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沉默者”上《时代》封面

“打破沉默者”成为《时代》“年度人物”,这是对美国2017年的文化反思以及“我也是”运动的认可。该标签由44岁美国社会活动家和服务弱势女性的纽约社区组织者塔勒纳・伯克2007年创建,旨在帮助性骚扰和殴打的受害者。参与“我也是”人们的行动使得性骚扰和性侵这类往往被掩盖的丑陋现象在全球范围引起关注和讨论,其中大多数参与者是女性。“我也是”真正传播到全世界,是因为近几个月来被揭露的一系列性侵事件。时至今日,“我也是”已不再是一种网上标签活动,成为一种打破沉默,学会保护自己的时尚。

去年10月,由于好莱坞金牌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性侵事件曝光,致使“我也是”标签使用量暴增。在过去长达30年间,这个在数届奥斯卡上“呼风唤雨”的韦恩斯坦影业掌门人利用职权对女性施行了性骚扰、性威胁乃至于性侵犯的恶行。一石激起千层浪,已有近40位女性演员纷纷发声站队,公开表示自己曾受过他的骚扰或强奸,随后事件火速升级,多位重量级影人纷纷加入声讨行列。韦恩斯坦因性侵丑闻众叛亲离,已经被董事会解除首席执行官职务。

在《时代》这份年度人物特刊的封面中,出现了“打破沉默者”群体5名代表人物的面庞,其中有女演员阿什利・贾德、歌手泰勒・斯威夫特、42岁的墨西哥草莓采摘员伊莎贝尔・帕斯夸尔(化名)、40岁的企业说客阿达马・卢和26岁的优步前雇员苏珊・福勒。

值得注意的是,封面右下角出现了一名女性的胳膊肘。《时代》主编爱德华・费尔森塔解释说,这只胳膊肘属于一位来自美国中部的医院护工,代表了千千万万出于各种考虑而无法站出来为受到性骚扰或性侵而发声的人们。消息传出,众多网友表达了对这位不愿露面的女性的支持。

这些女性勇于公开说出自己被性侵的经历,引起了强烈反响。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当天通过发言人推特表示:“我们必须感谢她们打破性骚扰的沉默和引发就相关问题开展全球性讨论的勇气。” “我也是”引发爆炸效应

去年11月12日,“我也是”游行在好莱坞举行。作为“我也是”活动发起人之一,44岁好莱坞女星艾丽莎・米兰诺10月中旬在推特上发起 “我也是” 话题,并告诉粉丝说:“如果你曾遭受性骚扰和性侵,就回复这条推文,写下‘我也是’,这样我们就能够让人们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第二天她睡醒后,发现有超过3万人使用了这个标签。随后该话题在互联网上引发爆炸效应,24小时内有超过470万人在脸谱网上参与交流,带来超过1200万的评论与互动。

今年1月1日,300多名好莱坞一线女星、导演、编剧、制片人、娱乐业高管站出来,宣布发起以 Time's Up为名的反性骚扰行动,在《纽约时报》整版刊出联名签署的公开信,抗议发生在好莱坞乃至全国职场的系统性性骚扰现象,呼吁全社会关注女性面临的性别暴力和性别歧视。作为性骚扰、性侵犯的重灾区,长期存在的潜规则和性别暴力是好莱坞多年来公开的秘密,韦恩斯坦事件爆发后,好莱坞女性组成抵抗运动的第一阵营。

Time's Up在公开信中呼吁:“时间到了,别再沉默。时间到了,别再等待。时间到了,别再纵容歧视、骚扰和凌虐。在男性垄断的职场,女性需要挣扎着打破壁垒、艰难晋升寻求J可的现状应该终结了。” Time's Up特别提出建立一个法律援助基金,希望为在工作场合遭受性骚扰和性侵的女性提供法律援助,资助受害人讨回公道。

Time's Up成员包括好莱坞女星娜塔莉・波特曼、瑞茜・威瑟斯彭、艾玛・斯通和伊娃・朗格利亚等,还有环球影业主席唐娜・朗雷、美国前总统夫人米歇尔・奥巴马的幕僚长陈远美、耐克基金会联席主席玛利亚・艾特尔等政商界知名人士。

Time's Up是“我也是”之后的又一场行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我也是”一样,都是针对好莱坞长期存在的“沙发试镜”而产生的行动。“沙发试镜”是好莱坞潜规则之一,指导演组在选角色时在沙发上与女星发生性行为,当事女星以此换取出镜的机会。有人质疑,好莱坞指控性骚扰的浪潮仅仅针对那些备受瞩目的名人,普通群体遭遇的不幸被忽视了。与此前聚焦于演艺界的指控不同,Time's Up使好莱坞反性骚扰行动升级,试图将工薪阶层女性的困境纳入其中,行动范围涉及职场的全体女性。

