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恐怖主义案件的侦查协作概述

侦查协作,是指公安机关刑侦部门之间以及刑侦部门与其他部门之间,在针对疑难大案、严重暴力犯罪案件、运用高智能犯罪案件等,为发现、控制犯罪,缉捕犯罪嫌疑人而进行各种形式的协同、帮助和配合的一项重要的侦查措施。

恐怖主义案件的侦查协作就是,为破获恐怖主义案件,不同地域的侦查机关之间以及侦查机关与其他有关机关、部门之间,在刑事侦查工作中进行各种形式的相互配合和协助的侦查措施。

在恐怖主义案件的侦查实践中,侦查协作的重要性越来越凸显,各地的公安部门对侦查协作的内容、形式等方面也进行了改进和总结,侦查协作已由初期一种较为单一的侦查措施演变为一种办案形式和一种侦查工作机制。侦查协作的特征主要有主体的多元性、内容的多样性、行为的协同性、协作的机制性等。

侦查协作在理论上的分类主要包括:纵向侦查协作、横向侦查协作、侦查机关与其他部门间的侦查协作、境内侦查协作、区际侦查协作、国际侦查协作。

侦查协作在办理恐怖主义案件时有着多方面的意义,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近年来,恐怖主义案件频繁发生,犯罪分子的组织性增强,其犯罪行为、犯罪方式、犯罪手段等犯罪特点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新形势下其犯罪的突发性、暴力性、后果严重性越发突出,对于此类案件的侦破难度也在加大。因此,面对这些恐怖主义犯罪的新特点和新形势,侦查协作工作愈加重要,跨级别、跨区域的协作,为及时掌握犯罪信息、有效打击犯罪提供坚实的后盾。

第二,目前,由于各地各级的公安部门管辖的范围越来越广、内容越来越多,警力不足的现象普遍存在,公安部门之间的侦查协作在此时就可以发挥其作用,使得警力资源能够得到优化配置,进行充分利用。通过一些信息交流,对于跨区域的犯罪,可以避免一方将警力和精力全部花费在路途上,通过侦查协作完成联防打击,也可以请有经验的同志带领做侦破工作,缓解单方面警力不足和没有经验的侦查困难,提高办案效率。

第三,侦查协作也有利于提高恐怖主义案件侦查的侦查效益。为了侦破案件,侦查部门各方面的工作肯定会花费许多人力、物力等资源,侦查协作减少了很多在异地侦查工作中所要花费的财力,加上各地各级对恐怖主义案件的汇总总结,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案件的侦破效率。侦查协作为恐怖主义案件降低了侦查成本,节约了司法资源,更提高了案件的侦破效率和侦查效益。

第四,我国现行的公安体制是“条块结合、以块为主”的体制,在块与块之间,即各地区之间基本上都是各自为战,相对比较封闭和孤立,但是在面对现代恐怖主义犯罪的流动性特点明显加大的情况下,这种封闭和孤立状态无法适应现代侦查工作的需要,有时甚至制约着案件的侦破工作,公安部门在办理案件时相互合作,可以更好地打击恐怖主义犯罪、维护社会秩序和稳定。

二、国内侦查协作存在的问题

依据裘树祥先生在《现行侦查协作管理模式存在的问题与改革设想》一文中所述,在现行的侦查管理模式下侦查协作呈现出以下几个特点:

单一性突出、被动式协作、互利式合作、无督促机制的协作。单一性主要体现在协查内容的狭隘方面,往往只是对涉案物品、无名尸体等方面的协作,对于一些涉及更多权力和部门的协作工作却很少;被动式协作主要是在协作的启动方面,一般都是遇到的案情不能在自己部门解决或者遇到很棘手的困难时才会申请侦查协作,这种协作针对恐怖主义犯罪活动的侦查需要来说,从一开始就失去主动权,无疑是“滞后”的;互利式合作主要是指在目前的侦查管理制度下,各个侦查部门都会不同程度的存在一些办案经费紧缺、民警待遇较低等各种问题,这些问题与侦查部门自身的利益息息相关,往往就被带到了侦查协作的实践中,使得原本纯粹工作业务往来的侦查协作成为一种带有利益性的合作关系;无督促机制的协作主要是指,某个侦查部门申请、委托跨区域或跨级别的另外一个侦查部门进行侦查协作,因为权力受到限制的缘故,要求侦查协作的公安部门无法对对方进行一些业务上的指挥或调配,对对方协作任务的效果也很难进行有效的督促,如此,对于侦查协作的结果和效果如何,几乎由受委托的侦查部门单方面决定。除此以外,在这样的现状下,对于恐怖主义案件的侦查协作方面还存在一系列的问题。

