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参加一个历史研究方面的学术论坛,在讨论到搜集研究所需资料的时候,会议上有人突然说:“我父辈曾经收集过这些资料,并捐赠给了国家,为何这些资料现在都没了?”由此这一原本纯学术色彩的论坛变为了一场讨论:有人说父辈捐赠的文物不知为何流失到了拍卖市场,更有人称,父辈委托相关部门保管的一些书画如今失去了踪影。

这个小故事看似与本文的主题无关,其实不然。自中国艺术品基金出现之后,就一直面临着一个疑问:这些艺术品基金靠什么赚钱?

按照国际通行的艺术品基金的玩法,中国的艺术品基金在很多做法上让人看不懂:平均为期仅2年的过短投资期限、高昂的税收和其它费用、过高的艺术品价格,以致于将艺术品基金这一理念引入中国的摩帝富副总裁兼亚洲区总经理黄文叡直接表示:中国的艺术品基金很难赚钱。

但问题是,自2011年以来,涌入中国艺术品基金市场的资金不见减少,只见增多。如果真的不能赚钱,这些艺术品基金又是如何说服投资人,以及风控管理极其严格的银行、信托公司的呢?

对这个问题,艺术品基金的回答非常一致:依靠低价的藏品。很多基金在成立之前,手中就拥有相当数量的艺术品,这些艺术品的价格往往非常低廉,因此即使基金运营期限再短、市场风险再大、税收费用再高,它们仍然能获得相当丰厚的`回报。最好的案例就是,曾经在去年被众多媒体和艺术业内人士所担忧的2012艺术品基金到期风险,在近期一个个基金波澜不惊的成功退出中正逐渐消失。

那么,让我们回到主题:这些艺术品基金所拥有的低价高质的艺术品,从何而来?

当然,笔者承认,那些基金发起者利用改革开放以来国内艺术品市场的混乱,依靠自身的艺术品投资实力,得以用低价购入艺术品基金,从而利用国内艺术品市场从复苏到成熟之间的时间差价获取投资盈利,这肯定是众多艺术品基金获得低价高质艺术品的主要来源。

但我们不妨将视线转向一些偏僻的角落。

笔者多年混迹出版圈,而国有体制下的一些出版社、图书公司其实是艺术品的一大主要保管者和拥有者。比如比较著名的上海文艺出版集团下属的朵云轩,其得以享誉中国拍卖界的最大原因就是“苏州河沿岸的几个仓库里堆满了好东西”。

而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由于缺乏完善的资料登记和保管措施,这些国有企业所保管的艺术品,随着时间流逝而悄然消失着。一位出版圈的老人曾经和我如是感慨:“当年我们下面的两个仓库里,全都是大家的书画作品。到了年底,奖金发不出,领导就会拿几幅字画去卖掉。我记得当年经手的一幅张大千作品,才卖了65万。”

也许,这能从一个侧面说明,部分中国艺术品基金所持有的低价高质的艺术品的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