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50年代,西方大国为占取军事势力,大量囤积核武器,并争先恐后地发射卫星,客观上极大地推动了世界科学技术的发展,但同时也难免让本国民众置身于惶恐之中。在这样特殊的历史背景下,为了强调反战,宣扬和平,著名电影导演库布里克于1964年将他最负盛名的“未来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奇爱博士》推上了大荧幕,让全世界民众体验了一把“核战来临”的世界。

影片讲述了美国空军战士受命于疯狂的上层将领,最终将氢弹投放到了苏联大地,触动了苏联设置的毁灭世界的大型核武器,面对即将毁灭的世界,科学家奇爱博士提出了躲到地下隔绝核辐射肆虐的办法,以避免人类全部灭亡的结局。

像导演本人一样,《奇爱博士》也是一部被封神的作品。本片看似平淡实则极尽夸张地描绘了一个疯狂军事命令带来的一连串连锁反应。不同于被后辈无数次借鉴致敬的《2001太空漫游》,《奇爱博士》的故事设想更加异想天开,甚至可以说是荒诞的。当然,只是天马行空的想象并不足以令一部作品让很多人反复咀嚼回味还能有新发现,决定性的因素还是片中大量的影射、隐喻和讽刺。未尽之言才是令它成为经典的过人之处。

影片中各怀心思的政客、极富煽动性的科学家、埋头执行的战士尽皆登场,个个都在短时间内体现了鲜明的个性。你甚至可以从他们的表现联想到他们所代表的群体、作风与地位,即使是这样对号入座的联想也足够让人不亦乐乎,更何况全片还不时穿插着冷幽默和抖机灵,让人会心一笑,却也能在体会背后的残酷意味后默然沉思。

尽管在诸多末日故事题材下,人类最终都延续了生命。但活命的途径总归不是星空,就是地下。如何挨过充满危机的末日成为许多作家笔下的思考。

适宜的温度是不可少的,奇爱博士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他让大家躲到地下。地下的分层(外热层、常温层和内热层)可以让我们找到温度刚好适合人类生存的空间。不过前提是得事先假设刚好有足够使用的地下水,而生存的空间能够通过技术实现足够的供氧量,那么人类生存所必需的三要素算是勉强凑齐了。那么接下来,食物呢?光照呢?种种问题接踵而来,你可能会说,没事,大不了我也种土豆呗。

不过这一切假设都建立在许多理想化的设定下,我们真正转入地下的那一天,是永远不要到来的好。毕竟生物的进程已走过亿万年,都选择了在地表生存,人类在生命的长河中不过须臾,便要做出这样大的颠覆性抉择,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如果将科幻电影定义为对未来和科技富有逻辑的畅想的话,那么《奇爱博士》确实能够算作是一部富有科技逻辑的科幻作品,因为它讲述的技术确然存在,而如果人类面对科技成果的态度不够谨慎,不够明智,不够富有远见的话,恐怕还真的会酿成类似的悲剧。所以无论你的经历和知识储备如何,大概都能解读出一部属于你的《奇爱博士》。也许你懵懂观看,又或者会心大笑,或者沉默不语,无论是怎样的感受,都是你对未来发展的思考。