(一)侦查协作意识不强

目前,在公安部发布修改后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中专门补充了“办案协作”的内容,明确规定了协作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但是由于有些侦查人员法律观念不强等各方面的原因,使得在刑事案件侦查中的侦查协作难于正确进行,尤其对于恐怖主义案件这样较为特殊的案件类型时,侦查协作更加难以实施。恐怖主义案件的跨区域侦查协作中,与当地的公安部门协作是侦破恐怖主义案件的基础,在协作中获取相关情报、控制重点人员、实施网上追逃等具有很大的意义,但是,各部门侦查人员的学历层次、法律知识、工作经验、业务素质等各方面参差不齐,总体上侦查人员的整体素质偏低,专业性不强,对侦查协作的认识不足,对恐怖主义案件的认识不足,对恐怖主义案件的侦查协作工作的积极性不高,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侦查协作的顺利进行。

(二)警力不足

有数据显示西方国家警力配置比例是万分之三十五,而我国的则是万分之十一,我国的警力基本上是最低的,各地的公安部门经常忙于本辖区的日常业务工作,尤其对于基层民警来说,往往都身兼多职,没有多余的警力能支出来配合其他公安部门,开展侦查协作支持破案工作。当前群体性事件、大型活动等非警务活动的增多,更是使得原本紧张的警力雪上加霜。

加上一些地区治安问题相对严重,民警经常加班加点,在周末或者节假日也很少能按时休息,在处理本单位事务时都有人手不足的现象,更不用说给其他部门进行协作,加上恐怖主义案件等复杂性案件的侦查协作时间长、任务重,致使侦查协作工作延误、难以承担对方的侦查协作请求。

因此,对于侦查协作工作的难以开展的问题,警力不足是一个很重要的客观因素。

(三)存在地方保护主义现象

目前,有些侦查人员在思想观念上存在着狭隘的地方主义,片面的看待问题,例如遇到长期且无偿的侦查协作工作时,面对不属于自己部门管辖范围的案件,再加上紧缺的办案经费时便产生地方保护主义思想,不愿意配合侦查协作工作。再例如,有的地方对于有些大企业的负责人采取强制措施时,需经过当地政府同意;公安部门遇到对自己所管辖区域内有利的案件时积极办理,但遇到对自己辖区的治安等不利时,尤其对于跨区域的不属于管辖范围的案件时,担心加重工作负担,则消极应对。出于各方面的原因,产生狭隘的地方保护主义,严重影响了跨区域的侦查协作工作的开展,这种现象在涉及经济领域时表现的尤为突出。

(四)其 他

除了以上三方面的问题外,我国的侦查协作还存在着一些不足。在新修订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三百三十五条规定:“对异地公安机关提出协助调查、执行强制措施等协作请求,只要法律手续完备,协作地公安机关就应当及时无条件予以配合,不得收取任何形式的费用。”这一条文就规定了侦查协作的无偿性原则,但是面对各个公安部门所面对的经费紧张问题时,这种绝对无偿性的规定在一定程度上也阻碍了侦查协作工作的顺利进行。再加上各个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各个公安部门的装备也不一样,对于较落后的地区,通信工具、车辆等各方面的物质保障不足时,也很难较好的进行侦查协作工作。此外,还有关于侦查协作中缺乏有效的监督机制,若协作部门违反规定、没有完成任务等时,没有监督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侦查协作工作的有效运行。

