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 要:反应抑制是人类执行控制功能中的一种高级认知功能,近年来学者们越来越关注情绪和反应抑制的关系,主要涉及两者关系、相对应的生理基础以及相关临床应用。本文分别从情绪和反应抑制相互影响、情绪型反应抑制的生理机制、双重竞争模型的提出以及情绪型反应抑制任务的临床应用四个方面对关于情绪与反应抑制的新近研究进行评述。

关键词:情绪;反应抑制;双重竞争模型

人类的情绪和执行控制这一高级认知功能的关系一直是研究热点,而执行控制中的反应抑制功能(response inhibition),在工作生活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抑制功能可以帮助我们做出符合环境要求的行为,抑制住不合理或不适宜的行为表现,其与情绪之间的关系近些年来也得到了学术界的关注,出现了一大批具有针对性的相关研究。本文分别从情绪和反应抑制的相互关系、情绪和反应抑制的生理机制、近来提出的双重竞争模型以及情绪型反应抑制任务在临床研究上的应用这四个方面展开评述,分析近年来关于情绪与反应抑制研究的新进展。

1 情绪对反应抑制的影响

1.1 情绪效价和情绪唤醒度

情绪对反应抑制造成的影响一直是研究情绪和反应抑制关系的主战场,而情绪效价和情绪唤醒度二者与反应抑制之间的关系始终没有得出一致的研究结论。近年来随着相关研究增多,出现了“一边倒”的现象,尽管仍有学者认为情绪唤醒度才是影响反应抑制的关键而情绪效价几乎没有影响(Verbruggen & De Houwer,2007),但多数研究结果还是支持了情绪效价对反应抑制作用的显著性。而在证明情绪效价显著性的研究中,再次出现了分歧,一些结果显示积极情绪背景下Go刺激反应时要比中性和消极条件下更快,在Nogo条件下积极情绪背景会导致抑制难度增大,出现更多的错误(Albert,LópezMartín & Carretié,2010;Albert, LópezMartín, Tapia, Montoya & Carretié,

2012),而相反的结果则显示消极的情绪图片会削弱抑制控制(Kalanthroff,Cohen & Henik,2013),甚至有纵向研究发现从童年到成年早期积极情绪下的反应抑制表现都要好于消极情绪且在幼儿阶段尤为明显(Schel & Crone,2013),如果将积极的面部表情看作是一种社会性奖赏,会发现积极面部表情可以提高儿童和青少年的反应抑制准确性(Kohls,2009)。情绪唤醒度与情绪效价究竟与反应抑制是否存在关系以及存在怎样的关系,仍然有待进一步的研究。

1.2 特殊情绪影响

情绪效价、唤醒度的复杂性使得一些学者开展了有关特殊情绪类型如威胁、焦虑等对行为抑制影响的研究。如有学者采用恐怖的脸部图片作为威胁性刺激,研究行为抑制的神经回路是否受到与任务无关的威胁刺激的影响,结果发现在偶然的威胁信息出现时,行为表现的反应时会增长(Sagaspe,Schwartz, & Vuilleumier,2011),而采用蛇和蜘蛛图片作为威胁材料的研究同样证明了威胁性相关刺激会提高反应抑制任务中的错误率(Lindstrm & Bohlin,2012;Hartikainen,Siiskonen & Ogawa,2012)。

在对焦虑情绪的研究中发现,高状态焦虑的个体在对消极刺激的反应抑制上有很大的困难,因为他们不能利用外部信息来帮助他们选择一种适合任务要求的反应方式(PachecoUnguetti,Acosta, Lupiáezez, Román, & Derakshan, 2012),而以随机电击作为诱发焦虑条件的研究中发现,电击条件显著降低了被试在Nogo任务上的错误率,害怕电击提高了抑制优势反应的能力(Robinson,Krimsky & Grillon,2013)。尽管可能存在一些争议,但焦虑人格特质对反应抑制造成的显著影响已经被广泛接受,通常认为焦虑个体会维持一个较高水平的认知控制来准备和监控他们的行为表现,因此,在研究反应抑制时需要考虑到焦虑性人格特质的影响(Sehlmeyer,Konrad, Zwitserlood, Arolt, Falkenstein, & Beste, 2010)。

2 反应抑制对情绪的影响

尽管情绪刺激干扰反应抑制是研究的主流,但还是存在一些研究反向探索反应抑制对情绪的影响。比如在对幼儿园儿童的研究中发现,幼儿对注意、行为和情绪的执行控制是同步发展的,且认知控制和情绪之间存在相互作用(Carlson & Wang,2007),更有学者在停止信号任务范式中直接发现抑制控制和情绪之间存在双向的联系(Kalanthroff,Cohen & Henik,2013),这就为研究反应抑制对情绪的影响提供了支持。有研究在GoNogo任务中采用人脸作为Go刺激和Nogo刺激的呈现材料,任务之后对实验过程中呈现的人脸材料进行信赖度评分,结果发现相对于Go条件下的面部刺激,被试对Nogo条件下的面部刺激出现情感贬值,信赖度得分显著低于Go任务面部刺激,这同样证明反应抑制过程影响了被试的情绪体验(Doallo,Raymond, Shapiro, Kiss, Eimer, & Nobre, 2012)。更有意思的是,近来有学者通过追踪研究发现,女孩反应时变异增强可以预测2.5年和5年后的情绪问题,反应抑制的下降也能预测5年后的情绪问题(van Deurzen, Buitelaar, Brunnekreef, Ormel, Minderaa, Hartman, et al., 2012)。

这些研究结果有力地证明了反应抑制过程的确存在对情绪的影响,反应抑制与情绪之间的双向关系会在今后的研究中得到更多的新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