解决“三农”问题的相关红利,尤其是通过土地三权分置这把“金钥匙”,农民变市民,农民变工人,田变园,山变园,资产变资本,资本再变资本,就地转换生产方式,农民离开了土地,但没有离开乡土,照样可以享有城里人所有的服务资源。

从乡村旅游到整个经济的蝶变

一段溪流、一座断桥、一棵古树、一处老宅、一块残碑都有诉说不尽的故事。看似匮乏实则丰富的乡村旅游资源经过匠心独运的开发,便会引爆乡村旅游。因此,田园综合体顺应这股大潮应运而生。然而,现今的田园综合体,则在单一的旅游功能上更加丰富,它将集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农事体验于一体。

对农民来说,远走他乡和抛家别亲地进城务工牺牲太大,在本区域内多元发展,从多个产业融合发展中获取收益的模式更为可行。没有一个比较高的生活水准,人心必背,没有产业支撑的田园综合体也只能是一副空皮囊。

产业是核心。一个完善的田园综合体应是一个包含了农、林、牧、渔、加工、制造、餐饮、酒店、仓储、保鲜、金融、工商、旅游及房地产等行业的三产融合体和城乡复合体。

文化是灵魂。田园综合体要把当地世代形成的风土民情、乡规民约、民俗演艺等发掘出来,让人们可以体验农耕活动和乡村生活的苦乐与礼仪,以此引导人们重新思考生产与消费、城市与乡村、工业与农业的关系,从而产生符合自然规律的自警、自醒行为,在陶冶性情中自娱自乐,化身其中。

流通是基础。各种基础设施是启动田园综合体的先决条件,而及时地提供一些关键的基础设施又会对后续发展产生持续的正向外部性。只有通过交通、通信、物流、人流、信息流,与外部更广阔的地域结合在一起,才能形成一个向外开放的经济空间。

体验是关键。田园综合体是生产、生活、生态及生命的综合体,只有亲身感悟农业和乡村的真谛,人们才能从中感知生命的过程,感受生命的意义,并从中感悟生命的价值,分享生命的喜悦。

复兴是目标。田园综合体是乡与城的结合、农与工的结合、传统与现代的结合、生产与生活的结合,以乡村复兴和再造为目标,通过吸引各种资源与凝聚人心,给那些日渐萧条的乡村注入新的活力,重新激活价值、信仰、灵感和认同的归属。

因此,从一定意义上说,建设田园综合体,正是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而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转化“三农”发展动能的核心和关键则是确立一个承载产业、集聚项目、融合要素的平台。田园综合体集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农事体验于一体,以空间创新带动产业优化、链条延伸,有助于实现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实现现有产业和发展载体的升级换代。它已经不仅仅是为了发展乡村旅游业,更多的是对整个经济的发展起到新的促进作用。它以空间创新带动产业优化、链条延伸,有助于实现一二三产深度融合,打造具有鲜明特色和竞争力的“新第六产业”,实现现有产业及载体(农庄、农场、农业园区、农业特色小镇等)的升级换代,让农民充分受益,让投资者增加收益。 从布局试点到遍地开花

2017年首次提出“田园综合体”后,财政部又连续印发了开展农村综合性改革试点的《通知》和《意见》,确定在河北、山西、河南等18个省份开展田园综合体建设试点,建设让农民充分参与和受益,集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农事体验于一体的田园综合体。

各地充分调研论证,科学规划,谨慎实施,创造性地开展了探索和实践。综合各地的经验,田园综合体的组成一般包括5个部分,一是农业产业区,是生产性主要功能部分,是为综合体发展和运行提供产业支撑和发展动力的核心区域;二是生活居住^,是城镇化主要功能部分,是农民、工人、旅行者等人口相对集中的居住生活区域;三是文化景观区,这是吸引人流、提升土地价值的关键,是以田园景观、农业生产和优质农产品为基础的主题观光区域;四是休闲聚集区,这是满足客源各种需求的综合产品体系,可使城乡居民能够享受休闲体验的乐趣;五是综合服务区,是城镇化支撑功能区,主要为综合体各项功能和组织运行提供服务和保障的功能区域。

山东在全国率先发布了田园综合体建设标准体系,主要包括《田园社区建设规范总则》《田园社区建设规范》《田园社区建设规范编制指南》《乡村创业创新服务平台建设规范》等四项标准。“山东标准”对田园综合体建设作了系统全面的规范,旨在打造美丽乡村建设的升级版,为推动建设乡村振兴“齐鲁样板”提供引领规范。

据了解,“山东标准”首先对田园综合体的概念进行了规范。即以农民合作社、家庭农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为主要载体,以自然村落、特色片区为开发单元,以实现乡村振兴、农村生产生活生态“三生同步”、一二三产业“三产融合”、农业文化旅游“三位一体”为目标,围绕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增绿,全面加强基础设施、产业支撑、公共服务、环境风貌等建设,形成让农民充分参与和受益,集循环农业、创意农业、田园社区等要素于一体的复合体。

山东发布的四项地方标准,指明了田园综合体建设需具备的基础设施、运行体系、产业体系、经营体系、生态体系、服务体系等六大基本要素,明确了田园综合体的农业产业区、生活居住区、文化景观区、休闲聚集区、公共服务区等五大功能区建设,提出了田园综合体规划编制、乡村“双创”平台建设和新型农村社区建设等基本要求。

2017年以来,河南省按照“政府引导、市场主体”的原则,选择农民合作组织健全、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带动力强、特色优势产业基础好的片区开展田园综合体试点工作,其支持资金主要来源于农村综合改革转移支付资金以及农业生产发展资金。同时,还探索运用如先建后补、担保补贴、风险补偿金等方式,撬动金融和社会资本投资田园综合体建设,从而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程。

今年1月30日,郑州市人民政府公布了《郑州市田园综合体建设专项工作方案》。2018年起将开展田园综合体建设,力争用3年时间,各县(市)建设20个左右田园综合体,2020年开始在全市全面推广建设田园综合体。

按照《方案》,郑州市要建设一批融现代农业、文化创意、旅游观光、休闲娱乐、养生度假、美丽乡村建设等于一体的、可持续发展的田园综合体或具备部分田园综合体功能的农业主题公园、农业主题游园,促进城乡一体化发展,推进国家中心城市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