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上,对重要类比的构思和探索给人以启发,鼓舞人不断推进世界上最重要的科学发现和创造,不断突破商业的发展进程。

1439年,德国中部下起了瓢泼大雨,雨势凶猛,位于美因河和莱茵河交汇处的美因茨市因此受灾。商人们原本希望通过即将举办的圣地遗迹展览活动,吸引众多宗教朝圣者前来此地,但该城水灾严重,以致这次展览活动不得不推迟。而展览活动的推迟对于一个当地名叫约翰内斯・古登堡的中年铁匠来说极不是时候。先前,古登堡跟别人借了钱,打算制作精心设计的可以捕捉文物反射“圣光”的抛光金属镜以还债,现在他不仅失去了预期的销售市场,也没有了还债的方法。不久,古登堡因欠债不还而被告上法庭。在法庭上,他被迫公示自己的财产,其中就包括了一叠他正秘密研究的新技术资料。这项技术就是铅活字印刷。 硬币通过不同的数量组合,可以用来购买不同价值的商品一样,不同的字母通过特定的组合也可以拼出特定的单词

这项发明的灵感源自两个概念类比。首先,古登堡居住在德国著名的葡萄酒酿造城市美因茨。当地的葡萄酒制造者采用一种手动操作的垂直螺旋压榨机,成规模地榨取葡萄汁。这项技术既节省劳动力成本,又可以大大提高生产效率。同样,当地造纸者也使用螺旋压榨机挤压浸泡后亚麻、大麻或棉花里的水。古登堡脑海中灵光一闪,他发现虽然这种压榨机的根本目的和结果不同,但经过改造可以用于相同过程的酿酒。他想象着,不是把液体从纸里压出来,具体而言,是把墨水压进去。

这个想法对现代读者来说无须多言,在15世纪早期的欧洲情况却不同。中国和朝鲜的抄写员从12世纪就已经开始尝试使用活字印刷(比如印刷纸币),但他们所做的努力并不为世人熟知,古登堡也对此毫不知情。自从3000多年前世界上第一份音标字母表问世以来,西方的抄写员一直都是一字一句地誊写每一份文稿、每一本书和每一封信件。这个过程既费时又费力,所以当时的手写材料非常昂贵。这就使得识字成为精英人士的特权,也限制了信息的交流。 古登堡开办的印刷厂以及其他各印刷厂模仿印刷术,迅速降低了印刷成本,促进了知识的传播,提升了文化普及度,极大地加快了欧洲知识和经济的发展

古登堡发现的第二个类比更具革命性。他的爸爸是一名金匠,在当地一家造币厂工作,负责评估硬币的品质。当时的硬币都是本地工匠手工铸造的, 所以硬币形状和浮雕都参差不齐。古登堡心想,能否把这些流通的硬币真正统一化,把表面的图案替换成字母?

从概念上讲,一枚硬币表面凸起图案和凸起字母没有很大差别。实际上, 当时很多硬币上已经刻有一些字母。正如硬币通过不同的数量组合,可以用来购买不同价值的商品一样,不同的字母通过特定的组合也可以拼出特定的单词。这些硬币都可以出于实际目的来进行交换。如果古登堡能想出办法大量制造这些精确的字母块,他就可以在他改进后的印刷机上安放这些字母块, 甚至能不断更换它们的位置,这样便能印出无数文稿。

古登堡预想的这一发明可以让一个人完成成百上千名抄写员的工作。如此一来,其中蕴含着巨大的商机。但古登堡不想过早地公开他的这个初步设想,当然更不想告诉那些借钱给他做镜子生意的债权人。幸好,那些债权人并不清楚他储存材料的用途。所以古登堡最后在诉讼中获胜时,没有人就此进行过多的询问。

实际上,将想法变为现实花费了古登堡又一个10年。其间,他花光了所有积蓄,不得不再一次寻找投资商。最终他成功了。1450年,古登堡开办了他的第一家商业印刷厂,并正式开始运营。很多人立即抓住了这次革命性的商机,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看到它积极的一面。古登堡先前的一位投资商约翰・福斯特刚到巴黎宣传时,才卖了12本古登堡印刷的《圣经》就被当地传统的卖书商告上了法庭,理由是“能有这么多相同的书,必定是恶魔所为”。