基于上述,恐怖主义案件的侦查协作也表现出一些弊端。例如,侦查协作的效率低。主要表现在对于情报信息没有及时传递,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办事速度慢、及时性差,使得侦查协作工作效率低,继而也影响了整个案件的办理效率;其次,因没有有效的督促机制,使得协作工作的认真程度、是否采取必要的协作工作措施等都不得而知,因此也无法进行有效的改进,侦查协作的预后性较差;在恐怖主义案件的侦查协作工作中,很多必要的情报信息或侦查信息都停留在某个区域或某个部门,没有进行及时有效的信息交流,使得有些情报信息、案件线索等侦查资源没有发挥更好的效用等。

三、强化侦查协作的措施

目前的侦查协作模式的最大不足是横向联系太少,在横的方向上无法通过有效的手段和方法进行协调、组织,而实践中大量的侦查协作都是横向的协作,这势必会产生矛盾和困难。

因此,若是能对有关方面进行必要的改善,可以避免各个区域之间、各个侦查部门之间侦查协作的滞后性、单一性的不足,则侦查协作工作将会在案件侦破过程中发挥更好地作用。为了全面提高侦查协作的效果和质量,基于目前侦查协作工作所出现的问题提出几点设想,以解决目前侦查协作中存在的问题。目前侦查协作工作的启动都是比较被动的方式,即只有当某个案件发生之后,甚至是在案件的侦查过程中遇到特别棘手的问题时,才会申请相关的侦查协作。这种被动状态使得侦查协作从一开始起就已失去了主动权,不免会错失许多办案良机。因此有必要将侦查协作工作的启动提前化,即建议建立案前的协作、侦查时的协作和案后的侦查协作的三阶段侦查协作机制。

(一)案前的侦查协作

案前的侦查协作,顾名思义即在恐怖主义案件发案之前的侦查协作工作。此为侦查协作的第一阶段。在这一阶段需要强化的工作有以下几个方面:

1.培养和提高侦查协作意识

在实践中,侦查协作工作的预后性差、效率低、侦查资源没有得到有效的利用等问题的原因,除了侦查管理模式方面的因素外,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侦查人员缺乏侦查协作的意识。有些侦查人员对侦查协作要求或者共享的相关情报的警惕性和关注度不高而漠然处之,即使付诸于行动也是马马虎虎、草率了事,没有足够的重视。因此需要从思想教育入手,对侦查人员进行一些提高侦查协作意识的培训工作,激发他们的协作精神,重视恐怖主义案件,重视恐怖主义案件的侦查协作工作。

2.加强犯罪信息共享

在此阶段共享犯罪信息主要包括刑事重点人口信息、犯罪组织信息以及与刑事侦查工作有关的其他信息等内容。重点人口信息即有犯罪记录的人和有犯罪嫌疑人员的情况、资料的总和,其主要内容包括相关人员的姓名、绰号、出生日期、职业、住址、专长等情况,还有静态、动态、体表等体貌特征以及犯罪记录、指纹、照片、犯罪嫌疑事实等资料。犯罪组织信息是与有组织犯罪犯罪、集团犯罪活动有关的各种资料总和情况,主要有犯罪组织的成员情况、活动规律特点、犯罪记录、犯罪活动趋势等。与刑事侦查工作有关的其他信息主要有其自身管理方面的综合信息、社会活动中通信等部门与刑事侦查工作有关的信息。

要提高恐怖主义案件侦查协作的效率,除了要具备侦查协作的意识外,还要在实践工作中做到侦查信息共享,很多案件在破获后才发现是可以避免的,很多原因在于信息的闭塞。例如,某甲在 A 地是重点人口,但是到其他地方后该地公安部门并不了解其相关情况,也不会加以关注,对于这些重点人口信息、犯罪组织信息等有必要在案件发生之前提前沟通和共享,在公安部门的日常管理工作中加以关注,有利于犯罪预防,即使案件发生之后也有利于及时展开侦查工作及时破案。

(二)侦查时的协作

侦查时的协作,即在恐怖主义案件发生后未破获前进行侦查工作时的侦查协作。此为侦查协作的第二阶段。在这一阶段需要强化的工作有以下几个方面:

