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本文通过问卷调查和专项阅读测试方式,对广州大学松田学院2014级环境设计1班和3班共79个学生进行了外语学习动机水平和阅读水平的调查研究。研究结果表明,学生持有两种外语学习动机类型,即工具型和融合型。学生的学习动机和他们的阅读水平之间呈现显著的相关性。然而,动机类型和阅读水平之间没有明显的相关性。

[关键词]外语学习动机;大学艺术生;英语阅读水平

一、引言

在第二语言的学习中,很多的情感因素会对学生的学习效果有影响。毫无疑问的,在这些影响因素中,动机起着一个至关重要的作用。有关于二语学习中动机和态度方面的研究已经很多了,众多的研究结果表明二语学习的成功与动机和态度有关联(Gardner 1985)。国内外有关外语学习动机的研究有很多。外语学习动机的研究始于Gardner和Lambea.他们从20世纪50年代对二语学习动机进行了一系列研究,将外语学习动机划分为融入型动机和工具型动机两大类。Gardner认为,如果一个学习者的学习目的反映出他学习外语是因为外语有价值,比如为了升学,升职等,那么这种动机就是工具型动机。如果他学习外语的目的是要对那个社会的文化有更多的了解,或是为了融入该文化团体,成为该文化团体中一个未来的成员,例如,学外语是为了去目标语言国生活等,这种动机就是融入型动机。

动机的类型只是说明了学习者为什么学习语言的问题,它只表明学习的目的。而要全面考查一个人的外语学习动机,除了要了解他的学习目的外,还需了解他的学习态度、学习的努力程度以及达到目的的愿望。目前国内外不少外语动机研究都是围绕动机类型展开的并且取得很大进展。然而,到目前为止,很少有专门针对大学艺术生的外语学习动机研究和他们的外语学习动机与他们的阅读水平之间有无相关性的研究。本文试图从外语学习动机类型角度,研究大学艺术生的外语学习动机对他们的英语阅读水平有无影响。

二、研究方法

(一)研究对象

参加本研究的被试是广州大学松田学院2014级艺术系一年级的共67名学生,其中倾向于工具型动机37人,倾向于融合型动机30人(根据调查问卷得出的结果)。

(二)研究工具

1.根据Gardner的AMTB(Attitude/Motivation Test Battery)量表由研究者自行设计的英语学习动机调查问卷,为了适应中国学生的具体情况和了解他们最真实的英语学习态度和动机,本问卷中的所有表述皆用中文。

2.一套包括8篇短文的专项阅读测试题,用以测试被试的阅读水平。所有短文都摘自《英语周报》。每遍短文后设计了5个问题,40个问题,每个问题2.5分,共计100分。

(三)研究过程

问卷调查由研究者本人利用常规的上课前10分钟完成。每位学生被要求实事求是的回答问卷问题,且需独立完成。专项阅读测试卷也由研究者本人利用常规的两节英语课,共80分钟来完成。所有数据分析是通过SPSS18.0来进行的。

三、研究结果

(一)问卷结果

参加问卷调查的学生共79人,但由于有12名同学没按要求完成问卷导致问卷成绩作废,所以最后共收回67份有效问卷。关于大学艺术生的英语学习动机总体水平状况可见表一。

(二)阅读测试结果

利用英语课堂80分钟完成的阅读专项测试结果,体现67个被试的英语阅读水平。关于所有被试的英语阅读水平状况及持工具型动机学生与持融合型动机学生间英语阅读水平有无差异可见表二。

四、讨论

(一)根据Liket量表,得分越高,动机越强。表一结果表明,67名被试的工具型动机得分在35分以上的有61人,占总人数的91.1%;融合型动机得分在35分以上的有54人,占总人数的80.6%。所以,可以得出的结论是:所有被试都具有较强工具型和融合型动机,并且被试的工具型动机水平高于融合型动机水平。前人的研究也得到过同样的结果.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可能有下面几个:首先,学习环境的制约。桂诗春(1986)认为社会环境影响学习者的心理从而影响学习者的动机和态度。在中国,学习者几乎没机会实践或运用目标语言,也没机会跟目标语言群体进行互动、交流。而且,他们也缺乏所需要的语言环境,在日常生活中没机会运用目标语言。所以,他们会认为学习英语只是为了通过各种考试、获得较好的工作、升职或其他一些实际的目标。他们缺乏与目标语言群体进行沟通和交流的热情和兴趣,同样,也没兴趣去了解目标语言文化。他们认为这一切离他们很遥远。其次,教育导向的影响。在中国,各类英语等级考试中,阅读理解都占最高分值。这就造成这样的结果:中国的学生训练自己的阅读能力就是为了通过各类考试。所以,在中国,学生的工具型学习动机比融合性学习动机强。

(二)表二结果表明,持工具型学习动机被试的阅读成绩在46分以上的有27人,占总人数的72.07%,平均值为53.4054;持融合型学习动机被试的阅读成绩在46分以上的有22人,占总人数的73.33%,平均值为52.5667.由此可推断出:持工具型动机的被试与持融合型动机的被试,在阅读水平上无明显差异。从总体上看,67个被试的阅读成绩高于46分的共59人,占总人数的73.13%,平均成绩为52.9861,阅读水平较低。

五、结论

本次通过对大学艺术生的外语学习动机和英语阅读水平的相关研究可以看出:大学艺术生的外语学习动机水平较高;工具型动机水平高于融合型动机(工具型动机得分在35分以上的有61人,占总人数的91.1%;融合型动机得分在35分以上的有54人,占总人数的80.6%)。它给我们的启示是,教师应该注重营造轻松的课堂气氛,选择有趣的、适合学生水平的教学材料和多样的教学方式,定制恰当的和多样的学习结果评价方法和要求,树立学生的学习自信心,尤其是差生的自信心等。以激发学生的外语学习动机,尤其是融合型学习动机。

艺术生的英语阅读水平较低(阅读理解成绩65分以上占14.93%,平均分52.99)。持工具型学习动机学生的英语阅读水平与持融合型学习动机学生的英语阅读水平无明显差异(成绩在46分以上的持工具型学习动机学生占72.97%,平均阅读成绩53.41;持融合型学习动机学生占73.33%,平均阅读成绩52.57)。因此可见,外语学习动机类型的差异对英语阅读水平无明显的影响,即持工具型学习动机学生的英语阅读水平与持融合型学习动机学生的英语阅读水平无明显差异。

外语教师在教学中还应该注重阅读材料的精挑细选。激发和促进学生,尤其是持工具型动机的学生对阅读的兴趣、信心和渴望。平衡发展两种动机类型。使学生经常能够看到自己的成绩和进步,通过提高英语阅读动机水平,进而提高外语学习动机水平,努力达到学习目标,产生更积极的学习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