当时和现在一样,市场非常繁荣。古登堡的发明直接影响到了企业、银行和政府活动。欧洲的一些大型机构很快开始使用这项技术。古登堡开办的印刷厂以及其他各印刷厂模仿印刷术,迅速降低了印刷成本,促进了知识的传播,提升了文化普及度,极大地加快了欧洲知识和经济的发展。遗憾的是, 古登堡作为继汽车发明者之后又一最伟大的发明家,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飞黄腾达。不久他卷入福斯特的官司中,彻底破产了,成为印刷界的穷光蛋,随后的几年一直都经济拮据。

古登堡的成功得益于他的类比思维,这一类比思维也对欧洲的知识和经济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从类比出发取得成功,这样的例子在创新史以及其他领域不胜枚举。实际上,正是这种对重要类比的构思和探索给人以启发,鼓舞人不断推进世界上最重要的科学发现和创造,不断突破商业的发展进程。

正如前文所讲,最有说服力的类比需要达到以下5个标准:

1.用熟悉的事物解释不熟悉的事物;

2.强调相似性,隐藏差异性;

3.识别有用的抽象概念;

4.讲述连贯的故事;

5.唤起情感共鸣。

这些标准同样适用于能够激发有意义的发现和创造的类比,这些突破性的进展能说服人们接受新的观念、技术、模型或方法。情感共鸣这一作用可能在此类类比中不太明显,但可以在满足感或兴奋感中找到表达方式,就像发现者通过类比找到更简单、更合理的解释或方法之后会感到满足甚至兴奋一样。即便如此,这些简单合理的解释要赢得大众的信任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大概就像乔治・萧伯纳所写的那样“所有伟大的真相都开始于亵渎”。对这一见解的最好阐释莫过于人们对揭示地球在行星中的位置、地球与太阳关系的苦苦探索,以及几个世纪以后,达尔文自然选择学说出现之不易。

延伸阅读

人类进步总是由类比本能激发

类比思维就如人类物种一样古老。实际上,没有类比思维,人类就不可能存在。想象几百万年前东非一个炎热的中午,我们的祖先停下来到小溪边喝水的情景,可以推测出,有些人能够更快、更准确地区分潜在水下的多节棕色鼻子的鳄鱼与多节棕色突出的木头之间模糊又不完整的图案,便能更好地探测到危险,从而享有明显优势而获得生存机会。

如前所述,人类不是唯一能辨认图案或对随之发生的事情做出快速反应的动物。能辨认图案是因为伪装普遍存在于自然界中,动物已经适应与周边环境融为一体。其他的动物则采取相反的战略,模仿那些没有吸引力或有可能吃掉它们的具有威胁的动物的外表。但是,尽管许多动物都擅长这样的比较,证据表明只有人类才能使用深层次的类比思维,鉴别或发现超越表面概念的相似性。

研究者探索类比在人类思维中的作用时发现,类比可能是所有决策的核心。《表现和本质》的作者、心理学家道格拉斯・霍夫斯塔特和埃马纽埃尔・桑德是研究类比的专家。他们认为,不管我们是在一家新餐馆点菜、过马路前看两边,还是认为一条靠近的黄金猎犬没有以前看到的罗特韦尔犬有威胁性,我们都是在与过去已经分类且易于参考的经历进行一系列的类比。

这样的类比太普遍,以致我们意识不到自己在进行类比,甚至当输入的数据要求我们做出较高层次的决策或在执行刚要传递到的有意识的评估前,无意识状态会做许多筛选和组织。为了更好地了解这种情况,想象一下美国白宫是如何加工、评价、过滤那些想引起总统注意而不断抗议的人群拨打的成千上万的电话、信件和电子邮件的。只有小部分信息可以被传递到美国总统办公室,得到总统的查看、考虑并采取可能的执行行动。那些特别涉及关键立法或国家安全的紧急事务会在议事日程中优先处理。

事实上,这就是大脑运作的过程。每天,我们所有人都在不断评估大量来自视觉、听觉、触觉、嗅觉的数据,找到广泛存在的因果事件之间的相关性和实用性,从而指导我们的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