1.合理利用先进的科学技术和传统的协作方法,及时沟通交流相关案件线索信息因各个地区发展不平衡,每个侦查部门所配备相关技术设备、手段等方面也有差别,对有些地区可以培训电子计算机技术和网络技术的专业人士,逐步推广电子计算机和网络技术,利用科学技术进行侦查协作。但是,在一些高科技无法推广或难以推广的地区则就要使用其他方法进行协作,不能说没有科技就不能协作,要积极探索发现其他可利用的方法。相关案件线索信息是与某一起特定恐怖主义案件有关的,能够推动该起案件侦破工作的情况、情报,如人员情报信息、案件相关资料、犯罪组织情报信息、犯罪情况线索信息等。在侦查协作工作中强化沟通案件线索信息,及时有效准确的沟通有利于及时查明案件事实、抓捕犯罪嫌疑人、收集和核实证据,从而推进侦查工作进程,缩短侦查时间。

2.积极协作缉捕犯罪嫌疑人,支持人力、物力等资源的支援犯罪嫌疑人作案后,为了逃避打击,往往会选择逃往外地,造成跨区域追捕的困难,因此,协作缉捕是当前侦查协作工作的重要内容和任务。侦查部门向其他侦查部门提出协作抓捕犯罪嫌疑人的请求时,侦查部门应当依据有关规定进行协助工作,积极落实有关通缉通报要求,及时进行抓捕工作。

由于各地区社会发展的不平衡,各地侦查资源存在差距,这就需要不同地区侦查机关在特定时刻予以人力、物力等方面的相互支援。如,有的地区的侦查机关拥有某一方面的高端设备,或者擅长某类案件侦查等,加强人力、物力的相互援助,有利于集中优势资源办好急需事情,也可以促进各地公安机关突出特色、强化专长,促进侦查工作的开展。

3.强化案件的协作侦查,适时进行并案侦查,联合行动案件的协作侦查是各地侦查部门为了适应犯罪动态化的需要,所进行的协查工作,其所包含的内容广泛,涉及案件侦查中的许多方面。例如,协查案件中有关情况、线索、犯罪工具、犯罪被害人等等。强化恐怖主义案件的协作侦查,有利于提高办案效率,及时破案。面对跨区域的相关案件,所有涉及单位都应该积极主动的推进并案侦查,多途径、多渠道发现并案线索,积极交流相关情报,集中侦查力量。或者当某个特定区域相关犯罪较频繁时,不同侦查部门之间则需要发动联合行动,集中整治、打击犯罪活动。

(三)案后的侦查协作

案后的侦查协作,即在恐怖主义案件破获之后的侦查协作工作。此为侦查协作的第三阶段。在这一阶段需要强化的工作有以下几个方面:

1.进行侦查协作的工作总结

在某个时期或某个地区完成一项相关案件的侦查协作工作时,进行必要的总结工作,找出在协作过程中的优点和缺陷。对于侦查协作工作中的优点予以肯定,并在以后的工作中予以学习和借鉴,对于协作工作中不足的地方予以总结纠正,在以后类似案件的协作工作中避免犯同样的错误。此外,可以对案件侦查协作工作数量多、质量高、工作业绩突出的侦查人员予以表扬和奖励,反之,则给予批评教育或必要的惩罚,这样有助于鼓励和提高他们进行侦查协作工作的动力。

2.加强相关案件的信息共享

恐怖主义案件信息,是已经发生的恐怖主义案件以及与案件有关的一切情况和资料。其内容主要包括有案发的时间和地点,案件性质等基本情况;现场情况及对现场的分析,获取的痕迹、物证情况;犯罪嫌疑人的有关情况;如果是通过侦查协作完成的案件则还包括有关协作工作的情况等等。案件破获后的信息共享主要是为了各地区各部门之间的学习和借鉴,同时也有利于获取漏网的犯罪嫌疑人等的犯罪信息或证据,使得侦查协作工作有始有尾,尽力达到完美的结局。

参考文献:

[1] 苑军辉,窦琳琳。论侦查协作[J]。辽宁警专学报。2009(5):28-30。

[2]黄首华,魏克强。对我国当前侦查协作的几点思考[J]。商品与质量。2011(10):141-142。

[3]裘树祥。现行侦查协作管理模式存在的问题与改革设想[J]。公安大学学报。2000(4):2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