《时代》在有关年度人物的报道中说:“打破沉默者开启了一场拒绝革命,每天都在积蓄力量。这一清算过程似乎在一夜之间就爆发了,但实际上它已经酝酿了几年、几十年、甚至几个世纪。这些打破沉默的女人和男人跨越种族、收入、职业,几乎遍布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仅在过去几个月,共同的怒火就已经促成了直接且令人震惊的结果,几乎每天都有首席执行官被解雇,大佬应声倒下,偶像遭贬斥。在一些案例中,还有人被起诉。”

费尔森塔尔通过发表在《时代》网站上的一封信中解释道:“这是我们几十年来看到的最迅速的社会变革,从数百名女性以及一些男性勇敢讲出自己故事开始。这成为一个标签、一场运动、一次反思,它起源于充满勇气的个人行动,伟大的社会变化大都如此开始。” 体操队前医生因性侵判刑175年

在美国,“我也是”反性侵浪潮席卷全国,被曝光的性骚扰事件不断增加。拉里・纳萨尔现年54岁,曾在美国体操协会工作达30年,是四届美国体操奥运代表队和密歇根大学体操队的资深队医。2016年8月,《印第安纳波利斯星报》在披露美国教练员对年轻选手进行性骚扰丑闻的一篇报道中,将纳萨尔揪了出来。后来,调查人员从他的资料中发现了3.7万多份儿童色情图片和视频。

在几十年的医生生涯中,纳萨尔以替女运动员疗伤为由,利用药物麻醉进行性侵,受害者达数百人。纳萨尔因对156名体操运动员进行性侵而被法院判处175年的最高刑期后,1月31日再次上庭面对更多性侵罪指控。检察官表示,至少65名受害人在庭内指控纳萨尔。法庭能确认的受害者为265人,另有分布在各州、美国甚至全世界的受害者无法完全统计。

在判决前,美国法院进行了为期7天的量刑聆讯,共有150多名受害者出庭指控纳萨尔的恶行。史蒂芬斯第一个出庭指控,她第一次遭到蹂躏时才6岁。1997年,纳萨尔开始与美国国家健身队合作并在密歇根大学担任队医,一年后对史蒂芬斯进行了性侵。2000年奥运会铜牌得主丹切尔指控说,纳萨尔恶行使她患上了忧郁症和厌食症,一度因自杀而住院。2012年伦敦奥运会金牌选手马罗妮称从13岁时就遭到纳萨尔性侵,最恐怖的一次发生在2011年日本世界锦标赛期间。奥运会三金得主道格拉斯和雷斯曼在控诉时说,遭到纳萨尔性侵时分别才13岁和15岁。

虽然纳萨尔在宣判前当庭向受害者表示了道歉,但是此前在给法官的辩护信中指责受害人说谎,声称自己所做的是“正当医疗行为”。法官阿奎里纳在法庭上公开了此信,指出纳萨尔完全没有悔改之意,他的性侵行为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不值得再获自由。他在宣判时表示:“我刚签发了你的‘死刑书’,你不配再度走出监狱。”

因为跨越时间长、受害者数量多和性质恶劣备受社会各界关注。分析人士指出,纳萨尔案之所以被隐藏如此之久,与美国有关机构和领导层的“长期不作为”有着密切的关系。多名受害者在宣判后表示,她们多年来一直在向相关方面反映情况,但都没有获得处理。她们还谴责美国体操协会不仅对她们的举报置之不理,而且为了避免造成负面公共形象而隐藏真相。

美国国家奥委会要求体操协会高层大换血并进行根本性的改革,该协会3名董事会高层成员1月22日宣布辞职,主席和首席执行官已于去年3月辞职。与此同时,密歇根大学校长和体育总监也在巨大压力和批评声中宣布辞职。根据美国奥委会提出的条件,辞职的领导层所有成员均不得进入新组建的领导班子。

不仅如此,美国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也启动对各类体育组织进行性侵行为的调查。目前,该委员会已致信美国奥委会、密歇根州立大学和美国体操队,将调查这些组织是如何包庇纳萨尔的罪行。该委员会还致函美国游泳和美国跆拳道协会,了解其他体育项目的性侵问题。

编辑:成韵 chengyunpip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