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不该办的证都是传统行政管理思维下的蛋,见微知著,不可不防。

最近,李克强总理再次将矛头对准政府机构发放的证书。

关于“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政策措施落实情况的评估报告中指出,有些地方对美甲从业人员也设有资格,而且分为五级,李克强由此感慨道:“这种资质评价,应由市场去认可。政府监管重点应该放在医疗美容方面,真正去管一管那些伤天害理的‘假美容’案件。”他直陈,本届政府成立以来,在推进转变政府职能改革方面下了很大力气,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还不完全令人满意。

此前,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总理曾戏谑道:“我看到有家媒体报道,一个公民要出国旅游,需要填写‘紧急联系人’,他写了他母亲的名字,结果有关部门要求他提供材料,证明‘你妈是你妈’。”

最终“证明你妈是你妈”成了社会流行语,也成为鞭策政府部门简政放权、依法行政、转变职能的公众期待。

如今,在总理的亲自过问下,亲妈不用证明了,民政部也不再逼购房的未婚青年去开单身证明了,谁料旧的证明还没清理完,新的各类资格证书伴随着新兴职业的兴起,又来给公众添堵。

如果说,证明亲妈是亲妈、单身是单身等,纯属为百姓办事设置障碍,那么,美甲师资格证则折射出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中,一些政府部门闲不住的手又在蠢蠢欲动,伸向了本应全面撤出的微观经济,试图分一杯羹。

今年初,有地方政协委员就感慨,中国人一生至少要办104个证。网友调侃,自己不是在办证就在去办证的路上。

这些扰民坑爹的证明、证件折射出了什么?

任何一个不该办的证都是传统行政管理思维下的蛋,都潜伏着权力的任性和霸道,暴露了当下全面深化改革的艰巨不易,对百姓虽属疥癣之痒,但却在浪费大家的时间,降低社会的运行效率,损害政府部门形象,所谓见微知著,不可不防。

任何一个不该办的证背后都涉嫌挑战依法行政的底线,尤其是非行政许可审批的证明和证书,不断沉渣泛起,证明政府职能转变这场“自我革命”,很难一蹴而就,尤其是第三方评估中发现的问题,必须下大气力纠正和严处。

任何一个不该办的证的背后都可能存在权力寻租、利益输送的问题,是改革滞后下部门利益化、利益集团化的缩影,很可能发展成违规、违纪,甚至成为腐败的温床。

中国证明、证件之多可谓笑傲全球,还有一个深层诱因是政出多门、职能交叉、各自为战、多龙治水。比如整个房产从土地到建房再到销售,需要盖100多个公章,而食品监管曾涉及十几个部门,刚刚诞生的互联网金融P2P监管文件则有十部委联合发布,如此管理体系不仅提高了企业和公众办事的成本,也解释了为何一些奇葩证明信和证书会惊动总理。

必须承认,随着当下全面深化改革、简政放权、依法行政的历史进程,公众开办公司、百姓日常办事的效率在大大提升,“一元公司”的出现更是表明了决策层促改革、闯市场的决心和信心。

今年两会期间,总理就宣布:本届政府减少1/3行政审批事项的目标提前实现。

而总理先后两次针对奇葩证明、证书发难,一方面表明中央政府将“自我革命”进行到底的信心和决心,另一方面也表明了改革具体落实过程中的不平衡乃至现存的巨大挑战和阻力,尤其是在理顺权力部门职能和具体改革实施细则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总理不断重复的一句话是:现代政府的职能,应该是把该管的管好,把该服务的服务好,其他都交给市场。希望这能成为各级官员的共识。

惟愿所有政府机关发证的,不再给总理添堵――他真的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